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利济桥和海安桥  

2007-12-04 11:02: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利济桥和海安桥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利济桥和海安桥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利济桥和海安桥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万州区新田古镇离长江边有一里,它与长江的联系方法就是将一泼清溪撒向长江里。溪流名叫白水溪。在接近江岸之时,溪水从砂岩上层层跌落,像在一座横躺着的大竖琴上弹奏下来,成为一大片雪白。就在这雪白之上,有一座很长很高又很轻盈的单孔拱桥。那便是利济桥了。这一幅美景,我是从书上画片看到的,于是就很想去。我第一次与它相约,是在2004年5月的一个黄昏。当天白天,我正在云阳县南岸山中看一个巨大的古堡彭家楼子,然后下午时分我就租了部摩托车,在山路上奔驰了整整一百里,把自己扔进泼墨一般古旧的新田古镇里。在青石板街道上走走,到木板老屋里做一做客,然后走到陷落在石琴之上峡谷之中的利济桥边,正是晚霞映红桥外江天之时。如图所示。

当时立于溪石上,看桥的高古苍凉,看天光在那坡上草亭后由红掺灰,渐次暗下去,仿佛饮了点酒的感觉,清凉的溪水又似乎让我醒了醒。我继续赶路,回万州城。黑夜中又是三四十里摩的,那司机是新田的青年移民,他总在弯道加速,仿佛正在参加飙车大赛。你一劝他他就变本加厉。我只得闭着眼睛听天由命。这是我摩托坐得最长的一天,差不多就为了夕阳下的新田利济。

第二次去是2006年9月18日,前一天还艳阳烧烤,这一日的江面突然变成小到中雨。上水船像开进无尽愁丝里。我只是路过,但我决定下去看一眼利济桥。码头已移在溪口下方一里,一下去就得知,那桥三天前炸了。

死也要见尸。到了溪口就见那天空像缺了点什么,桥石塞满了溪,只剩东端桥身犹有半壁,悲壮几许。上了东桥头,残身上还有大裂缝,引爆炸药的几十米电线也绑在那里。我们也不去老街了,那老街听说也全拆了。我们就在断桥边流连了三小时。

同行的肖萱安有一个很普罗的行为艺术,就是让沿途百姓在一本五十年代的马列大书上题字照相。我说我也要写字。我大约是这样写的:

今天是国耻日,我认为有关部门未经人民同意,擅炸了此桥,其实上方百米在建高坝,这桥也谈不上碍航多少,完全没有必要炸。这帮傻逼……

写出那两个字就是我写字的目的。

回到码头,和乡民坐在棚棚里,大家给我摆起最近的本地风物的生死动向。棚主说,有人卖陶制汉代双石俑,才得了八十元。又说对岸本有“海螺”石,能发出声响,有老板拆到万州去了。有个中年妇女说磨刀溪有个“石堰桥”是古拱桥,有龙头,防“走蛟”,也有人说,那只是座平桥,他某年某月经过,没有龙头。两人争辩不已。

中午,我们上了船,继续上行。雨已停。

我们在大溪口乡下了船。却见街道已成荒地,这里的王爷庙的菩萨已迁移,只有解放前的“新野别墅”还残存半边房屋和些许掌故。我们租船上行,见北岸瀼渡镇似乎已成沙漠,也不下去了。我们又行至南岸,一条大豁口在南岸群山出现了。

这就是磨刀溪。

上岸,爬坡,再走田间平路。右方溪口又大又深,十分壮美。行约六里,人家已无,峡谷收窄,溪流变细。突见一圆形大潭,一瀑跃入,算得一处风景!再走几步,便见一座老桥(哪里是平桥嘛),朴实美观,我们真所谓喜出望外了。

桥的龙头不小。桥身上写明“海安桥”。下到水潭,看瀑布高桥,仿佛利济桥缩小、古朴、收紧之后,就成了这一幅画面。石黑瀑白,溪小桥高,空山无人,水流天静,我们好像已走入另一个世界。仿佛西游记式的遭遇,仿佛回到清朝。它就在山里自在老去,像是本原的中国。幸运的是,175米水位刚好只到圆潭下方一点。

桥上出现了一个穿旧军装的老者,磨蹭着。

他也老了,有些木然,说话也无抑扬。他说,你们看,瀑布上方还有圆孔,原来确实是一座平桥。西岸山包上有陈氏坟,陈家很发达,有人就设法破坏了那平桥,以坏其风水。后来清代举人陈海安再造了这座海安桥。

只是那新田的男子,何以记得他走过的是清代就没了的平桥?是记忆有误,还是他是位仙客?

老人名叫姜元祥,他说,“我一看就知道你们是搞艺术的!”

我们说,勉强也算吧。那您是干哪一行?

“我是退休教师。”他说。

那您以前是教哪个科目?

他依旧有点“麻木”地说:

“文学。”

我哑住了。对话到此为止。我们不得不走了。行李还在船上,而走到江边时,天也就快暗下去了。我们又换船,在夜里赶到武陵镇住宿。这一天,我失去了利济桥,我又得到了海安桥。我知道我一定会回来,就住到姜老师家里。我们一齐看那瀑布上的古桥,并且谈谈文学。

 

后注:后来再去,海安桥桥栏有一两块石头已被人推入河中.真希望当地政府能迅速保护这一难得的景致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