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龙门桥  

2008-12-18 11:13: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门桥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20030213,涪陵,蔺市,龙门桥

那一天,是2003年农历正月十三。我和景春、萱安结束对著名古迹白鹤梁的拍摄,打的奔向涪陵上游的蔺市镇。宜昌的宋华久老师说过,那里有座好桥。

一转弯就是古镇边,长江的背景前,犁香溪口的一座巨桥突然砸入眼帘。哎——呀……

磅礴。无言。惊艳。

它大大超出我们以往的经验。

我随身携带着《扁舟过三峡》。光绪年间,1883年,英国人立德经过此处,在日志中写道,“蔺市以有三个巨大的拱的桥梁出名,上面正在砌3座巨大的石牌坊”。

这就是龙门桥。我走在高近40米、长达174米、宽约10米的桥身上。牌坊没了,1960 年代为走汽车拆了。但那桥身上的4个龙头龙尾,就各有近4米高。气壮山河!

桥栏两端、上面和外侧有众多的石象、石狮、石人、宝瓶、龙头、龙尾。它应是中国体量最大的古桥。奇怪的是,这只是一个区级文物。

桥东侧鲁班庙已破落成民房。由此进入古镇。镇子好象停留在七十年代,靠江的是文革风格的建筑,往里又走入前清了。

时维正月,木廊下都挂着灯笼,大伙儿都穿着锦绣的袄子,对我们也真诚热情。我在杨豆花店吃过饭,去镇文化站要本镇资料,他们拿出一本小书《 涪陵风物志》。工作人员题签上我的名字和他们的单位,郑重盖上公章,递交国书一样地给我。

这本小书是1991年出版的,名义上是说涪陵,但主要是在讲蔺市。原来是蔺市镇出力出钱编印的。此可见这一大镇,不同一般。书中说,此镇三国即有,曾被皇上赐号“君子镇”。难怪我们感觉古风犹存。书以所谓民间故事为主,十分有趣。比如,《李白漫游梨香溪》,说的是李白出峡时,经过本镇,与恶财主“黑鸡公”对联斗智,最后一剑出销,为民除害。然后贪爱本镇山水,常在梨香溪行吟,临终时十分凄凉,回想本镇美好,激动不已,竟中风倒地,有关诗稿也误落火盆而佚失,实为憾事。

又如《杜甫喜吃担担面》。杜甫来到本镇,已基本上快饥饿而死,幸亏本镇一村姑,听闻大诗人来到,便送他担担面,一天两碗,一连十天,才让他缓了过来。杜甫欣然题字:“蔺市担担面,味美甲巴蜀!”传颂至今……

最可信的还是关于龙门桥的。此桥是清同治年间,由本镇三名绅士发起集资。光绪元年,即1875年,掏沙辟基,花了大钱却没找出硬质基底。于是请来南川名师陈永恩(1813-1890)。1878年,陈永恩来到,果断将基础移到临江处,不久挖出硬底。至1879年,资金已尽,陈率先捐款数百两,亲往各地募资。此年3月,工程主体建成。然后进行桥面与石雕工程,至1887年,龙门桥成。

算一算,它花在主体上的时间不过一年,而花在“艺术”范畴的工作竟长达七八年,这里有当今无法比肩的工艺态度,散发出古典时代最后的一线光辉。这光辉还被来自西方的目光注视过。

龙门桥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2003,龙门桥龙头

龙门桥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2003,龙门桥上的中学生们

 

最精彩的故事还是在龙门桥上,老人们亲口对我讲的。

这一天,我们在这镇上住了下来。第二天,我们感觉到镇子四方其实到处都是古迹,龙门桥于是成为我们的聚合点。早上,我在桥上流连时,一位老人走近我,神秘地说:

“其实下游还有一座古桥。安澜桥。”

我问,“不如龙门桥长吧?”

他说,“都知道那桥这头望不到那头。你说长不长!”

于是我跟随这位退休老师徐先生,走在江边沙滩上。江滩很辽阔。右边,一路的高竹密树,近处,种榨菜的村民们向我诉说菜头收购价已低到只有几分钱。远处,猪槽梁如群猪怒吼地奔向江中。

转个弯,一座高高的单拱桥立着,比龙门俊俏。只是不长啊。老人让我来到桥面,嗬嗬,这头确实望不到那头!

因为桥面不是平的,中间突起一个平台。这是单拱的常例。看那碑铭和雕刻,可以确定也是陈永恩的手笔。

但在老人们的口中,这都是神工鬼斧所致。却说龙门桥修造时,有一老乞丐,踏水而过,确定了基址。有人收留了他,他也天天打磨石头,他气力不行,磨来磨去就那一块。走前留下这块石,说要回报主人。最后,桥合不拢,主人将这一块放上去,正好严丝合缝。这就是晶石。大家才明白,这老乞丐就是鲁班爷爷啊!

最好的故事,是关于桥栏外一个雕像的。这里有一个无头的文士像,面对长江北岸。

北岸啊,有一个大户王员外,单生一女。他发现小姐突然消瘦,于是老两口夜伏观察,只见一个白衣书生飞跃入窗,与小姐欢愉非常,夜夜如是。然而书生灵如脱兔,捉他不住,便拷问小姐,小姐说:他说他家就在对岸龙门桥头。老两口令小姐下次给他胸口衣前别上一口针。

于是下一次,小姐欢乐之中,给他暗暗别了一口针。

员外于是渡江,守在龙门桥头,寻身上带针之人。久而不得,真是把栏杆拍遍——这一拍,就看到栏边“文状元”胸口有根针!老员外气急,拿起棒棒,给他淋上狗血,一棒打下了他脑壳!

我站在文臣像前。很迷恋他无头的姿态,很迷恋这个故事。我觉得他和小姐在一起时,定有无上的美丽。那应是一种会发出光芒的缠绵。我总觉得,这里有一种特殊气质,让男人都坠入这样的想象。反复而无边。那小姐后来怎样了呢?她一定在那几夜,耗尽了此生的欢愉吧。从此不再,从此开始回忆……

就像我们和君子镇。刹那欢聚,再寻无迹。

 龙门桥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20030213,蔺市古镇的元宵

龙门桥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20030214,江滩种地

龙门桥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20030214,安澜桥

这年年底,2003年12月,开县天燃气泄漏事件发生,死了一百多人。我前去采访完毕,特地来看一眼蔺市。这一天正是阳历的30日。

镇子还是那样。正是中学放学的时分。我的年轻同事小闫突然呆了:青石老街上到处是美女。个个抱着几本书肃面而行。

确实。在这镇上个把钟头见到的美女,比这些年过重庆市区见到的还多。只可惜,中学要搬出老巷了。

文化站近旁,是打腰鼓的妇女们,我说给你们拍个照片吧。她们说要拍就去龙门桥上拍吧。

我先行来到龙门桥上。桥头新建了一个红砖小屋。好象是有关部门为收费建的。真是大煞风景。我真想向文物部门投诉。可是,桥就要拆了,谁还会在乎呢?比起大江两岸的宏大叙事,这真是一件太小的事情。

桥面上有些水洼。一个女学生避着水洼小心走过。我的同事对桥的兴趣不如对女娃娃的兴趣大。他说:她的身材太好了,只有非洲人才有啊。

那群打鼓的妇女们竟也如约来到桥上。她们容光焕发。我想,蔺市人是很为这桥自豪的。

第二天早晨,我们租摩托往上游去,就选在桥面上出发。这时,一大一小两女孩来到。

那女子一下蹿上桥栏,快乐地尖叫!这一瞬间,她很青春。小女孩则愁眉不展地跟着。大概是一对姐妹。

那女子最后来到桥中。又上去,一跃,竟站在那伟大的的龙头之巅,张开双臂拥抱大好河山……

下边有三四十米高啊。我目瞪口呆。我来不及掏相机。这是我见过的最疯狂的画面。很能反映这个时代。

于是我可以走了。

 龙门桥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20031230,龙门桥上的腰鼓队

2006年2月18日傍晚,我又暮投蔺市,蔺市给人家的感觉。看了一下龙门桥,它马上就要拆了。镇子已漆黑一团,多成废墟。我找到一团火光,那是韩跛哥的茶馆。问他谁最了解蔺市?跛哥就跛着走几步,找来杜先华老人。就着火堆,一起喝茶,摆龙门阵。

瘦弱的杜先生,着西式呢装,虽然有些旧,也有些子活气。他深为蔺市自豪,近年作《古镇天骄》组诗共130首,可惜作诗之时也是拆镇之际。他爷爷当过镇长,父亲当过厂长兼中学董事长,有两个老婆。他自己上水下水跑了一辈子,干过厂长、医护、包工头、码头搬运工。到老了,蔺市码头衰落了,他也拿着低保,成为一个无力搬走的人。

他说,这里主要是风水好。上下十五里各有一岛,得天独厚。上游的火炉子,是长江第一座古代大桥遗址,还看得到基石。后面是南屏山,有牌坊,通往兴隆场。西南向有宝琅关关道十里,关门还在。总之是三十几乡的门户,当年比涪陵还闹热。“ 以前是不夜镇,闹到天亮。昔日挑担如流水,而今空留南屏门……”

说起人长得好,他一拍大腿:“我们犁香溪出美女,现在的娃儿相当——漂亮惨哒!” 然后吟道:

 “花容白皙曲线匀(三围嘛,比如胸大门顶着两个大圆球,太大就不匀) ,素裹红妆总相宜。水灵大眼表语言,银铃笑出人间春。”

古镇,江山,美人,这样才有以上那个偷香的传说吧。这里有典型的中国艳情故事情境。重庆长江边的人,易发梦,又爱享受,又遍地神佛,就形成了那些情节。沿岸类似的故事有好几个,但这里最合适发生。

夜晚,他送我去找饭吃。只有法国梧桐两行,指示着当初的大街。这是怎样一幅画面呵,老人在废墟上吟诗而行,没有路灯,看不到他表情,但他眼里一定有着光芒——

 “绿树花荫似园亭,昔日繁华何处寻。万户大姓剩零头,千步无影映几人……”

 龙门桥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20060922,安澜桥

本来想着为龙门桥送终的,但谁也说不清楚拆的时间。

拆除后据说要重建。拆的时候,他们会发现龙的秘密。它这么大,如何能悬空安放在桥外?桥中真有一块晶石吗?

我们真要把龙解剖,去看看它的心吗?

2006年6月21日。我在广州的家中看着电视。

摄影家朋友肖萱安兄台从涪陵发来信息:我现在在去龙门桥的路上,待会告诉你结果。

我的心又狂跳起来。下一条信息是:

“兄弟,惨哪,拆得只有两个石桩桩了;快给条毛巾我吧,哭都找不到地方擦啊……   ”

 我陡然像从桥上落下。没想到这么快。我有责任。

老肖面对着巨大的空洞。我也陷入一个巨大的空洞中,长久发怔。

我深感不安,才明白送终,对于活人是多么重要。作为亲人目睹,对它也是多么重要。下岩寺和张飞庙的拆迁都没让我这么难受。我情不自控,找到三峡日记本,乱凃了一篇文字:

俊拔伟岸,世无其匹;沉雄高古,难觅其双。初生清季,乃君子之乡,宝身如玉,看雕琢堂皇;番客为之瞠目,渔樵为之晚唱,龙门从此永镇,百乡于是安康。新社会至,拆去牌坊;汽车坦过,安然如行大地;行人徒步,以示感恩敬仰。多少童年,嬉戏桥头朝阳;几许青春,化作戏水鸳鸯。文人高士,莫不为君赋唱;游客艺人,多来摄君雄光。突逢三峡惊变,君其依然安详。惜君肤色如昨,惜君依然端庄。暮春解体,坦坦荡荡。君虽不言,天为君伤。高山低昂,怒吼大江;壮士扼腕,再无栏杆拍遍;过客求索,上下无渡彷徨。父老痛惜,怎奈金牌如山;拔剑四顾,但见大江茫茫。君之魂兮,莫向他方;四方皆暗,请留此乡。佑此一地,荫吾一方,春秋致祭,君其尚飨!从此如水之秋月,从此春日之梨香;功德永在,子孙繁昌。呜呼哀哉,尚飨尚飨!尚飨尚飨,尚飨尚飨!!!”

这年9月22日。我来到蔺市,前来祭奠。

老镇只有几幢楼在,如同沙漠。新的街道边,桥石成堆,似乎漫山遍野。棚子里面,那些伟大的龙们,正被红布裹着,因为它们是神。有两条龙同屋,龙头后连着三米长、一米宽的巨大方石条,为同一石块造就,当年这史料实在有半间房粗。祖宗们这事做得真是绝妙壮观。

重建的桥址是在一条小涧上,长度不够,既无实用性,也不会有恢宏之象,如此复建,没太大意思。不在溪上,有人说是没有钱。

我来到梨香溪口。两头还有桥石没拆下来。水涨到溪里,溪已没了岸的深度。夕阳很红,水也混黄,岸也浊黄。很平静。一片茫然。

完全想像不出这里的原来。

你完全可以说,原来,这里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龙门桥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20060922,龙门桥遗址西桥头

龙门桥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20060922,龙门桥遗址

  评论这张
 
阅读(56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