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古佛寺  

2008-03-26 11:25: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佛寺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香烟袅袅,从我脑海中勾出第一根思绪。那是这么一个场景:在奔波几千里之后,我赶到一片荒滩,在见到断头古佛之前,突然伫足凝神。

仿佛到了约会地点,就要看到情人。

我是在北师大王以培先生杰作《三峡记忆》一书中看到断头古佛的。

我很惊讶,在满天神佛的川江两岸,还有我没有去过的寺,有这么一个像是书生的佛,佛又有可移动的断头。

他端坐荒地之中,格调高古。我想无论他有头无头,与他对坐,是十分幸福的事。

看一看地点,位于距长江三十多里的云阳县高阳镇小江边。这条支流确实是被我忽略了。云阳的东西确实也让人看不过来。

2004年5月7日这一天,我从奉节和云阳交界的万世古桥边醒来出发,来到汤溪流域。至盐渠镇,看过高祖庙,述先古桥,再到云安古镇一游,再至云阳新县城双江镇。一百多里且战且走,到达小江与长江交汇处已是下午四时。

这小江正是与汤溪平行的水流,两水中间有个山脉,共组成云阳北部县境。

还有一趟小班船。走,还是不走?

走。不管今晚宿何处,大不了倒卧古佛边。

船上有高阳政府张先生,说佛头不在已多年了,我心里一惊,便拨通县文管的陈所长电话,他支支吾吾:佛头没有了,这事说不清楚······

有头,还是无头?看书上照片,那可是个好头啊!

小江已因长江水倒灌,上涨为死水,再也没有如画田园。那高阳镇旧址也已废掉,搬向高处。王以培书中吟道,“帝高阳之苗裔兮”,其实此高阳非彼高阳。下游湖北兴山县城高阳镇,更可能接近古代的意思,因为它就在屈原故里上方不远。

不过,两个高阳,都已经在今年拆了,废了。

我在高阳旧址对面下了船,已近六时。背后大水一片,眼前荒滩开阔,芳草随风。

于是我就在这里伫足,喘口气。不管有头没头,它就在不远。

然而仍不见。于是走到前方山脚一屋前。

一对老年夫妇出现了。从田埂走到池塘边,倚着菜园篱笆。听到我的叫声,伫足。

好像没有听清我的事,老妇人敦促老汉,老汉醒过来似地走上前。他手里拿着两串金黄的枇杷。

“快来吃枇杷!快来吃枇杷!”

我突然觉得土地是如此亲切。在这一块土地上,所有的老汉都像我的外祖父,所有的老妇都像我的外祖母。虽然这两位没那么老,但我的心只在童年。

我问佛头,他说还在。我禁不住喜出望外。他就是照看佛头的刘国修先生。他带我下了堰堤,便看到荒草之中,废基成片,一个佛像,在废基之上。

他不大。但好像在笑,好像在以时间的优势,笑眼前世间的瞬息变化,你感到它有一种尊严,和力量。

刘老汉轻而易举取下佛头。他说这是禹王像。我原先也奇怪佛寺怎会有中国书生式的佛像,原来是禹王。在川江两岸,没有佛寺里面不加入一两个中国神的。

这寺六十年代拆了,原有佛像二十多尊。只有禹王石像原址未动,留存。有个郭性娃娃砸掉他的头,刘老汉收了起来,有时又装上去。

刘妻问:可不可以允许我们重建寺庙。我自然无从答起,可乡间百姓,一向把我看成一个上面来的大力金刚的。刘老汉又说,过段时间把头收起。我说应该收起,保险,这年头。

我看清废寺的细节后,向禹王一拜,走向江边。禹王望着江,似送我归去。

租一条渔舟回城,忍痛同意一百元。那平坎芳草无尽,禹王像越来越小,和两个老人家一起变小,而一水大展,红日忽现,绛色浮动,一切都晃动起来。很美的夕阳,只是水也茫茫,人也茫茫。到2006年9月,这水再一涨,那管水的大禹不搬是不行的。

什么是恒定呢?什么是无常呢?

天黑了,机动小舟行到半途,突然停了下来,发动机坏了。我面有怒色,开船的小俩口边修机器,边吵着嘴。他们生怕赚不到这一百元。我不由惭愧起来。

修也修不好。那男青年便打电话求助。一辆同样的船从高阳镇出发。半小时后,从漆黑的江上出现。

甫一靠近,一个瘦高的年轻人,像猴子似地从那船舱单腿蹦出来,又一跃上了我这船,手里提着零件。这是跛豪啊。他叫“飞伢子”。可惜我得换船赶路,要不就没歇处了。

他们都穿得有点脏有点破,特别是飞伢子。为了生计都很焦灼的样子。飞伢子虽看上去二十来岁,但行事如风,周围人也透着一股尊重。我想这一跛子,要在艰难的农村立足,肯定下过钻研技术的决心。

可惜缘分只是一照面。他像猴子一样快。我离去。那古佛的子民们,在黑暗的江上,吵嚷着,忙碌着,渐渐隐入黑暗中。

……十几天后,一个长途打到广州:“我是刘国修呵。你能帮我们的忙,把寺往上搬吗……”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