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悟惑寺  

2008-03-26 11:29: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过了一年,在云阳上游方向,我去悟惑寺。

一年来,人生经过变故,我之惑更重了。你看这寺名,你说我不去行吗?

2005年3月24日这一天,我又像川江边的每一天一带作百里狂奔。我从白居易的忠州上溯长江,到了丰都高宗镇。我以前来过,这里有一民间建筑,有个匾名我忘了。是解放前古镇公园的茶亭,现为民居。匾用瓷片嵌成,上书:

“宛然春色    于右任”

不知于右任何以给这里题字。只见而今两岸尽是春色。各种果树形成一朵又一朵大花,把个破烂的长江两岸,点缀成几许桃源。

坐摩托又往上游走。到了兴义镇,买了一碗牛肉面吃了,便问那寺。那寺看不见,只看见寺所在的金字塔形山峰。那山离长江足有十五六里吧。

又花五元坐摩托,走了一半,路太烂,只得步行爬山。我抄近路,因为怕狗,又常避开庄户人家。这样就没什么好路走。山上梯田贫瘠,好在庄户人家前后,有一树树梨花盛开,看上去很灿烂,算是一份微小的希望。

爬坡不久,就见到几树梨花背后,田埂上有一老妇。她像这春天水田里的泥水一样,穷困,朴素却又润湿。她定了定,直起身,带着一丝期待客人的笑,说了一句川音,彻底击中我:

“同志!要不要到屋里吃了饭再走呵!”

我的思维一阵迟滞。我仿佛看到下江的水田边,我的外祖母站在田埂上,也是这样招呼过路的陌生人。而今她老人家呆在坟墓里,把声音留在我耳边。

这种乡间的美好,留在我心中最深处。我不敢亲近,我害怕把它翻出来。因为我可能已然失去。你亲近了,又不可能再得到,最后会更加惆怅。

当然你走近这份情境,也可以说得到,只不过自己不再有这份一样的纯朴与平和,仍是没有得到。

唉!又惑了。不久又有一位农妇,叫我同志。同志哥!我真喜欢同志这个词。思维让它变异?为什么我们要让很多东西失去本意。

路越来越陡,人越来越少,天越来越热,我越来越累。

 悟惑寺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油菜花,桃花,李花,梨花,都散尽了。我爬进森林。

森林又散尽了,我看到更加贫瘠的山顶农耕地带。乱石处处。山石牵确行径微。

有一棵极粗的大树。大树边是石梯,石梯尽处寺门宛然。

悟惑寺就在一个垒起的平台上。

山门用料,不过农村的黛瓦和木柱,但有八个飞檐。

进去之后,又看到它背后有一大株盛放的李花。

真是好山门。像老农一样沉默稳重,却又有一种不屈的飞扬;颜色看上去朴素已极,却又有一种华丽的感觉­­­­­­­――因为工匠有所用心吧。

我碰到的第一个人是山门口的一个盲人。

然后进去,就有十多个老人出现。

他们就像这座破落沧老年久未修的寺院一样。

虽然还有个样子,但或跛、或盲、或病恹恹。身体好的,也已苍老。他们的衣着没有彩色,破旧得很。这一群人在李花、桃花间游移着。

悟惑寺气氛奇特,像是要告诉我什么是苍老。

今天没有善信,这里也没有什么僧侣。只有一个年青男人和他的儿子。他叫张生华,告诉我这里自五十年代以来,就是镇福利院,间中做过高中。他就是院长。

作为唯一的游客,在院长的亲自陪同下,我很奢侈地游览这座山寺。

这是一座保存还算完整的寺庙。规模不小。破落地面目下也看出当年的讲究。

它建在石台上,坐南朝北,前后三进,东西各有厢房,还有寺墙。

我看过不少名寺,大肆修缮之后,过于堂皇,让人手脚无处放。

悟惑寺则同川江两岸众多民间寺庙一样,是江上渔民和山中农夫的寺。他们没有琉璃瓦,建筑式样也有民间色彩,活泼多样。壁画也是如此。

悟惑寺头殿、二殿非常高大。但它的头殿如同川式民居,中殿前壁为木板,开着两个大圆窗,又像公园的茶楼。前殿与东厢之间的长廊又有文人意趣。

长廊上的灰塑、两殿的方形石柱、中殿的前方圆拱屋顶,颇有岭南风格。我相信这是“湖广填四川”的特征。头殿横梁上有不少题字,上有“康熙年间重建、同治年间复建”字样。

后殿没了,只有屋基。上面一株桃花怒放。最让人忍俊不禁的,是前些年做的几个佛像,粗朴可爱,像卡通公仔,高矗在佛台上。那是善信请人用水泥做的,再刷上黄漆­――至少同金子一个颜色。它们总共花了三百大元。

我非常享受这座三百年不变的古寺,我甚或享受它的残破与孤独。然而老人们问我,路上也有人问我:是不是政府要来开发?

可是它连一个县级的文物都不是。张生华说老人院即将搬迁,不知到时还有没有人关注这个寺。只怕寺被毁坏。

这点我不太担心。总有善信前来保护的。

我到寺正前方,看到有古石阶隐在灌木中,于是走上去,没想雨过路滑,一跤摔在石阶上。

叹口气。就想到本来悟惑的,谁知审美去了,这一跤也许是菩萨提醒我。

在寺前看得到大江,在大江边看不清寺­­――现在想来这一点也许是禅机。

下午四点多。我走。我没悟出什么。俯瞰绵绣一般的山谷,我还停了一下,只想出一个命题:男人爱上女人实在是很奇好的缘分。

这是不悟?是小悟?是大悟?

奔到丰都县城投宿,也见到了朋友郑不丹女士。她是“鬼国神宫”的管理人员,日日身处撕心裂肺的“十八层地狱”。她拿出读高中的女儿的作文,说要小孩向我请教。其中一篇叫做《距离》,有几句话几乎惊出我一身冷汗:

“欲望往往主宰人的一生,驱使人们不断地在得到与索取间无限循环……”

“忽视自身能力去盲目拥有,只会让自己遍体鳞伤,最后得到的是除了伤害,便是心酸。”

“放弃是人生中最含蓄的一种美,它像泪光一般会在最不起眼的时刻突现光辉和灿耀。”

惭愧!惭愧!尤其是这最后一句,以审美的语言打动于人,很合乎禅宗。

我该放弃吧?可我还做不到。就算我不悟吧。我搞不清一个小女孩人生没开始,就先悟出了这么多。

她叫张艺也。才十四岁。正肩负着独身母亲的全部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5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