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故园有雪  

2008-05-03 10:03: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像一只觅食的鸟,由年初一始,借助京广线快速掠过两湖,去看这南方的雪国。假期很短,所得无非雪泥上的鸿爪而已。然而倘若无雪,那枯燥的故国,恐怕连鸿爪也没有吧。其时已众声沸沸,惊为天灾,而我此行,却有些审美的私心的。打小就知道雪的好处,那就是山林因此有肃穆端庄之美,而冷因之为冷,温暖因之更温暖,家因之为家,年因之像个年。

    于是首先去湖北乡下的故园一瞥。雪化了,山林边还有一溜瓦屋,顶上盖着白,有天寒白屋贫的意思,刹那间但觉得幼时的记忆刺痛;而新添的“旧”工厂与荒芜的旧公路,让我又觉得这记忆已被破坏。乡村没这么冷清过,太多人去到我之所来的南方了。

    后山的竹林里又添了座新坟。记得少时逢大年三十,团年饭后,便齐入竹林中让故去的亲人也吃一顿。夜幕将至,大雪压弯了竹子,山里山外鞭炮与铳声此起彼伏,那竹上的雪便争着洒落,林中的香火也是东一朵西一朵。便觉得这是活着最美的最温暖的一刻咯。

    现在,哪还有这份奢侈。其境过清,我不可久居而去。下行湖南也是残雪。那位女作家名字取得真好。我看久了,也觉得残雪那是美之矜持,矜持到有点萧瑟。吝啬给出的诗意最是诗意。

    在这样的时节,我看那家乡的水库,乃是一幅董源的《潇湘图》;那普通的山林,都成了范宽的《雪景寒林》。还有唐诗中那些东西,孤舟蓑笠,独钓寒江;柴门犬吠,风雪归人。

    真正看到大雪倒是在更南的南岭上。

    我停郴州,不仅因其灾重,而且想着有“郴江独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出车站时天未亮,城中雪已极残。计程车司机便拉拢我说:“有一山,一而坡尽是倒伏的竹林。”于是上了山,渐渐车灯照出一路的白。渐渐看出全世界的白。那里冰雪如玉,半雪半冰,仿佛极地。如图之所示。

    我知道,这看上去很蛮荒的大山,若在平时,就是一片矿山,那一定美不到哪里。回到城中,姜白石的郴山因林木尽断封闭。山下尽是当代水泥楼。郴江嘛,比广州的河涌好不了多少。

    雪在南方变异,而为冰。从郴州过岭南,冰的成份更重了。坪石的天堂村,看起来就象冰砌的天堂。滴水成冰,以至这南岭成了一个冰棍构成的世界。山舞银蛇,银蛇也舞动整座山,十分美,也十分妖异。

天堂多松。断树竟有些郭熙的画意。但我知道,这是异象。自古以来,异象都被当成一种上苍的警告。

这好象是以美感的形式,重新回到视觉的中心。就如一个普通女孩子,着上了新娘婚纱一样。我们忽视山林和村庄已经很久了。这两者构成家园——当代中国首要的问题。但愿这次不是回光返照。乡村是中国人的文化源。我们这回因雪寻根。不理解到这一层,那冰雪到春天会流泪。而林木尽断,生态非十数年不得恢复。森林尚可复,但世道人心呢?对家园的持久侵害多矣,有甚于雪者。

天堂有池塘,有祠堂和紧密的房子。全都罩在冰凌里。冰地上有爆竹们的碎屑。我在室外拍照两个钟,收三角架时,簌簌落下的都是冰。农人们一个个来邀请。

于是,炭火因而是那么温暖。大人小孩都在火边,一个家就这样抱成一团。主人端上点心,煮烂了大块的猪肉起了锅——

我又觅到了食,和久违的家与年的感觉。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