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木鱼中学,废墟上的守望者  

2008-06-01 11:15: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鱼中学,废墟上的守望者 - 长江 - YANCHANGJIANG两位父亲
2012年注:赵世龙兄主持的《时代周报》近期对青川木鱼中学作了长篇的质疑性报道。我想起,地震后两周,我也去过那里,写了简单的报道。现在翻出来,作为对这家报纸的一个小的佐证,也作为对地震四周年的纪念。

2008年的原注:跑青川一天,以很强的逻辑控制力进行采访和写稿。因为我没有多少时间。27日凌晨写了此稿,我很看重这一钢铁般的句子讲的故事。如我所料,编辑删节不少。现在刊出全文,对家长,读者,还有聚源中学遇到的那两个朋友看看。算一个交待。欢迎转载,稿费捐献。遇难人数说法不一,家长都认为说少了。处理遗体和遗物的方法,也可商榷一下。我就认为散落的遗物都应收好。聚源中学的家长们怪记者不报他们的想法,我想说,虽然我只有一百来个读者,这也算报道了。致意各位。

  杨天强仍执着地相信:那堆钢筋与混凝土应该再挖一遍。
  他认为他的儿子还在下面。
  昨天(26日),烈日,他和表亲、连襟雍丕华仍守在青川木鱼中学校园。
  杨天强如其身材一样敦厚。
  雍丕华如其眉目一样坚决。
  杨天强之子李杨(随母姓),13.5岁,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定为失踪。
  雍丕之子雍长兵,14.5岁,已死见尸。
  两个娃儿是远亲,也是木鱼中学初二同班,也是同宿舍。
  那是幢死亡宿舍,这废墟不算太大,很难相信埋过可能达六七百的学生。
  5月12日28分。杨天强正在走向农田的地上……他是社长,急急安排社员救助,然后奔向中学。赶到时已是四点。
  5月12日28分。雍丕华送完客,在回家的客车上,地动山摇,全车乘客立即下车,躲过一劫。不过家中老父却已遇难。没多时有人说学校塌房严重,他就急赶到学校,已是四点半钟。
  两位父亲投入废墟的近千名人流。那其他的人,也是父亲,母亲。
  学生宿舍已看不出是宿舍。它是一幢二层和一幢三层结合的建筑。可见现时,三层楼已看不出三层了。
  场面很混乱。下面一片孩子们的声音。两位父亲分别钻入隙洞,“都是娃”,“叔叔救我”喊着。两位父亲各自救了三四名他人的儿女。
  “惨的是,亲人找到娃儿,搬不动水泥板。”杨天强悲伤地说。
  “有的人只顾找自己的娃儿,动一动水泥块,也影响其他娃儿。”雍丕华严肃地说。
  他俩记不清武警来到的准确时间。有谁会去管时间。大约是当天傍晚。
  武警连搜五天,16号搜救结束。15号总理来了,两位父亲也在场——“总理来时哭成一片。”
  当天,雍丕华在另一边的停尸场认出自己的娃儿。遗体很完整。腿上有伤洞。
  学校依山而建。那山坡允许家长埋人,也可运回家去埋。当天下午,雍丕华将娃儿埋在山坡上。那时遗体已有点气味了。
  据雍丕华说,有关部门在20号左右,又起出家长们分头埋下的娃儿再深埋。现在要去山上,有武警把住。
  据杨天强说,应有十来个娃儿下落不明。
  雍丕华守望,主要是想搞清娃儿怎么埋法,会不会搞混。目前未有答复。
  杨天强守望,主要是想有个再挖的可能。有关方面并不同意。
  两人的共同诉求有两点:一是宿舍门是否也上了锁?这锁门之事要有说法。二是此楼三十来年了,是危房,为何还作为宿舍?这要有个合理解释。
  两人守望之同时,老师们也坐在新搭的帐篷学校,也在守望。学校未开课。老师们被要求呆在这里。
  老师们也很委屈,有点担心家长们。在这片静寂的校园,老师坐着低声说话,数位或更多家长无声来去或伫立。没有声音,但不能开课,因为有压力。
  有压力。未解决。有压力。未解决。此外,记者知道,我只是碰上了两位普通父亲,这里还有的是很多故事。
  老师告诉我,学生是857人。遇难人数请看报纸上。记者未等到校领导核实。教师遇难5位。另有家属退休人员数位遇难。
  帐篷教室等待着。摊在地上晒着的书本等待着。老师和家长在等待着。都好像在等待什么。
  记者细看下面的木鱼镇,建筑多歪斜破裂。但全塌的比例很小。可见学校宿舍在此属于异类。
  这里是木鱼。木鱼属青川。青川是地震重灾区,是近三日余震中心。是死亡4376人的山区县。是大地震最偏远的灾区。是十五日前广州媒体没提及的地方。
  县城是最重的灾区。但最重的灾难地却是这所中学的学生宿舍。
  在这里我碰到两位普通的父亲。一个叫杨天强,一个叫雍丕华。两人是中国四川青川籍农民。两人均有一子不见。两人均还有一个女儿。
  他们守望着。
  
木鱼中学,废墟上的守望者 - 长江 - YANCHANGJIANG

遇上河南一公司的人员来看木鱼中学,他们首先默哀

木鱼中学,废墟上的守望者 - 长江 - YANCHANGJIANG

聚源中学。还看到了艾未未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