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平静对待北京奥运  

2008-07-27 10:25: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是个大事的年头。也可能是中国历史的大年头。

都看看发生了些什么吧——

雪灾,已提前进行了一种全国总动员。

拉萨市的乱,大家很受伤,又强化了爱国精神;对火炬的侵袭,也让全国人民更加紧绷着一根弦。

在火炬像龙卷风一样从广州街头扫过时,我也曾在人群中,为她的回归激动,为底层单纯的爱国狂欢深深感染。

最后是地震。不用说了。

就这样一步步将国人的国族意识造就,我相信有关部门曾想过并还想着将其推向高潮。

这种意识对中国不是没好处。在多年失去信仰之后,在这个消费与全球化的时代,这会让中国人寻找到一定的生活意义,价值认同。

但这种突然充溢的“精神”,也可能缠绕着太多的东西。看它这车往那边转,我想应是普世价值。但不管它再有有利之处,这种人心目前是浮动的,是一辆奔腾的车,那么翻车出事也是可能的。

我是在四川,偶而想到,地震,可能只有地震,才能让我们这个世俗感性的国度沉静,理性,去想一想如何在重建信仰的同时,不再狂热。

我很警惕一种热度。在“安静”的灾区,我突然感到,这一场运动会有没有无所谓。我但愿此前没这么多事,此后也不要有事。

当时这想法也不理性,但很朴素:中国不能再出事了。普通人要支撑生活不容易。

可能当时也有些看透之感。没好气地想,比起人命,和沉着的生活,那前几项事情真的值得我们大四激动吗?那要来的运动会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我们是否夸张地对待了一些东西?并继承着我们五十年来情绪化狂热化的传统?

如果弦断了,出事了,中国会如何?弦断有谁听?西方会听?那要看你是哪根弦。

那种被传播工业和政治作秀控股的西方势力,其实和我们一样的单一思维,非常相像于我们在几十年前对他们的想像力。

而历史进程中的中国当下现实,正有一种惊人的复杂性。对与错难于确认,利与害难于肯定,你与我转身即换,至于我们都混合着多种身份,混吨一体,在责任与能力上都与扁平化,任何人都可作为,彧无能为力。包括我们所谓的最高权力。他们治大国如烹调,和里巷小日子一样不容易。

此时便有力量,但也有易脆性。

西方价值观和全球化可能都是好东西,不过,当我们热烈地投身其中,我们会否受伤,以至给击碎?

当年,我那个高中班,有六个同学到广州闯,照说广州领开放之先,我们又都是天之骄子,该过得欢欣鼓舞了吧?但前几天凑一块一合计,不论男女,全离了。个人的痛苦远超内地同学。

生命有不可成受之处。国也如此。但若转换心态,会好一些。对于马上要到的运动会,我们应相当平静地去看。

1,  去掉奥运神化。所谓奥运精神,是要维护的,但要清醒看到,奥运不干净,更远力业余精神。在体育政治和金钱上都很贪婪。

2,  去掉奥运政治化。我们当年不选阿翁要送来的世界杯,而忍气吞声地求来奥运会,是有政治考虑的。只是那时处于西方欣赏的上升期,现在看来,办奥运成了很危险的事情。ZD,反恐,人权,我们给别人提供了午台。我们要摒弃全天下爱我中华的心理期待,和发展经济的想头,然后平静地面对不利的东西。

3,  保持开放度,保障充分的自由度。ZD事件表明,在保守的情形下,传播业只会对你不利。我们应放任那些政治的人权的独立的展示,同时禁与不禁的标准只是法律和奥运宪章。要相信中国观众的能力,他们会展示另一种民意。他们的爱国爱党会让世界惊奇,会制动一些事态,并让传播变得有利我们。大家觉得我这是险着吧?但我认为这只是常识。

现在有法国朋友要回国,觉得呆在这没意思,因为已看到,我们已限制入境签证,觉得这没劲。北京的酒店到时只怕还住不满。北京的朋友又写到,有一种战时状态的感觉。而在前不久北方的火炬传递中,观众都是实名组织去的。我看来,这都极不正常,这是不会打字的我打这文章的原因。

“北方”,总是把事情搞得很紧张。感觉全民都在同一种思维下恶性循环,不可能平静去看问题。高度的意识形态社会。非典时候,广州人市面照常,生活滋味不减,病例反而少了起来。香港人都呆空调楼中,损害不小。而当北京等地都不出门,成为空城,我才想到我们历来这么紧张过头。紧张总是做不好事的。

既然世界托咱们办事,咱就认真办。评价不重要。办完了再继续做我们的事情,尤其是四川的事情。那比运动会重要。几块金牌更不要在意。费尽心机去多搞几块,还有为了奥运足球而放弃世界杯以自欺欺人,都比较无聊。金牌,以前武穆爷就得过十二块。现实比游戏重要。那是沉甸甸砸向你的。我们就别把游戏现实化了,受不起。

我觉得,对于外国人,外国记者,外国文明,我们要相信人家的主流是好的,觉悟是高的。放心好了。我们自个不争气,要让人家提携,人家那能理解!

也可能我杞人忧天了。我太过忧郁,老看到历史的魅影。我无能力认真梳理这一切,但我想说些话,提供一些感觉。

我近年如往年般焦虑。有几次歇斯底里。那都是谦卑的情形下,被人欺负多了,受不了一种吵闹,而打人砸场子,以求安静。我如此情绪化,做事两极,当然不对。可能是推已及国了。

运动会开始后,各种东西如何斗法,无法断定。也可能体育本身的魅力消化吸收其他。这是最好的结果。这种可能性很大。

我想,经过今年,这些大事多少会让国人在三十年风云震荡之后,平静看世界。一百多年来,我们就没有静过。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