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台风之夜感怀并送萱安兄西征  

2008-09-24 10:59: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也就是2008年9月23日晚,宜昌摄影家肖萱安发来短信:
    “我进三峡了。明天上午到万州。水位还没有涨,还在146米线上。”
    我向他表示了祝福。我向他表示了羡慕。
    是夜,台风大作,狂打广州。窗外风狂雨骤,巨响不断,如同黄钟大吕,将我惊醒。“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我突然想到这两句。
    那万千绮丽雄奇旧事便如铁马冰河般杂沓涌来。这年头,恐怕很少有人像我这样,对一片河流的深情。它竟时常入梦,梦到的都是在河流回到从前的奔腾,而我们快乐着。
    梦醒时分便是巨痛。便想起那些诗,也想借诗送我这位朋友“西征”。那是我们的圣地,那是我们的前线。
    便又想到,我在广州的长期压抑,正源于我不能与这条河流的存亡相伴。这些天,它就得最后一次蓄水了。整整800公里,将僵死一片。
    便又想到,我这种心境,就跟南宋那几位词人一样。他们一世都被一片沉沦的土地缠绕着。而我们的江水,也正沉沦。
    “壮岁旌旗拥万夫!”辛弃疾也曾在梦中这么回忆。只是,已远去。
    陆游留下的好诗,几乎都是在痛说不能恢复中原的抑郁。他的年代晚一点,更无恢复指望了。而我,现在也不抱希望了。连目睹的希望也没有。
    就这样直到死。陆游遗言写道:“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而我,相信50——100年之后,三峡蓄水必将放尽,河流将重新奔腾。我也希望我的子孙,家祭无忘告乃翁。
    “杀贼!”据说辛弃疾死时,吐血而出这两个字。

     杀贼……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