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连州后观察  

2009-12-16 17:18: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州后观察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唉,你看那栏外青山……

       本来准备连州节开展时去治一下忧郁症的,但内子竟在出发前晚入院,没去成。一周以后,她耳症好了,于是想出去散心。连州多少还有个去的理由。那就去赶个晚集吧。

13日下午三时抵达。名义上15日大展才结束,可是已无摄影节的气氛了。想前几日此地高朋云集,前几年欢声笑语,竟如隔世了。

先是到了二鞋厂。不料一把大锁把门。果然在我的后观察之下,这节显出一点破绽来。我向段总监电话投诉,她也意外,说会找人来开门。

于是先去果品仓吧。参观的人少,我们之外,只有一个背摄影包的来看,但还是有零星的老百姓来。也好,可以从容品评。我喜欢这节,一大原因就是喜欢它的展场。门首小楼的三楼是木板墙,我相当欣赏。我策的邓勃的《村庄》就在这里。一楼的伊德尔很不错,那黑白的润,我只怕做不出来。彦鄣的也好,内子来自北方,说这人真懂北方。要她说好还真不容易。黑白的照例没有手放的,现在看影展,也不能说是看原片了。培武要搞的《中国风景》群展,坚持手工制作,是很负责的。

连州后观察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邓勃的《村庄》

相连的一幢车间也是好作不少。刘珂的那个展位,去年是坎德的,都拍三峡,都是好东西。姜纬兄编的杂志,将我们编在同一期。那时还不觉得刘珂多好,现在看原作大幅,才觉得很有味道。平静之下自有机锋,如同峡江一般。

大奖得主《垃圾围城》也在这里。题材是好,拍得也很震撼人,但在新闻快报与纪实之间,还没到伯汀斯基、坎德这些人的质量和气度。稍逊于静气、大气、精气,也可以说稍逊凤骚。也可能有制作不够好、调色不精的原因,这会影响视觉感受的。而两板拼成一幅,竟无法完全对接上,这应是可以避免的。

这里的主楼三层,没有太对我胃口的。现在完全记不住了。

连州后观察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刘珂的两幅好作品

又回到二鞋厂。门终于开着了。一位干部模样的人守着,估计被领导叫来了,有点不开心的样子。先是看了王昭文的《自我的历史》,可以算我策的。可惜没写上是手机拍摄和零五年等字样,这很重要。宁德的旧作,选得不够好,制作也谈不上了。韩磊的也是小照片,也随意,对付着,可惜不是他近来的大画幅肖像。没看多久,守场的就不停启发我们离开,说是要去赴宴。才五点钟,我们就不得不走了。

无处可去,便将车开去看塔。来了很多回,塔下来回多少次了,都没看过这塔,据说很有名。然而到了塔下,还是不想下车看。好好一座古塔,给整治得像芙蓉姐姐一样,实在是暴殄天物了。于是再往前开了几公里,来到湟川三峡入口。我自嘲道,也是三峡嘛。

连江水清浅可爱,直入峡山深处,引我作怀古之想。要是放小船下去就有意思了。可惜在这个时代,大家走着高速路,匆匆来去,山水再也没有神秘感了。

连州后观察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湟川的傍晚

晚上江边吃腊猪蹄火锅。次日晨的早点是腩捞和猪肝面两种。都相当不错。十点,再到二鞋厂,竟又锁着。旁边干活的泥水师傅说,看门老头又走开了。我们只好去粮仓。今年这里还是那位戴着厚眼镜的老人家,他一一给我们打开各个展仓,相当于给我们看专场了,每一间都得开关锁又开关灯,让我相当不好意思。他还不时说一下这个得了什么奖,那个同他合了影,这是一位真心热爱作品和工作的人,值得我们敬重。

老外那个金奖,伤痛记忆的,我觉得还可以,算不上太好,评上它是否有中外平衡之意?区志航的,我觉得给个铜奖,可以争议,不算过分。连州的铜奖也不算大。这个作品我一直没有评说的把握,觉得有些肉麻。现在看色影无忌对他的专访,觉得他是有想法的,关于时代和艺术的见解也很好。可能我低估了。现在还是把我的看法说出来吧,我认为这个作品立意是很精当的,他是在新闻事发地发问,与肖萱安的读报是一个道理。但是对于他人甚至于对自已,还有没解决的问题:一,为什么要用俯卧撑这个动作?作为观者,我会过多地担心和揣摩他做这个动作的"瞬间",于是会减少关注他的本意。我觉得行为还是自然的好,这个动作过于怪异,没有内在的必然性,我觉得,他若自然地站立,给我们个背裸,更有面对的姿态(这是本意),也不妨他耸人的效果的。现在这样,有点像那位搞人体书法的教授一样,将裸女整到雪地里,也像发烧友们干的,将裸女摆上危险而且长满贝壳的礁石,失去自然,不合生理与常情。只求耸人,就让人怀疑他的动机了。二,很担心他的底线。行为虽然可以疯狂,但也有底线,如果没有那是疯子。裸体本身和这个动作本身,是有其戏谑作用的,那可否这样面对天安门的国旗,这样面对汶川灾区?虽然没看到他这样的作品,但他的架势让我有点害怕。灾区或天安门当然是可以做行为的,但若没想清楚就上,只会给老实的民众以价值的迷惑与伤害,也使本界别蒙羞。不好意思,这样担心也是因为这种例子不少了。三,我觉得作者透出时尚方面的自恋感,简单地说,就是对健美的爱好,使之想展示一番肌肉。如果是想展示消费主义造就的标准美体,那就着了这个时代的道了,也违反了作者本意。这个担心也可能很搞笑。但我确实觉得这堆肉不好看,不如平常的身体自然。那有真正的脆弱和真正的力量。现在力量感太表面了,压倒一切。

可能大家会觉得我保守。不要急,我举几个我欣赏的例子。首先是同在展出的《读报》,我认为就相当有力量和内涵,不用脱衣服虽然没那么有新闻效应,但也可达到相当的效果,意味更加深长。对老肖我比较了解,他如果不穷的话,也会去到那些大新闻发生地的,那就全了。另外蒋志的那个远望的系列,也有点类似,不用夸张,但内中有绝对的对抗。

另外说几个我很喜欢的作品,更说明问题。一是《为无名山增高一米》,说实话,那堆肉平滑可爱得多,我感觉不是在展示肌腱,而是那句诗说的,我捶问大地的心胸啊;二是曾广智的自拍像,实在有莫大的力量,但他不用裸体,在他那里,中山装比裸体更吓人,他的姿态、胸卡、服装、表情都是讲究的,有很清晰的含义的,行为可以疯狂,但里面要疯得有智慧含量,要让人无争议,让人服。曾前辈曾混进中国访美代表团的国宴,够疯吧,也够好。

粮仓的老照片和新闻片就不说了,我认为,那只是摄影节的点缀,一般而言,这样的作品只能满足好奇心,主办方也可借此摆平各个流派。高要求来看,一个有档次的大展,不触及灵魂不行。连州本届策展,不无模糊处。到底主题是新闻还是纪实?他们好象没说清楚。说是新闻摄影吧,其实新闻只是少量,而且一看就知道绝不会在获奖候选之列的。而且新闻摄影是一种职业摄影,有一定程式,在强调学术与真诚的连州,应无展示的太大必要。即便展示,也要有学术梳理,要分层,分类,一古脑地上是不好的。主办方用起这些概念时不够注意,还不如说本期主题是纪实摄影。至于跟荷赛并起来说,更像是炒作,其实荷赛也没多少炒作的价值了。连州有独特的价值,在我看来要更强。搞了这多年,主题都很好,只是有些摆幅太大,一会儿极观念,一会儿搞新闻,对作法太重视了,其实内涵才重要,一种主题下可用各种摄影方法来做。要有些主见才好。这种主见是基于对当代中国和当代摄影的基本认知。这扯远了,一下子还说不清楚。这里面有水平和感觉这两种东西。我现在总有一种急迫感,所以,苛求地说,连州这次虽也看到了一些好作品,但在整体上没抓住中国的魂,没全面拷问中国最大的当下问题。

快十二点了,赶赴果品去收拾邓勃的作品。不料也锁上了!只得回到二鞋厂,谢天谢地,开门了,那老头守着(并非昨天那位了)。这才看完这里的作品。严明的三峡在这里。粮仓那边,他一个同事也有类似的,有一两张也不错,大约两人一起去的。现在拍三峡的突然多了,拍漫游式方片的就更多了。高下可以比较一下。张立洁的很人道,也很有影像质量,但不够打动我。回来后,我看到她又得了候登科奖。评语说,一周之内双奖,罕见。同得侯奖的张晓,连州展出了一些信封,效果不行,我完全忽略过去,回来后和他通电话才知是他的。如果直接展些大照片,就没准也是一周双奖了。钱对这样的穷哥们很重要。对了,荣誉也很重要。

勉强看完(有的展厅灯坏了),又去果品,还是不开门,于是“弃之而去”。又过了两天少见的开心日子。一路上真是好山水,正待过路英雄拾取。

(图片为手机拍摄,不好意思了诸位)

 

  评论这张
 
阅读(39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