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狮子窝、清凉寺——五台山第三日  

2009-12-23 10:43: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狮子窝、清凉寺——五台山第三日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西台早晨,风大

晨曦照得群山沉红。

我向郭先生夫妇告别。郭太说:昨夜同屋妇女,各盖三床棉被,只给她一床……

独上西台。大风呼啸。俯看台北侧山坡,有“八功德水西来寺”。慢慢下去,不时被刺丛锥痛。庙新,小,简陋。

远远有一青袍僧人,走出森林,快速爬坡。还唱着歌。

台子东边有唯一一条下山公路。我和僧人,还有一位老人在那照了面。老人昨天也在这里。他老态龙钟的样子,拿一个铁锨,若有人来,就象征性地铲一铲路。他说就他和老伴两人过活。我便给他五元。

年轻的僧人没有零钱,很抱歉的样子。他说他属于某某茅蓬,上来朝拜各处胜迹。他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像我们三个很想说话,但都各有心事,说不出来。不久三人散了。他跳跃着抄草坡近路下去,没一会儿转山不见。

狮子窝、清凉寺——五台山第三日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森林与路(大机摄)

我舍不得快走。还算在岭上,眼前东方群山无尽起伏,正对面一座大坡,长着规整的大森林,公路横穿森林,像一道水平的深深的长长的刀痕。那正是我脚下公路的延伸。真是漫长。

狮子窝、清凉寺——五台山第三日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金光大道(手机摄)

往下走了三四里,到了一个山坳,遇上一片金光灿烂的小树林。林尽,便有一寺,一溪。寺很规整,而溪上则有一新建的大拱桥,五彩缤纷。这是吉祥寺,正在中台下方。寺前有两辆拖拉机,其中一位认出了我,原来是昨天拉了我一程的大叔。坐着拖拉机,驶在“刀痕”上。没多远,撞见两位“登山队员”,竟然是郭先生夫妇。请他们上车,他们谢绝。车进林子走了几里,然后有一片大草甸,凹处出现一座碧绿的琉璃金檐宝塔,塔旁有新的大殿,在建的寺门。

狮子窝、清凉寺——五台山第三日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吉祥寺虽新不俗

这就是狮子窝,又名大护国文殊寺。我疑心那宝塔本来就有,是新包了琉璃砖的。司机大叔说是:“这塔修得不行。顶上那铜顶再也不放光明了,没以前的好。”

我想以前的铜顶也不至于发光吧。这只是表示对现状不满而已。

入寺。心疼那座古塔,看了看门窗剖面,就如同给一条自然的鱼,或者活泼的人,镀了一层金。

那僧人又突然出现,非常惊讶:“你走得真快!”他哪会想到我租了拖拉机。

狮子窝、清凉寺——五台山第三日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狮子窝

回到拖拉机那里,却看到一车背囊高耸,中间“埋”着三个女青年的奇景。这应是昨天那群西台上的驴友。我设法把自己“插”进车厢。她们脸色麻木,不愿说话,明显是被专业级的行李累坏了。真是心为物役。

这条路,就像中台、西台延伸下来的长长的一根琴弦。一路风景也是浩大,深沉。渐行渐行,不知不觉就到了岭腰的金阁寺,寺面前就是我前天来时的正式公路,这根长弦,足有三十里。

寺很好,像平遥的大院。但离开了台顶,心里失落起来。查看地图,有了新的目标:清凉寺不远。按金庸的说法,顺治皇帝出家就在那里。问一问寺前卖货的百姓,公路去十五里,翻山五六里。

寺西,有塔林,黄叶遍地,芳草萋萋。在这里卸了秋衣秋裤,嚼着干粮,顺小路向上爬去。这山虽不高,却不像台顶那样平坦明了,只有浅草如毯。路过红红的枸杞林,就是淹过膝盖的茫茫荒草。上到山脊,眼前是一条巨沟。我这一面是荒草与森林,那对面却是秃岭悬崖。这一边一会儿有路,一会处处是路,再下去完全无路;而对面沟边岩上,分列四合院茅蓬一座,古经幢一个,正在修建的石窟小寺一座,还有一人悠然在经幢边唱歌。只可远观,不可近玩了。阳光正猛,心下也有些慌起来。如是一个人在荒野中。这是最好的修行。

手头有一份简易的地图。那洞崖应是“罗汉洞”,那禅院应是“古清凉”。这时,便见下游方向,我这边坡上,露出一群大殿铁青色的背影。一定是清凉寺了。以我的体力,只能选择一处,那自然是清凉寺了。于是不管有没有路,就从草坡上“降落”下去。

好歹到了寺后,只见有废基一片,和双层窑洞两排。一条狼狗正在怒吼,我想,它守护的可能是皇上的家。绕道入寺的正门,问了僧人,果真如此。“右上方那孔窑洞,就是当年顺治爷住的。”

狮子窝、清凉寺——五台山第三日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狗与窑洞(漏光照片)

废寺文物,止剩一座汉白玉龙雕石坛。龙头自然多已砸毁。二人正借着石坛用锯。僧人说:文革时寺已拆光,现在经港人资助,在旁重立新寺。

在台顶,没见一座旧建筑,很是遗憾,现在,就更受刺激。五台寺庙,哪一处不是国宝!我对1966年20来岁、2009年60多岁的这拨人一直没多大好感。极少见到他们有忏悔、道歉,还自认很傻很天真。我很想问一句:

“在您痛下杀手的那一刹那,您的心真没有一丝犹豫或颤栗?”

新的“清凉世界”山门,就在大公路边。搭朝台者的顺风车,我回到台怀。中心寺院区已恍如闹市,人车拥挤。原来昨日中秋(想到西台那巨大的月亮),人不出门;中秋一过,纷至沓来。

台上下来,大局了然。晚上购一本小书,《五台六十八寺》。里面的狮子窝宝塔的彩色照片,檐破草生,沧桑高古。五台山土木正兴,我却觉得有些可怕。俗人当政,破坏性不下于红卫兵。十数年教训,已令人长叹。

  评论这张
 
阅读(49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