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蓝色,代表自由  

2009-12-07 16:11: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蓝色,代表自由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表弟在蓝堡天台上

连州摄影节又开始了。我因家事不能去,竟然很失落。我反思自已,一个人的内心只要丰富,并不在意这另一种精神节庆的。我只能说,我在广州的生存,比较身不由已,无法施展自身,而我性格还比较脆弱,内心不够强大,还有些生活的难题,因此时不时要去外在地逃避一下。比如国庆去五台山,这回想去连州。偏远的连州那些古怪的场子是我最喜欢的展场,在那呆在摄影和民间的世界里,也如一个桃花源,这是广东美术馆之类无法给我的,也是我们怀念平遥的原因。人只要不是成仙,外面的快乐还是需要的。你不能说我是高人,于是坐牢也兴味盎然吧。当然最好的事情,是内在的需要与外在的事业、环境完全结合。也就是他的寄托完全变成他的生活。这样的例子不多,所以我要说说蓝堡这个事情了。

蓝堡,就是我哥在广州南方医院附近新做的一个城中村项目。我估计,很多人认为城中村是可怕的,像家兄颜文斗那样在村中谋生也一定是很郁闷。其实,我们的主流生活和他比较是有本质不同的。早十几年,读书杂志评我那本破书,标题很好,叫《城市的空气自由》,借用一下吧:首先,城中村的空气自由,至少相对自由,而我哥更是活得自由。要解放全人类,首先得解放自己,他快活得很。

           蓝色,代表自由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在拥挤的村里蓝色是个标记

关于他的事业,鲍昆先生的博客里有很详细的介绍,广州几家报纸也有报道,网上一搜“斗哥”就有。简单地说,是帮助城中村农民业主改造出租屋,使之更宜人居。这个过程已持续了五六年,是目前在城中村最为和谐的一种发展模式。说它和谐是很对的,业主、住客、我哥他们、政府部门,大家都很高兴。让这四种势力都高兴,简直是太不可想象了。所以,他对和谐社会作出了重要贡献。他的事业也被认为是一种社会实验,有学术上的意义,不少学者来研究他。

这是第一点,事业有社会学上的意义,何况也能赚钱;第二点,自已做自已的老板,有人身自由,前几年他辞职,很大程度上就是受不了打卡;第三点,呆在城中村,体会到社会的丰富活力与相对自在,同时周围一块干的不是亲人就是好友,所以有选择人际关系的自由;第四点,自己的思想有实现的自由,有创造性,还只怕自己的手艺不够。也就是说,事业有艺术创造的意义。有时我被称作艺术家,其实他才是,尤其是他在解决温饱问题后,干的活可以称得上大地艺术,行为艺术。根据当代艺术就当下发言的社会学特征来看,这样说并不过分。

比如,我就很想拿一个建筑来搞事,光搞图片小了点。我羡慕我哥,在那个艺术的场域中,他指着他从业的小楼,说刷白就刷白,说刷蓝就刷蓝,想咋整就咋整。蓝堡就是这样。那是一幢六七层的楼,说小也不小了,几个月前我去看过,外表平凡,内里也肮脏,每层都是一个小旅社,充斥不少吸毒犯忌的事情。政府扫荡非法旅店了,村里担心这楼没了前景,找到我哥,那就好办了。内外清洁,重新粉刷,作一作装修;走道上装上佬京的摄影作品;外墙刷成天蓝,远在沙太路上一看,就象灰堆里的一颗蓝宝石嘛,可算一个作品了。现在那些受苦受难的毕业生小白领都争先入住,这种做事的感觉之好就甭提了。我给它想了个名字蓝堡,算是我对这一事业的唯一贡献。以前这些名字,都是我弟按照黄历算命书起的。现在用上我取的了。这个名字很狡猾,这是主流之外的个性事业,但起个主流的名字,不忍心破坏白领们那自欺欺人的一点现代梦。我哥和工友农友们都很满意这名字。我也特别高兴,这一点满足感,比做一个展览,编几个新闻版要好得多了。当然,这种艺术性还不充分,如果有机会,我会建议将一幢楼完全作品化,也许更有吸引力。我们可以低估政府,但不能低估社会。

           蓝色,代表自由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另一幢蓝色命名为蓝营

再说回自由的问题。我想,这种底层地方,底层社会(跟我哥干的全是农民,本地的业主是,管理的家乡人也是),流氓无产者更接近自由,因为他们一无所有,门槛就比较低,不需要占有太多来证明什么,也更易满足于生活、亲情,所以敢以也甘于干这个自由自在的工作,并活在没人管的村里。在这里,自由的门槛是低的。总之,我哥他们以自已的能力,规避了种种不愉快的事体,至少获得了一个小范畴的低层次的自由,距各尽所能、按需分配、人的充分实现不远了。这倒是很符合经典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思想相当正确,都快到共产主义的境界了。说句实话,我那些农民兄弟,有实干的特长,知识程度还差一点,已经常是超充分地自我实现了,很多活是硬挺过来的。当然,由以上反观我们已在主流的人,也未必能受得住这种自由,牢房坐久了,会觉得外面的阳光才是中纪委的日光灯。有些东西还放弃不了。我们在主流社会,是要绕很多路,到所谓更高层次的幸福,有水平的人当然会理解为一种自由,据我的感觉,这条路相当难走,一般都是看着远方的天堂,却先掉进陷阱里。人的解放与实现是最重要的,对我们的这种异化必须反思。人生苦短,从现在开始,这应是我研究的主要问题。

虽然我只是旁观者,也为老哥他们而欣欣,去不了连州黄山三峡这样的好地方,也就将蓝堡当成一个寄托。凑成一篇不讲究的文字,以为蓝堡落成之贺。

           蓝色,代表自由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蓝色,代表自由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这一些陈设是大宾馆转让的,好用,便宜                     在东圃的楼风景够好,内部则刷成七巧板了

  评论这张
 
阅读(53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