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又逢六一,再次写给天堂  

2009-05-31 18:26: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爱的孩子们:

    你们好!

一转眼,竟又是六一了。这才想起,我去年的信中,和你们有一个写信的约定。去年,我的信发在报纸上,现在,我的信也没什么地方好发了,所以也不知道你们是否看得见。同时,我也一时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好,有些东西我也怕去回顾。因此我前几天也犹豫过,怕写不好。但我想,我怎能不遵守这个约定呢?也许这信对你们并无多大意义,但是,你们是我的一个寄托,赐予我工作的意义,我怎能不知恩图报呢?这是你们给我的一个机会,我怎能放过呢!所以要写,写不写得好无所谓,我想,只要我说一些真话,真正地像个朋友,拉拉家常,也是好的。

你们是我的意义,正如灾区是我的意义所在一样。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是因为,我们处于一个意义终结的时代,我也不例外,和世上的众生一样,为自已的欲望而奔忙,失去了家乡——包括精神上的家乡,也失去了测量人生意义的标准与凭据。比如以前,“公家”是神圣的,我们给公家做点事,就觉得自已很有价值,可现在不是这样了,你做了也没多少人说你好。现在都是为自已,为收入为名气为位子。做这些也会有一时的快感,但谈不上有人生的意义。标准完全改了。为国为民为艺术,都有些谈不上。但我终究还是有过理想的,也有点才能,所以还是想做点事,去体现人生价值,更重要的是,挽救自已的人生,让我这颗自殘过的心能够渐渐愈合。因为无意义的人生,是无法让我觉得快乐的,只会让内心继续破损下去。我也有我的方法,就是找到我的圣地,用镜头和笔去展现。但是,我不得不做着一份没多大发挥的工作,差不多可以称之为浪费我已经有限的生命,所以,一年之中,那仅有的一两个机会对我就非常珍贵。今年清明,我得到一个机会,去你们四川灾区九天。本来,我多年只对三峡库区感兴趣的,那就像我的乐园和教堂。我以为还像去年一样只是去作个报道,很难视为自已内心中的故乡。但我没想到,呆了几天后,才明白,这里已是闪着一片神秘光线的圣域。我在其中,自然是悲伤的,但也是极满足的,因为无时无刻,不沐浴在意义的圣光中。这个道理,大约就是悲剧让人升华吧。而你们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也许,是最重要的一部分。活着的人,是满布大地的圣徒,而逝去的人,是满布天空的性灵。我处于如此庄严之地,才觉得,我也和你们一样,是一个灵魂,有一个灵魂。

所以,我要感谢灾区,我要感谢你们。是你们和你们的家乡,赐予我人生意义,还让消极的我,能够振奋精神,努力像个英雄好汉那样,将这条活着的路再走下去。感谢你们!

不知道你们在上边是否看得清家园。我既然去了,可以描述一下我的观感。总的来说,这一年过了,灾区的情况我认为超出我的预期,可以说是灾景和建设并存,悲伤和生机都有。比起我以前去的三峡,这里政府干得相对好一些。首先,从大处说:看上去,当然明明白白还是灾区,大山还是一道道滑坡印子,时不时可见破裂的倒下的房子,但比起一年前,也改变了不少,遗址清除了很多,大面积的只保存了北川、汉旺、漩口中学等等几个地方。不过我觉得清除得过多了,因为遗址有过去的生活,是大家的纪念碑,是一种认真面对人生的警示,应该多保存一些。因为中国人是健忘的……在多数地方,建设的场面是超过地震的场景的。板房还在起关键作用,一大片一大片的;农民房大都建得差不多了,而且都很漂亮,一般加上政府补钱,都还建得起;新的城镇和新的学校,多数还在搞土建,还要等些时侯。这些情形,看过我们做的《地震周年纪》专题报道也就大致了解了。我附上版面照片,大家可以看一看。

关于灾区,我最关心的是人心的问题。我觉得,还是相当不容易的,由于时间过去了一年,外界对灾区关注度有些低了,各种义工专家也撤得差不多了,加上中国人一向是重物质而忽视精神需要的,于是那些情感的重量,就完完全全落回到活着的人的内心深处。尤其是那些失去了亲人的人。比如北川的宣传部副部长冯翔就自杀了,他受不了失去娃娃的痛苦。失去,就是这样让人产生强烈的幻灭的感觉。所以,我是觉得外界要多一些关注,就是凑个热闹都好,让灾区人民少一点失落感,同时,宗教也要发挥些作用。要有一种现世与天堂之间的通道,让大家相与交流,印证彼此生命的意义,让大家觉得还在一起。还记得清明那天,我在北川县城,就有很深的感触。有一个年青的妈妈,给她的亲人烧纸,一边流着泪和亲人们说话,说了很多,声音很轻。但我相信,她也相信,天上的人听得见。于是,活着的人可以继续走一程。

在情感上最打动我们的还是你们,是孩子。我有天,在映秀碰到漩口中学的吴泽群同学的葬礼。去年她被匆忙地埋在渔子溪,现在这里搞建设,她爸爸来给她迁走,做了个不错的坟。我那天也差不多跟了全过程。我相信,这些亲情真是人最重要的感情。你们在上面,一定也相信,父母在以前给了你们最深的爱,现在,这种爱还在持续。那天,我虽是个外人,可也深深感动,很多天都沉在里面,不能回复过来。小吴同学,不知你看不看得到我的信,我却看过你的照片,听过你的声音,我想告诉你,你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姑娘,你爱笑的性格真让我羡慕,你的四川话实在好听,你还是县的篮球冠军,真是了不起呵!你的事也上了报纸,请不要见怪,我相信,有很多很多人还在想念你,和天堂里和你一样的同学们。

另外,据小吴的父亲说,小吴同学旁边还有两个坟没搬。我很怕这两个坟在建设中受到损伤,也通知了漩口中学的一位校长。他们说看过了,那两个不是漩口中学的坟,他们师生的都搬了。究竟埋的是谁?是否会受到妥善安排?这些让我心神不定,可是我在广东,也帮不上什么忙了。实在对不起。要是你们能够传个信息给我就好了。能力有限,对不起呵。我只能说,现在对逝者,还是很尊重的。不管埋的是谁,应该会认真对待的。

我有些遗憾的是,在一年之际,政府开发布会说,学生死亡的是5300多人。但是,又说校舍倒塌是自然因素,没查出有校舍有质量问题。当然,也就是不需要有人为此负责。这好象不能让人信服。因为校舍虽然空间跨度大,易倒塌,但不少地方只倒校舍,多少有些奇怪。我想,这中间如果有问题,总会慢慢澄清出来的。有一点需要大家吸取教训,就是即便当初校舍建设没有腐败,校舍的投入与质量也是比不上其他公共建筑的。不过可以告慰大家的是,现在新建的校舍投入都相当大,大到令人吃惊,以后你们的弟弟妹妹们不用再害怕。这都是你们的生命换来的。

说起你们的贡献,最重要的是我去年说过的那些,就是让我们这个民族,在信仰失去之后,能因此有些意义,有些团结,有些形成新的精神体系的可能。这一点,考虑到时间的因素,和消费社会对精神世界的侵蚀,可以说一句套话,我们的愿望是好的,但一定程度的遗忘也是正常的。就我看来,可能性还是存在的。希望在那些活着的人们那里。比如你们的同学。我也曾为灾区一些孩子不争气难过,但也为很多人的刚强、坚韧而感动。只要在一部分人身上,因此有信念有毅力有尊严,我们就有成就一个美好社会的可能。人因灾难变得更为完整——这同忧伤惧怕一样,也是人性的一部分。请你们在天上给他们祝福,照应,一如你们给我的一样。

孩子们,过了今晚就是六一了。我的信要尽快又逢六一,再次写给天堂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发上网。所谓匆匆,言不尽意,还请原谅。我最后要说的是,我只是个俗人,有很多东西超越不了,但不管多少朋友劝我,我也信不了宗教。虽然我和它们很接近。我只能说,一种绝对的存在就是我的神,那是天空大地和所有的灵魂。现在,具体一点说,于我而言,那就是你们。你们是天空的群星,绝对地悬于我们的上空。我以后面对你们,会如同面对上帝,会祈祷,会告解,会体验到什么是生存的崇高,什么是生命的无尽。我做不成一个完人,也已经做不了一个完人,我犯过不少错误,我只能说,我尽量做一个好人,尽力让自已的心又完整健康起来。我知道这对我也是很难的,请你们监督我。我相信有很多人也是这样想的。那就请你们监督和祝福我们这些地上的人。我们的生活是自己的生活,我们的生活也会成为你们的生活。我们为所有人履行生活。

再次谢谢你们。祝你们在天堂过上快乐幸福的生活!    

                                                                                  颜长江 2009年5月31日,星期日又逢六一,再次写给天堂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又逢六一,再次写给天堂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又逢六一,再次写给天堂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又逢六一,再次写给天堂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又逢六一,再次写给天堂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又逢六一,再次写给天堂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又逢六一,再次写给天堂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又逢六一,再次写给天堂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注:这些文章和图片作者,我之外还有邓勃、孙朝方、尹安学等同事们。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