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佛堆  

2009-06-23 10:54: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佛堆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到中坝的路上

2008年4月14日,是我奇妙的一天。虽然早上在木洞古镇醒来,并不知道去哪里。

上水船,近十点;下水船,十一点。我只能肯定,我有至少两小时要打发。这只适合再看一下镇西的中坝。

中坝是长江南岸一个千亩大岛,与木洞镇一溪相隔。我第一次注意到中坝,是2005年3月29日下午时40多分。我坐“海内号”上行,就看到溪口长长的石桥,坝首的门坊,竹林临江,古楼的飞檐……

于是我在2006年2月15日中午来到这里。小桥玉带一样均整细长,是七十年代建的。过桥,有晒网石;坝首,有观音阁,已废;西行二百米,村居中挤着一座万寿宫,就是我在江上看到的古楼了。只余大殿,斗拱很多,檐飞三层。体格巨大,木柱巨粗,无人管理,废作空屋。再向南二百米,有红宫庙,仅存两个大石狮子,膀大腰圆,青苔满身。

阡陌上麦子正青着。这是一个江上的田圆。

2008年的这天早晨,我就在镇西过了水泥大桥,沿小溪西边走向中坝。我走在清凉的小路上。先过了一座有龙头的平桥,没几步到了观音岩石窟,看了看众多佛像。再行百余公尺,临江不远了,黑色石梁出现了。竟有一艘退役快艇,骑在这石梁上。

艇前有位大姐正在锄地。她说:这快艇是她妹夫的,妹夫姓陈,经营卤菜,一万元买了这条船。涨水在即了,到时搁在水边,开个餐馆……

佩服。但愿陈先生发财。再走两三百米,上了中坝。180水位线正在头一排房子的腰间——这真是尴尬。

部分房子已拆掉。有几条红色横幅拉着,鼓励大家拆迁。碰见的人总以狐疑的眼光估摸着我。是记者?哪就准备诉说;是官方的测量师?哪就开始仇视。

拆迁的事,总是充满玄机。我见得多少,见过更大的了。我也解决不了问题。我不想多谈。何况这里是最后一次大移民的重点。谁都不好做人。我很狡猾地让自己处于“两不象”的位置。在他们的长久猜疑中,我摆弄木头相机,拍下这一张照片:

屋子拆了上一半,内墙上有两幅画,十大元帅自信地跃马,小平同志的笑容。门口一个鲜红的“拆”字。

  这几个符号十分简洁地概括了三段当代国史。

然后我赶向木洞码头。此时就见十点钟的班船从栈桥那边掠过江面上行去也。天意要我下行了。

来到江边沙滩上的棚棚里,我就点了一碗豆花饭。豆花很烫,还没尝上两口,下水船又到了!

和大伙挤在趸船甲板闸口。售票员急急问我去哪里。我说不出来。一个干练的扛着扁担的农村小伙,在这拥塞之中,眼光定定地射向我说: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说,就考察些文物古迹。

他说:跟我去太洪冈!对岸山上有座庙。

那就太洪冈吧。

大约半小时吧。我们跳在北岸山壁下一个石岬上。太洪冈。

  佛堆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拆迁

这里很是荒野。我感觉逃离了当下的红火生活。这岬角是一条河流入江处。小伙子引我向南岸看。半山有棵树,树边仿佛有个小庙。

他和三两客人,老实地坐在石头上。无言等待。这河口是个渡口,那艘无人的船就是渡江船。何时能渡,不知道,但肯定能渡,只要你等下去。

我害怕等待。就问一同下船的一对青年夫妇:北岸这边有没有古迹?

 

他们说:沿这小河,会有一座龙头古桥。跟我们走就行。

那就去吧。我们往坡上爬。他们是从重庆回家来看看的。爬了几步,他俩又说:你看江中那石梁,有佛!

这里的江中,一路都有长条形的石梁。那都是木洞镇大片石滩的延伸。这一条石梁,较接近南岸。像江上升起的黑龙。龙背中间,顶着个拱形的石头。石头有隐约的三个人形。

我的运气又来了。真是好景。

我的习惯,最好的最后享受。还是先去看桥。上了坡,看见一些没人住的屋子,这就是太洪冈,一个曾经的小场镇。然后向小河深处走。这小河切出一个峡谷,山高谷深,人烟几无。走了两里土公路,又转入山路。过一条小沟时,男青年指着散乱的石条说:你看,这里本有个古代平桥,前些年冲垮了。

我说:那是因为这桥没有龙头。不能吞水。

背囊沉重,我累得够呛。到了一个山坳,青年说:我们得分开了,你得在小河上找到渡船,再步行才行。

正好有一位老太太走在水田边。他就委托这老太太给我带路。他俩笑意吟吟地向我告别。于是和老人家转过一弯,看到一座土墙屋。老人家说这是她家,让我歇息一下。

她打电话叫船主过来——这地方中移动不行,中联通才可以。老汉也回来了,背着农具。他们邀我吃饭,简单的饭,我没吃早餐,再不吃也就吃不上了。那就吃吧。

菜只有一碗,准确地说,是一盆。菜的做法没见过,碗豆、蚕豆合炒菜梗子。饭是稀饭。我吃了好几碗,尽量让自己的胃扎实点。我还记得那菜冲鼻子的香味,还有起毛的黑色木筷。两位老人的孩子都在外工作。

老汉带我来到河边,像送亲人一样送我上了小船。上行一里,然后河床遇石收窄,水流变急,船不再行。我步行一里,再往坡上走点,就看到一座十来米长的古桥。桥确实有龙头,相对写意一些。桥两头有人家,但只有犬吠,无人经过,因此也不知桥的名字、来历。但听到了就要眼见为实,免得错过吧。

又坐这船回到江边。它却不能开往江中,因为大家各有势力范围。有三个扛着测绘三角架的青年也来到这岬角上,等那渡江船到来。咱们不是同行,我也没多搭话。这深山荒野中,将建设高速公路之类。我有点害怕。

记得刚才去古桥的路上,已看到一条铁路穿山而过。那是我有点感情的铁路。若顺着它东走,会是扇沱王爷庙上方的大桥钢梁,会是蔺市镇边我步行过的铁轨,会是更远的,远在龚滩附近的隧道,和遥远的张家界一带。

世界正在巨变。就这大洪冈,也只有我走的这一小片没“开发”了。

渡江船的胡船主来了。先把测绘青年们送到南岸,然后专送我上佛堆梁——他说又叫观音梁。说好过半小时再来接我。

 佛堆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佛陀

我终于独自在梁。

我跳上黑黝黝的江边石头。江水青青地刷过划过它们。我有一种兴奋,也有一些恐慌。像是独自来到海中,站在一条黑色大鲸鱼背上。

这黑鲸约七八米高。我选择其腰处爬上去,小心翼翼,生怕它知道了颠我一下。上到背,好家伙,这不是一条,是四五条长鲸攒在一起,或者说,像潜水艇群。

我喜欢这种平滑修长。

梁顶那堆石,如同僧帽,有一人半高,面对北岸的一面,有三龛三佛,中间一个完好,左右各有破顶,左边的戴乌纱帽,右边的戴唐式的官帽,中间一位可能是释迦。

江水急,江风更急。我慢慢抚摸佛的上下,满身欢喜。佛虽然都圆圆的,但久经江上风雨,像古老的生铁一样,有凸凹的颗粒感。

多少名山大寺,我没有拜。怕肉麻。但现在我跪了下来,为自己发个愿,为家人祷告两句。

疾风中,天高水蓝,上下游水流无限,南北岸青山巍然。我觉得四周有无形的万千光晕,这佛是天地的中心。

我有幸沐浴在这光芒之中。

佛前的平地才一米多宽,下面壁立七八米高。这里散落着春节期间人们燃放的炮仗的碎屑。我小心地站稳,向外倾斜,尽力给佛拍了一张。

然后呢,我告辞,想了想,放了张名片压在佛前。也许我的朋友们,比如曾年、老肖,有机会在佛沉没之前来,就可见到名片而意外一下,温暖一下。

记得曾年曾讲过,他拍摄云阳巴阳峡北岸,“水府三官”的事情。那三官立德爵士也曾写过。我2003年想去之时,它却刚刚在139蓄水中沉没。我一直很遗憾。

现在,我也看到了另一处“三官”。而且是在江中礁石上。这可是独一份。

梁上有一些荒草摇曳。只有僧帽石(我的命名)右边,石缝长有一棵桑椹树。它只有一米高。江风最劲处,莫过于这梁顶了。这里长着一棵树,莫非是神佛之力?

它在疯狂地摇曳。我摘了十几颗桑椹,疾食下去。有的桑椹上还有小虫子。我在风中,看着这些小生命发怔。

胡先生船来接了。他要是失约,我也就只有靠佛爷了。我在船头又拍了一张。

我知道,它们将在秋冬的175米蓄水中彻底沉没,同早上的中坝一样。

我回到了北岸。岸是平滑的石坡。此时是3时40分。离最后一趟船也就是下水来船还有一小时多。我架好三角架,摆上木头大机器。为求轻松,还脱了鞋袜,赤脚上阵。突然有一连三个来自文明世界的电话来,甚是奇怪,误了点时间。

我慢慢地,给佛堆梁拍了一张全景。这是一个欣赏的过程,我忘记了时间。

于是刚按下快门,那海内号出现了。我楞了楞,赶快一古脑地收拾,鞋垫袜子都不穿了,饼干不要了,三角架不装袋了,我胡乱背上一切,在石岸上奔跑二百米,我和船好象赛跑一样,我们竟同时触到终点——河口的岬角。

我很幸运不是吗?

这样我就能在夕阳中投宿到洛碛古镇了。那是这奇妙一日最好的句号。

别了,这条小河——后来查地图,它叫大洪河,又叫御临河。

这不是一条普通的河。当初建文帝不是失踪了吗,他其实来到这里,所以叫御临河。

别了,佛堆——你现在可去百度上看一下,竟然没有记载,更没有照片,它已被这个世界遗忘。

今天,我很重要,也很幸运……因为年底的一天,胡船主会打电话告诉我:它们一瞬间就沉下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