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上) 2009年夏,观沧海  

2009-09-08 19:15: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夏,观沧海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阳江,金沙滩

 

他打马前行,心下寻思,为何又走上了不归路。家乡的山水就在身后消失,像一个做了很多代的梦。那确实是一个桃花之源。记得朋友颜长江在《纸人传》里写过:人们总爱发现桃花源,更爱亲手打碎桃花源。唉,果真如是,果真如是。

他们打马前行,先是沿着家乡的河。渐渐地,山也消失,树也消失,眼前竟然出现沙地与沼泽。河,流入沼泽,又溢出沼泽,婉转而破烂;他们只得停下脚步,向前望去,像三尊雕塑。

他们看到了前所未有的东西。

他们看到大海像静谧的天幕一样升起。

他有些恐慌。家乡的河没有了。只有一个“巨大”。他的内心也同大海一样,整一块凝固,却又由无数看不见的波涛组成。就像一个大海对岸的小孩,有一天穿过热带雨林,看到一个巨大的冰块。在同样的一个下午。

 

山与海。

多么好。

我认为,这才是我的中国人该有的世界观。我们曾有过。《山海经》,中国最早的地理著作,将世界分此二元。虽然“主流”后来很忽略海,但山海命题,才是一个伟大民族的左膀与右臂,是生活与文明的基础。

山与海,共有一个天。二维化为三极。世界莫过如此。

我在如山的山的文学之外,看重海的旧典:秦始皇派五百童男童女传种东瀛;曹孟德“东临碣石以观沧海”;广东名相张九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张若虚“海上明月共潮生”;唐玄宗“忽闻海上有仙山”;苏东坡流放海南岛;郑和下西洋,闽浙人下南洋……

中国人其实骨里有“海“的意象的。内陆人将湖泊叫作海;唐人将沙漠叫作海;广东人将河流也叫作海。最有意思的是,高山高到一定的程度,也可命名为海。黄山之上,就分东海、西海、北海、前海。山海于此一统。

 

他一路策马飞奔。不分白天与黑夜。他到了这里,马踏上最后一块硬的石头,突然收足,凝望。因为已是大海。无边无际的大海。

他们不得不开始认识大海。如我们每个人一样。如同海边平原长大的孩子,第一次出远门,突然,看到了山。

他们看出,这里的海分很多种,有很多脸。波涛汹涌之际,仿佛有无数绝望的灵魂在号叫;风平浪静之时,则是古往今来的魂灵暂时安歇。他们这才知道,自己不过只是其中渺小的一份子;他们的故事,也只是无数故事中最不起眼的一枝。

他们在大海边呆了很久。有一天,他们确切地看见,平静的海上有浪花破开,缓缓升起一座宝船。这艘雕花漆彩之舟,似乎忽左忽右,瞻前顾后,不知向何处去。

 

2009年夏,观沧海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阳江,夜暮金沙滩

 

 山,我重黄山;海,我则看重南中国海。

我第一次看海,仿佛还在昨天。那时我还青春,和海一样。作为一个实习生,20年前,我在师长带领下去看海。我们经过了满目碉楼的开平恩平,那时我就惊叹我们怎么到了欧洲。我们到了阳江海陵岛沙滩。直到现在,我都认为,不管它周围的海滩怎么同它争“中国第一滩”名号,它都是最长的岸,最宽的海。

海陵岛有三个滩。西边的叫大角湾,由于靠近闸坡镇,给建成了蒙地卡罗的样子,绝大多数游客都被带到那里。往东,是十里长的银滩,气魄浩大,也许是因为太过疏阔,被旅游部门放弃,留下冷清的各式建筑;再东,是金沙滩,大部分海边旅馆同样也已烂尾。我比较喜欢后两个沙滩,不要门票,住宿和吃海鲜都便宜。

在银滩,有两个有意思的建筑。滩西,有还在大兴土木的“南海一号”博物馆。去年,打捞南海一号沉船是一个大新闻。这件事说了十几年了。打捞是在水下先装进一个大箱子,捞上来的只是这个箱子——真是很神奇。现在还没有开箱,不知道里面还有多少神奇。它被视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象征,所以不惜工本。

滩东部,有一个当代的宋城。城楼和大殿都有点残旧了,上面还贴着“还我们的血汗钱”的标语。在海滩,没人关心历史,所以无法经营。为什么叫宋城?因为宋亡在东边百余公里的崖门。

所以我看重南中国海——我叫它全称,是这中国两个字有主权意义。海上丝路是一个巨大的浪漫,我们应借此重塑中国文明的另一面;而宋代是中国文化的风华绝代,在此地终结,像一个巨大的隐喻,让我们感叹,并联想文运微弱的当代。

我年少时有些仇宋,仿佛宋代很窝囊。及到年长才明白,其实文明的极致是优美而脆弱的。我明白这一点,是因为我也是个柔弱、敏感的人。个人的痛楚让我理解一个时代的痛楚。那往往是一种优美带来的痛楚。因此我在《纸人传》里不仅赞美脆弱的文化之美,甚至直接赞美脆弱,尤其在这个更高更快更强的肌肉型时代。不久前《生活》杂志追忆了宋代的逝水年华。我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文化举动。让我们安慰宋代。

 

有一天他们听到海上传来了厮杀声,杀声渐渐盖过了波涛声。天和海因此忽然暗了下来。一位将军骑着马,从礁石上跃进了大海;一位士人背了个穿黄袍的小孩,也从船上跃进了大海。大海染成红色的海。很奇怪的是,这一幕一连几天都在上演,仿佛一场电影,那几个情节都在反复出现。

他不明白这是超越时间的海市蜃楼,一种记忆器。他只是泪流满面:大海无渡,大海不能渡。

他想: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想过一些平庸而温暖的日子,只想守着一个才数百顷的盆地家乡。为什么要将我们逼到这一步?这一步!

于是他和同伴们继续上路。他们明白:要让“势力”不找到他们,只有寻找新的桃花源;它必须更深,更高,让任何一位渔夫都找不到。真正的桃花源,是不可让人类触碰的。

 

2009年夏,观沧海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番禺,日食时分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