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四季》_母亲的文字之第一章  

2010-01-13 17:30: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音之桥》_母亲的文字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二姨一家。这就是母亲描绘的那块土地。

按:我们家是一屋的写字的,父亲是杰出的语文老师,让我们形成这种家风,甚至以此为业。只有母亲没怎么写,她是音乐教员。前两年,退休已久的她老人家突然写起自己的家史,开篇不凡,我很是吃了一惊,因为朴实细致,土地与人间的气息扑面而来。我也曾想写写那故乡地方,看了以后,自认达不到的。我们并未这样认真地观察过土地。可见好文字还是要源于生活,出自感情。在此先刊出第一部分,题目为我所取。望她能继续写下去,以垂后世。

 

从我记事起,就知道我们那方圆几百里的习俗大同小异,如每几十里百里,就有敬神的地方,大一点的就叫“寺”,什么茶园寺、观音寺,“寺”里就有十几个各种各样的用木头雕刻成的各种各样的神仙,并且有三五个尼姑或和尚看管。稍小一点的就是“观”,什么沙道观、云台观,神仙福像就少一点小一点,这样的就只有一两个道人守护着。再小点的就是“庙子”,什么拖柴土地庙子、桂花庙子、观音庙子,这样敬神的地方虽小,一般也有一个看门人。我家就在桂花庙子旁,由于这个看门人喜欢养花种树,又由于门前房边有几棵桂花树而得名桂花庙子。桂花树有红色桂花、黄色桂花,两种花相向,真好看,又香,真是香十里。有时候我们常常摘枝拿回家用爹的空酒瓶子插起来,香它个十天半月。这个庙子建在土岗半中腰,地势好,好在它屋前面是一片落差不大的梯田,大地几庙,地小的才几分,按地势的规律从大到小,或从小到大,蛮有规律。冬去春来,人们在这些地里耕种,满田都是套种的苕子与荞麦,家把日户都有部分田是这样套种的。苕子是椭圆的小对叶,只在它的枝头开一朵小红花,花的边头有一顶点白边,像小姑娘一样那么文雅爱美。而荞麦呢,则枝杆比苕子要高出一倍,并且它的杆呈淡黄色,分枝多而纤细,叶子也是小小的,成棱形,满枝周围都是渗淡的小红花。这两种植物互相错落,一高一低,一种是头顶一朵花儿,一种是满枝都是花,真象兄妹俩,天意相配,苕子是纯粹的绿肥,而荞麦是一种杂粮,一举两得,荞麦种子收获后,杆子撒在田里做肥料。我们这些农家小女孩有时把一朵朵苕子花扎成一大朵一大朵,在头上也插一朵,再就又把小花用线串起来,挂在脖子上,在田间小埂上跑来跳去,开心极了,总是自我感觉美极了。

  每当大人在稻场里用竹镰盖打下荞麦后,再就把荞麦杆子搬到水田撒。撒荞麦杆子的简单农活就是我们老幼的事情了,特别是我们这些小孩最喜欢捞下这活儿干,因为撒荞麦杆子可以疯打、戏闹,撒在放牛仔头上或抖在腊妹子身上,赶来跑去,麦杆也就踩进了泥里了,我们也玩了。要说这是农活的话,倒不如说是我们这些伢仔们的偷着乐的时候。蛮子季节过后这些绿肥就在水田腐烂了,这时节,田沟地脚就逐步有了青蛙、泥湫。青蛙夜间呱呱地叫个不停,可旱田的豌豆巴角虫也喊起来了,它喊你叫,此起彼落,一部春天的音乐套曲,一部交响乐章,它告诉人们,季节变了。听大人们讲,叫喊的青蛙是公的,它在找母青蛙玩,其实是青蛙求爱的一种方式,小伢子们一律不准捉,会叫的,因为它是男的。小孩不懂大人们满脑子的重男轻女观念。对待这样低级的动物都男尊女卑,更何况是人呢!

  清明谷雨时节,常常天气不正常,有时下着毛毛细雨,时而又出太阳,云满天飞。树枝就发嫩芽了,有的还长出嫩嫩的小叶片子呢!尖尖绿绿,杨柳花在空中漂漂洒洒,像一群群小白蝴蝶飞来飞去,直到风静天黑,它们才纷纷着陆于田里地边,田梗小路上。

  桂花庙子的坎下边就是一条大路,是松滋和宜都两县的交通要道。常有独轮木架子车吱嘎吱嘎来来往往,这是普通人的物质交流吧!我们小孩总是跟在这些汗流夹背的人们后面“送”他们一程。有仔男伢子还学他们,双手放在胯两边像做出握住车手把的样子,步伐是那样的稳健,很像推车的样子。也有坐着滑杆来去的老爷们,这可能是官老爷们出行办事吧,这时小孩们总是躲在大人后面或者坎子下蹲着,小心翼翼,而女子都好奇的看着。还有牵扯着小孩提着小篮的老人或妇女过往,这大概是走亲访友的人们吧!这时仔孩子们有的就吵妈,我们几时去看嫁嫁和舅父呀!总是投给这些走亲访友的羡慕的眼神。

  大路过就是稻田,稻田那边有一条小河,我们叫它老巴潭。春季河水满满的,有时河水还满过这些稻地,水田的秧苗被冲得一塌糊涂,当然也有时给我们这些小孩带来乐趣。什么乐趣呢?水一迭,我就跟昌英姐、泽梅姐去捉鱼摸虾,搬螃蟹,也很主动地请战:妈,我去寻猪草去,爹,我去放牛。其实这是我们小孩常跟大人玩的伎俩,把牛往河边一赶,让它们自己去寻麦草吃,我们这帮农家孩子就是捉鱼摸虾去了,个把时辰,我们就提着竹篮子,在竹篮子里横趴竖揪的螃蟹,小鱼小虾,还有泥鳅回家。妈、爹一看孩子捞回了中午的“荤菜”,那怕竹篮没有猪草,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大概他们想,孩子早晨也只能做成一件事吧,多么善解自己孩子们的父母啊!唉,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们这帮姐妹吃过饭再聚在一起互相传递信息,你妈嚷你了没有?那你爹打你没有?结果都说:没有。于是,迎来的又是一片忘情欢乐声。无忧无虑,跑啊!喊啊!手舞足蹈,好不高兴。

  再在河那边是一座延伸很长的不高的山脉,山虽不高,可满山遍野长满的都是树,各种各样的树都有。当然以针叶松树和梨坷子树最为普遍。不过,我们小孩最爱的都是板栗树,柿子树,洋布赖子树,猴枣子树,八月查树,因为这些树可供应给我们果子吃,每个季节一年上头都有吃的,真是天意。比如吧:春天有鲜红鲜红一爪一爪的樱桃吃,酸甜酸甜,还有洋布赖子,这种是带刺的小树,树枝上一溜一溜,成椭圆形,红中有白,很好看,也是甜甜酸酸。还有梯田梗边也有些泡子树,我们称它为小麦泡子,也有端阳泡子,红红的,像一个个小红珍珠,很好吃。其实这些野果是妇女妊娠期爱吃的水果。她们吃不够,可也摘不完,夏季呢,桃子、李子又出来了,秋季柿子出来了,虽然它树杆光,枝干翠,不管它挂果有多高,用一竹杆,在竹杆头绑一个钩子,胆大心细的小伙伴坐到树枝丫上面,一个个钩下来,红了的,是熟的,大伙儿就分别吃掉,青的吃不得,很涩口的,于是就带回家用谷一堆,留着慢慢受用。秋天时,板栗熟了,有的刺包渣开了,有的还原封不动地蹲在刺包里,文丝不动,那我们就一枝一枝拆下来,扛回家,往稻场一铺,太阳一晒,下午就用棒头捶,三下五除二,这刺包就一个个裂开了,猪红色的板栗就露出来了。我们就坐在石碾子旁边,边剥边吃。还有一种野果叫八月渣,我们听大人唸:“八月渣,九月黄,自己打开让你尝”,什么意思呢?原来是这种野果如果熟了,外面壳就会自己裂开,露出白净白净的果肉,真是味道好极了。冬天大雪纷飞,弥猴桃随着风雪往下掉,清早我们提着篮子去拾。还有怪瓜,弯弯曲曲,越是下雪,它就越甜。你说,这是不是天意安排?

  我就出生在这美丽富饶、灵气横生的丘陵之地。我的童年也基本是这地方度过。

  评论这张
 
阅读(54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