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出世》_母亲的文字之第二章  

2010-01-13 18:18: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常听妈讲:“祝么(我乳名)你命真大呀!生你那年正赶上跑日本,全保的人又害大瘟疫,小伢子们死的最多,没有一天不死人的,可你呢?偏在大雪天‘滚’到这人世间来了。雪下得有尺巴厚,可就在我跟你爹病得下不了床的时候,大清早我把你生在床面前一个木盆里了。你婆当时吃临供(几兄弟供养老人,一个月一转),恰恰在我们这里,你爹也病得动不得,我慢慢爬到床上说:又是一个女子,不捡吧?!(就是让小生命自个灭亡,‘捡’,即不抱起来)”。

当时,婆婆睡在爹妈一间房里面床上,慢悠悠地扒开蚊帐,瞄了一眼,又平安地躺下了,嗤之以鼻。这是无声的家族命令,意思是说:又是一个女子,要她干什么?因为我上头,妈一连生了四个姑娘,只有一个哥哥吧。一阵沉默,大概一根烟的时辰,我还在血盆里微微抖动着,嘴里不时也发出微弱的“呐喊”声,这一动一喊,纠住了一个母亲的心,于是她就扯起一只小腿把我往事先准备好的布片子上一丢,边裹边自言自语地说:“这么长时间还不死,你的命可真长,你也是一条生命啦,把你抛在床头再说。”此时,爹也慢慢坐起来帮妈用一根裤布带子捆紧好我后,放在他们不大热呼的被子里。这对被病魔缠身的夫妇终究接纳了我,给了我到这个世界上生存的一线希望。爹开口了:“你(指我妈)每次生了,都要一鼎锅饭的,我又走不到火垅边,怎么办?”当然他们不敢劳驾睡在旁边的婆婆,于是他俩相互掺扶着走出房门,来到堂屋,突然俩人又倒在地上,于是你拉我,我扶你,相互又慢慢爬起来。妈就不由自主地说了一句:“这是什么世道啊!”好了,这句话大概是大水冲进了龙王庙,给自己带来了灾难。婆婆在屋里听见了,说:你不孝,反上,这话是说给婆婆听的,这还了得!

按家族的规定,坐月子的不孝媳妇至少要到祠堂做三天苦力,如推磨之类的活吧。我婆婆叫我二爹拿了两升挂面到族长那儿去告状,一告就灵,准备第二天把我妈弄到祠堂做苦工。恰巧,我姑婆婆来看我爹妈,爹把做所谓不孝讲给她老人家听,她目睹侄媳侄都卧床不起,都动弹不得了,还去做什么苦工,这句话也没有冒犯谁呀,怎么不孝?又睁眼一看,床里面还躺着一个婴儿,连忙说:“唉哟!我又要做新鲜姑婆婆啦,(所谓新鲜就是生一个小孩就称新鲜什么什么的,如新鲜舅爹,新鲜姑妈等等之类的祝福语言。)让我看一看!”她忙从床抱起我一看,又说:“你看你们看,又是一个好姑娘,怎么洗都不洗就放着,多好看呀,平头大脸,是个好孩子!”“是个赔钱货(姑娘要妆,称之“赔钱货”)!”婆婆不亢不卑地、慢悠悠地吐出了这么一句。“那也好啊,”我姑婆说,“都三天了你们给她洗都没有洗,她还活着,还在吃她的小砣子(手)呢!吃吧,一个砣子四两糖,吃啊,姑婆来给你洗,洗干净,更好吃你这小砣子上的四两糖吧!”

她老人家不厌其烦地慢慢擦我周身的胎血、胎液,又边抱我边说:“这一洗呀,嗯,蛮好的一个姑娘,将来肯定是世雍(我爹的名字)的好酒坛子。”意思是姑娘出嫁后总爱给爹打酒回家。“袁秀秀,她也是一条生命呢!不要作贱她,好好的喂养着,这孩子命大呢!是儿子又怎么样?姑娘不是不好,我看那几个大侄孙女,不是我说的,比永培(我哥)不得差,你们看,大雪天出胎,血糊汤流,又没有给她洗,她还是活的,就了不起!”我妈连忙说:“她也一条命,投胎到了我这儿,我听姑婆婆的,就是讨米我也把她养着!”“那就好,那就好”,姑婆边倒水边安心地唠叨着,“将来给她找个好婆家,你们也许还会讨她的好呢。”姑婆边晾幅子(毛巾)边冷冷地说:“世雍啊,听说你母要秀秀到祠堂去推磨,她又疲又坐月子,亏你想得出来,她那一点得罪了你妈呀,你说给我听,如果她去做苦工,落下一身病怎么办?还不是你的人。族长昨天晚上到我那儿去了,我给你们圆了一下谎,不去推磨了,歇着吧,我走了!”

姑婆积善积德,我妈非常感激,平时有一顶点好吃的,好用的,都少不了姑婆婆她老人家,真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那怕到了五十年代,姑婆家离我家有上百里路,每年都要准备一些好吃的土特产让爹赶着小毛驴给她送去,也代表全家人去看她。估计我妈要不是“三寸小金”(小脚),连她一定会亲自去看姑婆的。

于是,我这个“赔钱货”在妈妈庇护下,姑婆婆的帮助下,终于取得了生存的权利。

《出世》_母亲的文字之第二章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表哥的孩子在给我拿红薯。乡村,人与土地是天然接近的,是艰难、诗意而又深刻的。2000年摄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