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死脸”针对的是艳俗的狂欢——新快专栏  

2010-12-05 12:44: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景》展览中,我的参展作品如下。大家见笑。名为《中国新闻》系列。拍摄的都是三峡工程、地震、雪灾、五台申遗的发生地。我认为,现在这样拍摄比平时的新闻照片更接近现场本质。由于每人只有五六张,所以雪灾等后面四类的基本没上。每张宽一米五,裱在金属板上,再置于木框中。材料就值两千。曾翰兄弟费心了,够专业。

“死脸”针对的是艳俗的狂欢——新快专栏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重庆市云阳县莲花乡,2007

“死脸”针对的是艳俗的狂欢——新快专栏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九华山在建的大佛,2008

“死脸”针对的是艳俗的狂欢——新快专栏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四川省什邡市化工厂渣堆,2008 

“死脸”针对的是艳俗的狂欢——新快专栏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木洞镇外的旧艇,2008 

“死脸”针对的是艳俗的狂欢——新快专栏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万州五桥镇的瀑布 2007

       时代美术馆位于广州北郊,对于市区的人来说,还有点偏僻。我问过时代玫瑰园的一个保安,他都不知道自己工作的楼盘的高层,有这么一个高档的美术馆。

但我还是建议对摄影和社会研究有兴趣的朋友们,去看看目前馆内正在举办的《中国景》中国当代景观摄影联展。因为展览高档——基本上是高精度的大画幅、每幅仅画框就价值三四千元;更因为,它清醒地看到了我们这个时代这个国度的病灶,同时,即便在摄影界内也认同度不高,我们不能任其埋没了。

是的,它看起来很简单。就是架起三角架,让前后都清楚,没有动人的光影,没有精彩的瞬间,就是老实地照相,像摄影刚发明不久时一样。由于画面超级安静,甚至于基本上不拍人物事件,所以,外国评论家又叫它为“冷风景”,英语的直译是“死脸”。确实,你可以说它拍摄的是“现实的遗体”,让现实死给你看。它认为这是真相。

这种摄影,可以说,全面针对着现实和艺术界(大部分艺术早已和现实“宁汉合流”)的时代病——

当下艳俗猥琐,而它清雅刚正。现在这个朝代,我以为,是几千年来最富裕的,可也是最俗气的,堪称俗得外人不可耐,而自己还不知道。此处不详说了。艺术界对此比较暧昧,一种流行的批判方法是表现艳俗并讽刺艳俗,比如栗宪庭先生命名的艳俗艺术,不过这种艺术都卖了大钱,方力钧等天王们还在不遗余力地制造着,我也就很难搞清它是讽喻呢还是欢欣。而景观摄影,则是坚定的旁观者的姿态,我不同你玩,我只看你玩过之后的殘妆。这是最有力的拒绝。

屈原当初投水之前,与一位渔父作了对话。屈原说:“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渔父表示:“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歠其酾!”面对现实,艳俗艺术等流行的艺术时尚,是你也喝呀我也喝着,要玩老子就陪你玩,如同渔父所说的“不凝滞于物”,随波逐流,那叫潇洒。景观摄影,则有举世皆醉而我独醒的意思,如同屈原,有对这个世界深深的不解与失望。当然这些摄影师们不是诗人,更像医士,拿着手术刀,无言无语,正极端冷静。
于是,也就这样了:你进入,我旁观;你狂欢,我冷看;你逃脱,我面对;你浮华,我老实;你浮躁,我沉着;你伪善,我真切;你朦胧,我高清;你化妆如驴粪蛋之上脸,我朴直就一副素面;你放下身子张开裤裆迎接欲望,我正面站立屏气凝神格物致知;你穿上时代的新装屁颠屁颠,我本真地脱下你的皇帝新衣发现你你丫什么都不是!
什么都不是……
就一个混混,一个混世。
以上一些说法,不仅是内涵上的,甚至于体现在技术上。比方景观摄影就大多拒绝瞬间,拒绝巧妙构图,拒绝美妙光影,拍摄姿态是平行面对式的,地平线是一定要平直的,色彩是不能夸张的,总之只想清晰、全面、准确、端正、正常,这样才是终极的面对。这种坚决的态度,类于科学的无情测量,或哲人独立冷静的沉思,在中国艺术圈子是不多的。外国评论家也有命之为“无表情景观”、“新客观主义”、“新地形学派”的。而我认为,这只是表面。这种摄影,在极大的含蓄与平静之下,有对大地的深情。最大的深情往往不会形诸于色的,正如最大的绝望也是说不出来的一样。
其实,“冷风景”,并不冷;无表情,不是无情;新地形学,不只是地理摄影;死脸,不等于没有灵魂;客观,不等于没看法;有距离,其实是零距离——这种认真的对峙,是对世界与“我”的完全准确的确立确认,正是“我”和世界相与拥抱的绝对前提。也许,这是对这片大地和大地上的人们,最为深情、灵性、主观的摄影!放之于当代中国,也是针对性最强的一种摄影,是我们文化重建最需要的类型——它提供了社会的标本!比起琳琅满目的汲汲于光影者、陶醉于情调者,它才是跟上时代的艺术。

 

 

 

 

  评论这张
 
阅读(72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