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金陵夜游  

2010-04-22 16:47: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颜注:这是发在<城画>上,关于长江的系列文章的结束。以此文字,向二十年同学会致意。

金陵夜游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母校,鸟们和他们的身份证

说起夜游,我就想起史上最牛的那一次。

那一夜,长江流到镇江时,是极美的:

“月光倒囊入水,江涛吞吐,露气吸之,噀天为白。”

真是字字珠玑,尤其是那几个动词。月光照亮江涛,江雾又染白天宇,大气象相与吐纳,真是何等宇宙。长江风景我们都看过无数了,只有到得这下游,记住这一幅画面,就已足够。

那一夜,是崇祯二年中秋次日。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大玩家张岱果然又开始大玩了:

“余大惊喜,移舟过金山寺,已二鼓矣,经龙王堂,入大殿,皆漆静。林下漏月光,疏疏如残雪。余呼小仆携戏具,盛张灯火大殿中,唱韩靳王金山及长江大战诸句,锣鼓喧填,一寺人皆起看……剧完,将曙,解缆过江。山僧至山脚,目送久之,不知是人、是怪、是鬼。” 

张岱就这样突如其来地搞了一场行为艺术,然后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他一定是大笑而去的。这是亡国的前夜。入清之后,晚年的他写了本回忆录,记下了这一场《金山夜戏》——也可以说是金山夜袭。

他热爱夜游。他记下了夜游金山,也记下了夜游西湖、绍兴、虎丘等地,都是繁荣丰饶的逝水华年。还总是伴着音乐,实在动人。

这种夜晚的江南乐土,我在前几年依稀领教过一次。那次,我和广州名士曾忆城过苏州,正是近晚时分,便拣了网师园夜游,也只有这园子夜间开放。园里这一处评弹,那一处箫声,让人确实有些恍惚。但最好的一处,是两个小姑娘,在张大千兄弟当年寄居的堂前演《游园惊梦》。主演的女孩叫倪虹,她的身形,声线,表情,都是极顺的那种,像夜里一股流动的清水。昆曲本来就这样,江南本来就这种。

没什么游人来。来了,我们就又有幸再欣赏一回。一连十来回。这比任何台上的演出都好:音乐虽然是伴奏带,但姑娘的唱歌是没有麦克风的,加上在露天的夜色中,我们又近在眼前。于是听得出唱腔之中的气息,看得到衣衫人影的细微转折,极为真切,动人。我们就连听两夜,我说:再呆下去,我就变成捧角儿的了。

空隙的时候,小倪就拿个手机,按来按去。这幅画面也很可爱,代表着我对现代化的看法:只要住在如画的园林里,穿着如水的长裙,然后玩玩电脑手机也是很和谐的。

不久小倪就发短信告诉我,她不唱了。昆曲没前途,她去北京当公司文员了。这实在有点可惜。

闲话休提。且说金陵城中,有我一位大学同学,人称豹子。苏北出靓仔,豹子长得很正,很像濮存昕。这不是豹子自已说的,是濮存昕他爹说的。我这同学,在金陵城中一家电视台是中坚。1997年他做访问谢晋的节目,在后台,濮存昕的父亲叫住了他:存昕哪……

太刚易折,帅哥也如是。上学时他是中后卫,就老是受伤。刚毕业才几个月,又听说他在住院。那时我正好出差苏州,便去金陵城边的化工集团去看他。在病床上找到他。他说是分配到工厂做木工活,心里苦闷,便独自踢球。屋漏偏逢连夜雨,一脚下去,莫明其妙踢在草坪上,腿也就断了……

金陵叫做南京的时候,给异族屠过城,我是不想去的。这下印象就更加不好了,也就没再去。此后几年,真金总会发光,豹子进了电视台,成家生子,还很顺畅。只是到了2003年,又传出他大病的消息,做了一次大手术,终于拣回了一条命。这时,武汉的同学就发起了去金陵慰问豹子的倡议。他们自封“总部”,同学们也都认,就有天南海北的十来个同学,约好在春夏之交的一天,直奔金陵。

于是,十多年后,我又到金陵城去见豹子了。到的时候,已是晚上八九点钟。会合点是一家大酒楼,评弹正依依呀呀地唱着。先来的同学,已经接近醉倒了。喝酒的时候,总是以一句武汉话“约是你先约呀”起兴,大家嘻嘻哈哈,相与痞着。豹子夫妇是老实人,恭谨陪座,感谢大家。其实,与其说是去看他,还不如说是他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回到八十年代末伟大的嬉皮传统里去了。

豹子大病初愈,虽然也跟着说几句“约是你先约”,但两口子还是被大家劝退了。我们也怕我们的荒唐把他媳妇吓坏。我就开始向武汉的强、伟两同学了解这新口令的全部,原来是武汉江湖上正流传的时令——

“约是你先约,

上床你不脱,

舒服你不说,

闭着眼睛装睡着。

你说给我找工作,

原来是要我含雀雀;

你说……(此句不全,已忘,无考)

原来要的就是我那一层膜。”

对此我虽有点不自在,但口令是必须的。我那云南的美丽女同学和他的外系老公,也起劲地“约是你先约”着。这让我很感动,说明我们同学之间是很亲密和坦荡的。此后两天,这句话成了我们的口头语,有时就在大街上走成一排,边走边朗诵着这口诀。不久,女同学夫妇又告退。这样就只有七八个男同学了。十一点多了吧,酒喝够了,但事情没完。我那长沙的同学波兄,虽是细皮嫩肉的,但间或会有股狠劲,也是张岱似的人物。他坚持要来点节目,绝对不准就此住店去。来点什么呢?

“我们去夜游明孝陵吧!”波兄终于想出了一个点子。我有些暗喜,想起早年我去长沙时,他也是这种名士风范,只陪我去了马王堆墓中,然后在冬天荒凉的桔子洲上狂走,走完即回。

大家并不知道明孝陵是否夜间开放。安庆的朱同学也不知道。反正“约是你先约”,事情必须进行下去。大家挤上两部的士吵嚷着走了。不久我们就尿急了,就想选个地方尿尿。看到街对面有一特大的门,有卫兵们把守的,大家就叫嚷起来:“就在这里!这里好啊!”

于是我们就在金陵城的大街上,对着那大门撒尿。我注意到,卫兵的脸都别了过去。

不久就到了孝陵门前。那沉重的大门,竟是虚掩着。我们礼让朱同学先推门,进去。陵园里当然是漆黑无人,只有一座殿堂,隐隐有灯亮着。趴在木窗上看,尽是古器,放在玻璃柜中灯照着。波兄喊着“拿呀拿呀”的,不过大家终究还是没动手。

然后就在墓道上行,金陵城的繁盛已是另一个世界,只有隐约的石头像们在黑暗中列队,无言欢迎。就这样过了一个洞子,应是一个城门洞,然后就上了台阶,到得一个大平台,眼前似乎有一个巨大的拱形。那是皇上的坟。

大家请朱同学主祭。我们列成一排,朱同学就高喊:

“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我们就认真地三次鞠躬。向同学的祖宗告辞,走回到翁仲道上,朱同学又欣然同意大家在他家园子里施施肥,于是大家端庄地围着一棵大树,又拉了一泡尿。幸亏豹子夫妇没来,要不然我们也许会吓倒主人。说实话我自己也觉得很诧异:这可是一帮子有头有脸的中年男啊!

就这样出了大门,尽兴而去。两三个月后,也就是2003年7月6日,明孝陵顺利进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我们算是用实际行动为明孝陵申遗“加油”了。我想没有人能像我们那样夜游了。我后来也想复制,都不太成功。事情还是要自然发生才行。

比起张岱,当时我们少了点音乐。可以搞个吉他嘛,大家在古陵前面的大树下围座着,虽然彼此有些看不清,但也不妨由波兄弹吉他,像在学校时那样,大家来一首《老椰子树下》吧。如果那样,那意境……哈哈哈哈。

现在只要回忆起金陵之行,我耳边也会响起震耳欲聋的武汉话RAP《约是你先约》。我们在大学时,也曾这样RAP,不过那是崔健的。想前想后,我总觉得我们在金陵城的经历并不简单,一群中年人的疯狂其实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它背负着很多的东西,可以入史。它不比张岱的轻盈,但更为深切动人。

 

  评论这张
 
阅读(62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