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郑大世的哭,阿里郎的舞  

2010-06-20 08:45: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朝鲜,极冷感;巴西,极性感。我们等着它们碰撞,已很久了。在等待时,肾上腺都要爆了。

  结果让我们痛快释放。巴西零角度,朝鲜人民军。然而最令肾上腺素狂升以至泪腺哗哗的是:郑大世哭了。

  郑同志哭了,拉得我们报纸头版一起哭了。我也很不好意思,跟着哭了。

  然而又无厘头地想到,前些日子,鸭绿江边古怪的“三枪”,于是就觉得对自己的哭也警惕起来。于是很无聊地,想作了泪水成分分析:他和我们为什么而哭?

  正如报纸大照片上压的那个著名的标题《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表面上看,简单地说,是信仰,是崇高。于是表现为集体主义,表现为战神。这东西资本主义日本怕是没有了,所以郑大世来到祖国就对比强烈在感觉到了,感动了。而咱们也没有了,好不容易在亲切友好的邻居那看到了,于是咱跟着感动。正如羊城晚报记者汪晖的精采评论:“只有他们才明白什么是信念和信仰,什么才叫做到极致和坚持到底;而由此,我们发现,自己竟然空空如也,除了贪欲,一片虚无。”

  人要有信仰,这是无疑的。汪晖一语,中了中国之的。中国问题,就在这里!

  这一种感动,是为了警醒自己,着重于人家的长处。我也很醉心于那种纯粹的气氛,毕竟咱们本来是这样长大的,亲切啊。但是,观乎不少人过度倾心朝鲜式的精神世界,甚至想回到举国体制,计划经济,或“文革”式的理想时代,理性又告诉我,我们也应看到崇高的背后,那里的现实——

  观乎大世面相,哭得扭曲,是为悲怆。悲怆者,一面是崇高,另一面是悲惨。姑妄猜之,其所以哭者,一为祖国、领袖、人民,二为祖国并不如意的现实。我想朝鲜的所有队员都有这种沉重感,不过,郑大世的哭,这个可以有,而其他队员的哭,这个真没有、不能有——这,才是朝鲜的真相。

  郑大世是海外赤子,毕竟特殊。而朝鲜全队,那种不哭不笑的无表情冷战,才能告诉我们:什么叫集体主义、爱国主义、纪律性……

  这一切的“极致”,并不在于朝鲜足球队,足球还多少得自由地跑一跑,更在于个性为零的《阿里郎》团体操。正好,国内外都有摄影师拍下了这十万人志愿表演,作品还很著名。

  一是东北人田益宾的《舞过三八线》。他同朝鲜族的崔健一起去朝鲜,看了《阿里郎》演出,居然设法拍下了照片,从北京到美国地展出,很是出色;

  二是世界影像市场头号人物安德鲁斯·古斯基的《平壤》系列作品,能看到的几张,也是这场团体操。2008年4月,其中的《平壤四号》以137.5万美元在索斯比的慈善拍卖会上售出!不知道他这款项是否买了粮食,还给了那里饥肠辘辘的人民?

  无疑,是《阿里郎》本身的极端造就了这些作品。当代艺术的市场妙诀在于高度形式感和摆布再现,深谙市场法术的古斯基尤其如此,所以,我相信他初见这团体操时,心里一定狂喜,虽然我也相信,他的作品一向有一种社会批判的功能。在那里,一切公开活动都是行为艺术,比咱北京的艺术家更坚决,比咱奥运会团体操更规整僵硬,那种整齐划一,是人类的极限,在那里,你按下快门,就成功了。

  而在那影像的背后,作为权威社会的过来人,田益宾无疑会比古斯基更深刻。关于那幅最动人的少女之舞,他是这样说的:

“那些朝鲜表演者的表情都特别幸福,但是你会觉得那种笑容极为奇特。信仰生命和美好的事物,是幸福的,但因为盲目地崇拜而得到的幸福,会让游离在那个仿佛被催眠的氛围外的人特别感慨。

他还说:“我们已经不玩了,他们还在玩,还玩成这样了,我觉得挺黑色幽默的。”

  是的,我们是否一定要因为朝鲜队的杰出,而玩儿回去呢?

  与田益宾同行的老崔,也作了《舞过三八线》这首歌,与摄影作品同名。年初中国队三比零击败韩国的时候,我开车时就反复地听这首歌,极为快意。现在,再看歌词,才发现老崔坏坏的狠狠的声音很有深意——

  “别问我为什么  别试着叫醒我  等我做完这个梦  等我唱完这首歌。”

  这个梦我们做过了,这首歌我们唱完了。于是我们没有了梦,我们也不再高歌。我们必须再有梦,我们必须再高歌。只是,那梦不该是这一场梦,那歌也不该是这首歌。

  放眼世界与历史,还有更好的。

郑大世的哭,阿里郎的舞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古斯基平壤系列
郑大世的哭,阿里郎的舞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舞过三八线系列
 

 

 

 

 

 

  评论这张
 
阅读(54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