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专栏:新版《红楼梦》,让人纠结的视网膜艺术  

2010-07-17 10:15: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看了十来集新版《红楼梦》,漂亮是漂亮,总觉得哪儿不对劲。问题就在于漂亮压倒一切。突然想到沙龙摄影,就有些明白了——

沙龙摄影,源自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当时摄影并没有一种独立的艺术姿态,没充分认识到自身的现实意义,只得从模仿画意开始。刘半农就实验了一批风花雪月的小品。而郎静山拼贴摄影素材,仿中国古画意境,放在国际上也十分奇特,俨然成为一个世纪里中国唯一的摄影大师。以他为代表,几十年来,港台摄影热衷于参加欧洲的摄影沙龙比赛,渐渐地只作光影与技巧的竞争,成为华人摄影主流,现在一般称其为沙龙摄影。

公平地说,一种艺术技巧,第一个是个天才,第N个就只能是傻逼了。关键是后学往往抄也只抄到皮毛。郎先生的作品,有三个特点:中国文人画的悠远之思;极高的光影技术;与现实无关。后来的爱好者们,只顾后两者,照片更趋甜俗,没有一点人味了。

我们大陆,六十年代后,与形式美感绝缘二十年。所以,八十年代一打开国门,这沙龙摄影就让大家饥不择食地喜欢上了。陈复礼、简庆福等香港风光摄影家在北京一时风光无两,沙龙风光成了中国摄影的主流。发展到现在,大多数拿相机的人,都爱去黄山、西藏、沙漠,搞些与现实无关的糖水片。这种风光,完全取决于天气与等待,总期待着上天打一束怪异的光照到一块怪异的石头上。所以才会出现中国摄影金像奖闹剧——大家并肩看老天爷开饭,拍出来的自然分不清谁谁的了。

大多数人,就以为这种美艳的表皮就是艺术。说实话,现在摄影界的杰出人物,评论家、杂志编辑、摄影师、画廊老板都明白这种风光的浅层与表面,但你不能轻易夺了多数人的艺术家之梦吧。这大多数人,本来就没多少文化与创造力,又有摄影家协会和器材商鼓吹,结果只能到这种层面上兜转。

在那八十年代如饥似渴的人群中,就有张艺谋、陈凯歌等人,也许还有李少红。张艺谋一开始就是个拍照片的,我看过他进电影学院前的作品,都是花啊草的小品,比沙龙强点,但与现实无关。但他们毕竟不凡,还有现实之痛,所以有《红高粱》,也有《黄土地》、《大阅兵》。这几部电影是有形式和色彩上的偏执的,但和内容结合得很好,有积极意义。到了功成名遂,变成主流,不再批判现实,就露出形式主义本相了——这就是将形状、色彩搞到极致而内容空洞的几部电影,比如《满城尽带黄金甲》,我看上去就是满城都是黄味精;又如《无极》,那简直就是一场沙龙时尚引发的血案啊。

平心而论,李少红比他俩好很多。她的《大明宫词》我认为是中国电视的顶峰之作。但她对美丽外表的过分迷恋,终于在《红楼梦》这里到顶。发掘中国古典之美的出发点是相当好的,但在一种单一的沙龙摄影、时尚趣味影响下,中国真正的古意、境界并没再现出来。但是,她显然过于迷恋一种生理上的刺激性了:无处不在的完美光线,不时作背景音出现的昆剧长叹,快进快慢的飘忽镜头语言,电脑化的高精度然而虚假的背景,还有那从戏里走进现实的铜钱头(这头型我在宋代以后的人物画里就没见过)……

我不能不说,这就是发烧友趣味——只要美丽,不惜失真

而真,真是很重要的。新剧里最麻烦的就是那是加上去的黄色光线,我觉得不如一冼了之。这些搞法,做光,做滑,做艳,锐化,太像影友在搞PS了。于是影片就像蒙了一层亮晶晶的糖纸,虽然美丽,但与“包藏”的现实终究隔了一层,日常之美,现实之痛,朴拙之意,都来得不够直接,特别不解渴。《大明宫词》是莎翁式戏剧,可以相对舞台剧化;而《红楼梦》是中国式日常,失真了就内里尽失,反不如老版了。总之,这可不是一场光影变幻的COSPLAY神仙剧,而是现实的幻灭剧。你得地对空,不能空对空嘛。借用一句《暗恋桃花源》:我们好端端一场悲剧,结果让你搞成喜剧了。

搞成这样,服装与摄影的指导叶锦添可能更有责任。他可能受日本形式主义的影响,在舞美与摄像上将单色与飘忽搞到极致,但如果不唯实(现实的剧情)只唯美,就只是一种没有着落的高级艳俗,就像一个厨师,不管食材性能,只会大把放味精。他还真是一位摄影师,前些时间也做过摄影展,但他的小资文艺趣味,虽然比风光沙龙多些创造力,但只限于趣味层面,放在关注现实人生的严肃摄影界就没有什么影响。他可能不明白原因在哪里。就在这里。

关于这种趣味,也不是一篇文章能说尽的。只是有一点我很肯定,就是中国文艺家欠缺现实质地,个个都真事隐了。顾铮先生批判风光摄影时说过,艺术发展到现在,形式与颜色的东西早已是美的层级里最初级的。汲汲于此,中国影视怎会有大师。

这同时代大环境是有关的。因为市场,就是趋向浮滑和虚拟的生理刺激的。这是当下的审美特征,可名之为“电脑美学”或“卡通美学”。这种时风下,也选不到当年那样的好演员,看看新《红楼梦》的演员,都长成一个味儿,就是没人味儿。没个性没活力,不自然不本真,以前十八岁前的单纯天然,现在只在三岁以前能看到。我有幸成长于八十年代,那时的人与时代都那么健康明亮。就觉得八零九零后这一代孩子够可怜的,是现代化全球化流水线“饲养”大的一代,都长成沙龙人像了。所以,当年那样的演员也许偏远山区才能找到了。基础如此,偏偏李少红、叶锦添又强化这种影楼味儿,不注意理解生活、提高表演,只是让一群花团锦簇在生硬快速地RAP台词,于是我们可以说,作为一个导演,这次他们落入了时代病,表面化,而真正的大艺术家,是会与这种时尚趣味保持距离的。说实话,昨天看到当天的第二集后(电视台一晚上连播三集),咱们再也受不了那种矫揉生硬,找回同样情节的八七版来中和一下,那里面才真是挥洒自如,可亲可爱,拿捏到位,演绎成功,人,作为人的魅力才纷至沓来。

于是,我感到了真正的悲凉。如同红楼本事,几十年繁华落尽,竟是一片白茫茫。

当然,沙龙趣味、小资品位能普及美的初级阶段,也有当下意义。李少红这部戏也自有深意,她在美术上的复杂探索也是成败利钝犬牙交错。这个新版,至少可以给暴发户看看,有钱了可以怎么花,富二代和官二代也可以发现“贵二代”才是真的好。也可以给现在的中学生看一下,不光可以哈韩哈日也可以哈一下中,还有,穿着个几十块钱的劣质校服在这石屎森林里搞早恋,实在是很不浪漫的。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