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看马拉多纳越来越像格瓦拉  

2010-07-03 10:19: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年以后,我常常想起1986年,一位同学告诉我当天凌晨,马拉多纳过了五六个人然后进球的那个上午……

2010年,在镇日的嗡嗡嗡嗡声中,不少朋友开始怀念1982和1986的阳光与歌唱。这不是偶然的。以前是民族主义的世界杯,现在是消费主义的世界杯。以前足球风格千奇百怪,尽显各民族性格,而且国家至上,往死里踢;现在的足球也已经全球化了,球风一致,缺了个性,同时少了国家动力,往往没打先投降。

这种融合,是当今与八十年代最大的不同。看看各个国家队的混杂肤色就知道了。以前看德国队就是一群穿上球衣的德国鬼子,踢起球来是军团式的。现在呢,当年被迫害的波兰人、被占领的非洲人也成了德国队员。英格兰、荷兰黑白各半,法国队看上去更像是一支非洲球队。在嗡嗡声与普天同庆之外,不会唱国歌也成了一大问题。国家认同度不高,欧洲球队本届成绩也就差了;相反,少有外来移民的南美球队成绩就好得多,而国家意识较浓的韩国、日本自然也不会差到那里。朝鲜也能雄起一下,之所以大溃败,是因为心中全部是国家,忘了脚下还要动弹一下了。

一句话,世界杯这东西,功夫也在足球之外,在国家意识那里。

对于这一点,主流爱说足球与政治无关。但马拉多纳对此特别说道:“1986年对英格兰时,我们满脑子想的就是马岛战争。”这才是精彩的原因。这一次我也是看好阿根廷,就因为他们往往别有用心,这个国家这个国家队,从不缺少这一种底层立场、诗性气质、反抗精神混成的左派精神背景。

现在,马拉多纳又回来了。他蓄了胡子,据说是他女儿劝他这样的,但我却一下子想起格瓦拉,也想起卡斯特罗。这三个人竟然是越来越像了。还都是络腮胡子!

我想他这是蓄意的。事实上,他自认为是资本主义的牺牲品,这十来年和古巴同志,还有查韦斯同志越走越近。我认为,这是在加强自身的理想主义光环,也算镀金。他骂布拉特,骂贝利,也是强化自已的底层代言人形像。他的表情,也越来越深沉,不时还有仰望苍天,总之,他可能想成为下一个出自拉美的世界级文化偶像——不只是足球偶像。

这是一个底层人士的最高理想。老马完全有可能实现。此时细看2010这个杯具,不再有愤怒与忧郁,不再有战士与诗人,更惶论战神与魔鬼集一身的球王!这已是塑胶时代,人人恍若卡通制品,类似大棚蔬菜,看上去很美,实际上全无味道。现在的足球员,往往并非绿茵场上的强人,而是儿童人格流行,在绿茵场上撒娇。再也没有野生的了!野生才有人的味道人的光芒!野生必反叛,反叛必史诗,史诗才有偶像!历来如是,而现在寻来找去,依然只有老马……

老马接班格瓦拉。在我看来,他只缺一张照片了。

我深知,照片能造神。格瓦拉就取决于那张照片。1960年古巴首都哈瓦那的反美集会上,摄影记者阿尔贝托-柯尔达拍摄了著名的格瓦拉头像。他也就这张好作品,但从此一张照片永流传,并且做成了各种效果,风靡东方西方。我在世纪初去过古巴,就看到古巴已将这个形像加工到极致,让我费了不少胶卷。古巴靠这个还真能赚不少外汇,比如印了这像的一件T恤,就要十几美金,一张他做封面的光碟,也要七八个美金。售货员在卖格瓦拉的时候,因为贵,总会解释一句:“这不是我要赚的,是卡斯特罗赚的。”也真是奇异。

那里,人民实在太穷,当局也要开放了,甚至要借格氏赚取一点,这些恐怕与格瓦拉的理想有所出入吧。我也崇敬格瓦拉,但红色理想如何与物质世界调和,是一个大问题。举世崇敬格瓦拉的人,大多是因这张肖像的感召,恐怕少有人想到这一点。如果格瓦拉在世,也会思考这个问题的,因为他首先是一个关心人的人。这是外话。

格氏偶像的诞生,另一张出名的抽雪茄的照片也功不可没。那是法国摄影师雷里-布里拍的。我朋友曾年和他会过面,他得意地说这是他一生最重要的作品。这张确实是好,但是比起柯尔达那张差了一点,没上升到符号的地步,但可以推波助澜吧!

说起这种文化符号级的肖像,曾年对我说:你喜欢崔健是吧,他的磁带封面像就是我拍的。这让我很吃惊。不久曾年送给我原作,那只是乐队在天安门广场的合影呀,不过,里面的老崔也是一副誓不低头的表情。设计师就将这头颅裁了出来,做了效果,就成了众所周知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的封面了。我相信,这个形象也会成为符号,老崔也会是历史上的大偶像。说起来,他也是反叛者,野生的。

总之,像柯尔达那样一拍即成的符号是极幸运的。看上去简单,但可遇不可求,不是摆得出来的。那是神启时分,天机泄漏的一瞬。现在,我因工作关系,看到不少老马的照片,全世界的摄影记者们都在模仿上述作品。但总还差一点,几时才可以一锤定音呢?几时才有一张照片,让我们面对他的意义:这个人,将人的意境开拓到天使与魔王、沉沦与拯救的极致,他的一生,就是浮士德,就是神曲,就是出埃及记……他就是一场古典悲剧,就是一部史诗,他是最后的孑遗,前面不会多见,后面可能不会再有!

这样的照片,按下快门的,将是上帝之手。

看马拉多纳越来越像格瓦拉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通讯社照片

 

看马拉多纳越来越像格瓦拉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柯尔达原作

 

看马拉多纳越来越像格瓦拉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布里的

 

看马拉多纳越来越像格瓦拉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原作是曾年的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