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霞客行——游雁宕山记  

2010-08-17 10:14: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霞客行——游雁宕山记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大荆镇
       十五日。

5时多就起来。6时出宾馆。小雨天气,云垂天暗。宾馆前有小的广场,四周“新屋”已经斑驳,而老房更加破残,兼之搭一二棚子,整一个旧社会。“广场”边有一块是石梁,南门桥?是当年遗物,下面小河,污水如同墨汁。过桥即狭小老街,只有几个早餐店开着,好像一场水淋淋的黑白电影。瘆人。

坐一电动三轮车,走向徐霞客的雁宕之路,同他一样,过河,西行。只是一路视觉上很乱。过小村,又上小公路,如此十来里,便见雨雾之中,群山壁立。有一巨大的人形山峰,令人欣喜。这就是萧先生念叨的接客僧。也叫老僧岩,是徐霞客当年在意的地标。山,没有过渡,从平原站起,立意不凡。雨雾变幻,有时快速下侵路边民居。拍了几张。放走电动车,再走一里多,是岭脚村。

沿村边小溪往上行,路边有梨花、海棠,村后山壁在云霄中。

霞客行——游雁宕山记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不一会过涧上坡,路是宽阔的青石路,年代估计是这几十年重铺的,但无疑,是正宗的徐霞客小道。树上漏雨下来,走得有些辛苦。不一里,有一个路廊,形制同前日新路廊一样,只是不算久远。又里许,便是谢公岭岭脊,也有一廊,外墙古朴,还有围墙半圈,这些应属旧屋。长墙是红砖,看来同新路廊一样,曾塌剩三墙。里面有观音佛龛,题为“观音洞”,又写着对联云:

赵将登台龙虎伏

马公入座鬼神惊

我作个揖,算是拜过。过此廊而望岭那边,云雾之中,三五巨峰魅影,均如天柱。一个大境界就此半开。所谓半开,是还未现太多。萧兄说上面有好点,只有摄影人知道。行小路上山,蕨类植物几乎有半人高,走了半里,裤子已湿。又走半里左右,上到岭顶,见西边一簇巨峰入天,环以十数小峰,云蒸霞蔚,实在是惊人的大气象。大峰的脉络,如乳柱齐垂,中间有几个空隙,都夹着一个古庙。这就是灵峰景区。如徐所写:峭立亘天,危峰乱叠。

我马上想起陆俨少说众人都爱师法黄山,而他更爱雁荡。当时不解,现在一下子明白了:在某种程度上,雁荡的山形脉络与草木变化更像中国画,至少比黄山要丰富。

在草丛中碰上雁宕摄影泰斗施老先生,由后生打伞搀扶,说是云雾太浓,撤了。

我们坚持前行,约二百米,到另一峰顶,出现平地数十平方,再看那灵峰,正好平行面对,境界大开。雨雾蒸腾,忽没忽出,惊心动魄,笔墨难以形容。只能借肖的话说:

“如果那美国人来的是这雁宕山,《阿凡达》的外景就是这里了。”

的确,我正看着一出阿凡达式的壮景。比东莞的大幕还要大千万倍。只能这么形容。今天萧兄安排得好,走了一条特别的路,先是景物平平,然后给一二小景,最后突然别有天地,境界大开,我真是意外不已。肖兄还有一句话也形容得好:

“就像一个大蒸笼啊!”

的确,天地一蒸笼。

霞客行——游雁宕山记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此时鞋裤早已湿了,突然一阵暴雨,穿那一次性雨衣不及,更是湿透。昨日之湿未干,现在又泡了一次汤。不过,这点不算什么。只是这景肃穆,暗了一点,曝光难以把握,测光表昨日半坏,今天已淋得全坏了。

如同老僧岩,大景致为我们一闪即收。回到路廊,再作揖感谢观音。施先生忽然拄杖进来,一副后悔的表情。我脱下上衣,只有一件包里的毛衣是干的,于是穿上。

从此处下行古道,折入小道,共两里,入景区内。实际上,是数十山峰环绕一盆地。有夜游标志,应是当年王姑娘游览处。回望东北群峰如墙,肖兄说,你看刚才我们就在那顶上。

当时觉得上面可看可居,好一块平地,想象不出脚下是万丈虚空。现在,那岭顶还有三五人影,也应是摄影人士。

近观不如远看。那些洞窟不再进了,当地的陈钊先生和管理区的谷先生已在车场等我们,坐上车,先到雁荡镇,让肖买衣、鞋换上。这镇也是和大荆一样,粗俗脏乱,真是对不住那些风景。

 

雁宕比天台神奇很多,各景区也近,从灵峰西行,很快就到了龙湫景区。脚冰凉难行。这景区就是一个峡谷,进去不久就有一块平地,一块大石粗可百米,直直上去,极其雄壮,唤作天柱峰。只是突兀的不只是山峰,平地上还有一座新建的俗气的大雄宝殿,五六层高,欲与天柱争风头,实在不相称。其后的灵岩寺,是徐先生提到过的,现存建筑应是古建筑,小而不高,含蓄动人,可见古人高妙。我对谷先生直言:这大殿不对头。他说:我们也觉得不对头,这是赵朴初批准建的,说不让建就是不尊重佛教。建的时候,我们和他们几乎打起来了,最后好歹拆了围墙。

我想,徐先生在写天台的赤城山时,就对僧道占据风光佳处十分厌恶,说是“尽掩天趣”。若见此景,他一定会喷血的。

穿寺而上,同行的中学生汹涌。不久至小龙湫。雨密天暗,山黑水白,古意深深。尤其在瀑顶空隙中,露出一点点亮色,点缀一二淡淡尖峰,真正是标准的中国山水画样式。瀑不在高,有此则灵。

一旁解说员对学生们讲解:“这就是杨过跳崖的地方。看过了吧,就是黄晓明和刘亦菲演的……”

石峰空隙,竟有电梯。“二楼到了”,实际上已上行二十几米。出梯即凌空栈道,是当年徐先生难以想象的。栈道五十米左右,终点就是瀑顶小潭。水中间立一观音像,潭底尽是硬币。

中午出峡吃饭去也。我在宾馆的商场买了鞋袜,怕冷下去受不了。席上,我和谷先生都对现在的文案宣传所说的来此三次表示怀疑,谷还向他单位说过,不知此说从何而来。天台也有此说,大约是谁先说了,另一山便攀比吧。天台、雁宕,他都有两次日记,但没有第三次。

还是按徐先生初游顺序,往西去看大龙湫。也是峡谷,先见到大剪刀峰,实在可爱。这些小峰二三耸立,并不算高,却让我觉得,这是落在地上的中国画,十分可亲。大龙湫高197米,实在大气很多。背后一壁,云雨之中,一番水墨画意。

出了景区,不知再看什么,景区外如同一般山区。诸君便开车去找雁湖。徐霞客两度探大湫之源,都没找到。第一次还差点出事,他在危崖上用仆人的绑腿带栓成绳,吊下三丈多,却无法再下行;想上去,绳子又勒断了,反复再试,才回。实际上,雁湖不是龙湫之源。

霞客行——游雁宕山记 - 颜长江 - YANCHANGJIANG

 

我们开上山,却是开进浓雾中,只得返回。便去游大龙湫景区外不远的能仁寺。徐霞客两次来,都在这寺住过一晚。第一次住过之后就结束了旅程。不过寺为新复建的。寺外有燕尾泉还可一看。寺无游人,殿中正唱经,这是我这两天访庙近十以来,第一次见到和尚认真干活。

然后在公路边,看到云雾略散,方洞尽显,好一座大山,我立即想起《庐山高》图,层叠构造,是国画常有,反倒黄山的竖滑类型,少见一些。壮观不提,又前行不远,停住。我卷片器又出问题。正修理,萧生喊我出车。只见山顶,一巨大的观音侧坐,真是壮观奇景,十多分钟后又隐入云。总是对我们网开一面,也只有一面之缘。

时近五时,吃饭。六时二十分,与萧兄去雁宕火车站坐动车。站台上,见和谐号过,果然快如闪电。时代不同了。二十来分钟,我在温州下,与萧告别。出则荒凉,没有的士,只一趟公汽,进了拥挤的温州。总之到了老火车站,坐车去衢州。不用呆在这脏乱之城,只在山路漫游,是幸福的事情。本日所记,写于火车站茶吧。徐生别雁宕后,是否也曾来此?他没说。也不重要了。一定如同出海宁西门的时候,喜滋滋归去。

  评论这张
 
阅读(44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