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向这个时代说不!——城市画报《涉江抽思》专栏结束文章  

2010-10-22 23:18: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各位读者诸君,兄弟姐妹,这专栏写到这份上,实际上已没有可写的了。虽然我还有雅砻江、大运河、怒江、钱塘江以至塞纳河、尼罗河的旅程,但是要么不成故事,要么故事有点私人……

我突然想到,我蓄谋已久的一篇文章终于可以、必须写了。这就是和大伙说点心里话,大白话,发了这么多优美故事,要说中心思想了。更重要的是,大家都活得挺不容易,我总还年长几岁,想说几句看能不能帮上大家。这一刻,如同我一张照片的标题:我其实等你很久了。图见右页。也可以说,涉江抽思,烟波荡漾这么久,现在我准备抽出一大鞭子,露出我赤裸裸的本相。这叫图穷匕首现,穷途之哭,往好处说,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因为讲的是如何超越如何“得道”的问题。我哥哥对我说过:“要先解放全人类,你得先解放自己。”就是这个意思。但是要解放自己,对手就必然是这个时代。于是,我题目就叫“对这个时代说不”。如是,这文章不管文采。

这个时代,我们不要被它吓住,要把它看透。吾国三千年以来,大多还是和平的,地方是环保的,城市均由城墙、楼阁和往来的汉服组成,是极其优美的。局限到人类而言,肚子是多半吃不饱的,但艺术文章是极繁盛高妙的。这是基本盘。间有吃得很饱的时候,就称作是“盛世”了。所以,现在也就常常自称盛世了。只是这个时代与以往盛世不一样的是,肚子是饱的,脑子却比较空无了,也就是说精神荒芜了,失去了原乡和信仰,活得没意义了。当然这也不仅是吾国的问题,是全世界的问题。全球化了。我们正处于三千年来最富裕和最庸俗的时代,这是我的基本判断。而即便是物质层面,也不光是肚子的问题,还有房子、车子、位子、孩子等等,实质上还是穷,要得到人就特别累,距意义就更远。等你赚足的时候,意义早就过时不候了。简单地说,在这个盛世,人的幸福指数竟然很低。现在,我想问一句:可否我们越过这个层面,直取意义?这是我的基本结论。

兄弟我当年在巴黎街头闲荡的时候,看到有人高举双手,边走边喊,像是警世宣言式的。回到曾年兄台的家,他一指电视,说:“出大事了,这个世界快完了!”一看,飞机正撞着世贸大厦……那两天,我在街头有些发楞,我看巴黎挺落索,料巴黎看我也如是。如果我在国内,就和不少朋友一样,看撞一幢楼就欢呼一次,大家都讨厌美国嘛。但在外国不一样,多少有在现场的感觉,感同身受,我一下子对所谓文明、时代有了巨大的怀疑。这也算是我思想的一个节点吧,回来看国内,也看得更清楚了,到现在,以前不敢想的一些话也终于敢说了。比如什么科学、发展、进步、GDP、全球化、CBD、城市化,直到欧式房产、仿古街区、奔驰宝马、歌舞升平,你看他们很牛逼,可是到了我眼里,这些,已经是一群傻冒。现在不是说反三俗嘛,我看这些就是俗,还不止三个。

于是我就这样对他们说不了。不!这些层级不高的概念不应是我们的信仰,这些只是穷怕了后的偏执!比如科技至上,人文正是因此不彰,如是人类并无驾御它的能力,远的,百年来两次大战因这先进生产力多死了几千万人,近的,我们完全成了欲望发动机,社会学意义上的进步可怜。一想到这里,我就想到我们的时代是个瘸腿的巨大怪兽。什么发展啦,GDP啦,也就是拼命损害更多的土地与环境,狂拆狂建,搞得人往身上泼汽油,搞得房价坚挺。未来的数百年,我们要为今天的发展支付更高的代价。正是发展焦虑搞得我们速度飞快,越来越快,我担心那天一不留神跑偏,那就是一场崩塌。累不累啊。

你可以反过来想想。这世界,哪需要这种一定之规!将科技从头号交椅拉下来,让文学和艺术登上去国家就会垮吗?法国人不就活得很好嘛。为什么一定要说GDP,可否永远不提而只说幸福指数?为什么一定要发展,我退步难道不行吗?为什么要信奉“更高更快更强”,我们更低更慢更温柔不好吗?三十年前的之前,我们曾将一些东西神话,三十年来,我们将其解构,却又将上述概念神化——只要你打破了这些神话,哪么,我们的个人生活,推而广之,大而小之,还有什么不能质疑的呢!

我们可以质疑一切让人疲惫不堪的东西。这一世的疲惫,不是做人的本义!那些让你疲惫的种种社会的潜意识,你可以率先打破。就让我们从几样最麻烦的事情开刀吧——

你可以对房地产商说不。是谁规定每个人必须有自己的房子,而不能去租房,去和爹妈同住?是的,人必须要有地方住,可谁,又规定了你必须生活在房价最高的大都市?如果你不愿意或者说没办法去小地方谋生,那么,是谁规定了你必须在中心区买一手房?为什么二手房就没面子,为什么往郊区就不行,为什么租房子就对不起丈母娘?如果非要买,为什么一定要大房子,为什么不能是二三十平方的小天地?为什么不能就是个蜗居?不知道小空间会让二人世界更温暖吗?中国建设得这个枯燥无味千篇一律的城市,配我们花上半生积蓄去买一个只有七十年的水泥空间吗?配吗?你买了七十年,再一平均下来,结果并不比租房便宜。这些枯燥城市就只配你买个睡觉的地方,你千万别以为买了一百多平方就是生活质量,那会让出门就是大草原的非洲人都笑掉大牙。我们可以在蜗居中打拼赚钱,有了钱就逃出城去,如同歌手崔健唱的:“去你妈的!那就去你妈的!”

我广州的朋友老罗就是这样的,他将广州市中心的小房子卖了,够他买番禺的祈福新村住,等到现在番禺城市化了,他就又置换了从化的别墅住。钱没有多花,总有那些不敢说不的人接手。是的,他越来越远,可他也越来越自我满足。你说他享受不了城市文明了,可他说他就是喜欢农村。你说这样他没法到城里上班了,可他已经对工作说不!你说他孩子上学有问题了,他说呆在农村学校孩子倒还天然健康一些,再说,为什么要上学?

是的,你可以继续对我们极其变态的教育说不,那是把你的钱折腾光还同时可能把孩子折磨成小魔兽的另一样东西。你就让他上个普通学校,要发展他的创造力而不是成绩,成绩这东西及格就行,它也真说明不了问题,比如我的文章打小就好可高考语文却只有平均分,因为那作文题枯燥得让我无法下笔。你可以让他安稳长大,同时对择校费说不,对什么钢琴奥数说不,是的,你可以省一大笔,到高中时拿这钱让他出国读书去,不用受高考应试教育的苦,不用去读已演变成笑话的中国大学,还可以捞个海归称号加上洋媳妇回来。是的,你已不是第一个这样做的人了。我北京的朋友温普林,不仅搬到长城脚下住山坡遛马放狗,而且孩子也是自个教。他语重心长地说:我们不能让他们吃父辈吃过的二茬苦,受二茬罪!

如果对这两点都敢说不,那么其他就好说多了。你可以对满口英文代号的人说不,可以对很俗的同一首歌说不,你可以对来往的红包说不,你可以对插队加油的人说不,尤其重要的是对哈日的人说不不不。只要你有这个能力,如果没有太大的能力,我们至少可以做一个万千欢呼的人群中唯一沉默的人,领导到来时站在后面唯一不拍手的人,可以是对机场电视中成功术演讲闭上眼睛的人,可以是大家都在看艳照而你在看哲学书的人,可以是不往家里运日货的人,可以是将西安叫做长安的人,拒绝古怪而肮脏的职称考评的人,拒绝他人专栏而只看颜长江专栏的人——反之也行。你只管求自个的本心,以生活的真意,去放心发出自己所有的疑问,你的疑问大多数都会很有道理,因为,这个时代已同丐帮的服装一样,稀奇古怪,千疮百孔,捉襟见肘,糊弄不住了。这是一个从所未有的时代,它呈现出丰富的无聊,伟岸的空洞,伪装的美丽,盛大的虚荣,富有的贫穷,贫穷的富有,虚假的真诚,自豪的异化,放大的阳物,高挺的胸脯,萎缩的小脑,快乐的痛苦。所有的,就如陶渊明所说,“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于是,最好也如陶渊明所说,“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田园将芜,吾胡不归!

是的,我们已说了很多的不。但是,我们不是愤青,所有否定的反面就是肯定。三十年前,神话走下神坛,现在当我们想再次建立精神家园之时,才发现另一种伪装得更好的东西已高高在上。只有将它们扫除,普世价值和中国传统才会重新站起来,去结合发生出新的中国价值。“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我们对一个时代说不,就是也必须对过去的自己说不!

是的,我的过去也有许多错误,我也没有做到我不。我也买了伪欧式房子,也买了非国产的车,如果有孩子,可能免不了要去学校。我在此向被害的过去和艰难的未来道歉,向还看这专栏的诸君道歉。我因为收入过得去,还能随波逐流一把。我只是想寄望于年轻一些的兄弟,不太容易的姐妹,你们本来就更新锐,如果一些东西让你很艰难,你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不干,实在没法子就少干,再退到底至少可以在心里不以为然。如果周围的人对你的决定感到诧异,那么,你可以出示这篇文章,告诉他们:

你,不是第一个疯子;

或者说,并非第一个正常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