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防民之口竟然甚于防川——新快专栏  

2010-10-22 23:30: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专栏,本来已写无甚写的了。好在中国的奇事,总是也如山阴道上的风景,应接不暇。我如鲠在喉,不得不吐,如箭在弦,不得不发——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日前,陕西省渭南警方,奇袭北京作家谢朝平家,将其捉走审查。理由是非法经营出版报告文学集《大迁徙》。

这个书名让我悚然一惊。果然,看介绍,是报道三门峡移民的艰难历程。终于,有人来为这一件事,为这一群人,来言说了。

于是我立马有同气连枝,感同身受之叹。就好象白居易听了琵琶女的诉说后为自己伤悲一样。我想起我的家乡三峡,那里的流水常常回到我的梦中,那中间的美,难以言说;那人的命运,也无人言说,至少说得很不充分。无人言说的东西,你会格外在心底挂念,或者,泪流满面。

这种人就是移民。在所谓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竟然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是不可言说的人——不管是本人还是代言人。这是一种奇观。他们仿佛贱民,同历史上的吉普赛人、犹太人,还有那些流放者一样,在被决定之后,还要尽量取消其言说甚至记忆的权利。谁遇上这样的遭遇,可以说,如同受到命运的诅咒,有深重结实的悲剧性。

于是,这正是作家的好题材。总有作家不信邪,历来如是。当然,作家也是人,不妨一齐灭之。

当然,现在终究比乾隆雍正还是文明了许多,将谢先生暂时放还,但还拘押着相关印刷厂的一位人员。谢先生的书还没上市就已成为非法出版物,自然无从看到,我只能长久地期待了——但愿不要像始皇帝那样销毁。不过我对三门峡工程还是了解一二的。这是截断黄河的工程,诞生于人定胜天的大无畏年代。当初泥沙专家、清华教授黄万里先生就预言:三门峡……

三门峡、丹江口、三峡,这一系列人定胜天的水利工程,水利学和经济学意义上成功与否先不论,总有一个很麻烦的地方,就是大规模移民,让位于水,一部分人民的利益与情感作出了牺牲,部分风景和文物古迹也得放弃——比如武当山的遇真宫。如果说当年这些是为了国家利益的话,那现今在大江大河拦遍的行为,就往往是水电利益集团为了自身利益搞出来的无妄之灾,近年关于岷江、金沙江、怒江的开发就是如此,不管争议多少,不管国家环保部门如何在两会期间造势反对,它们依然违法上马,先斩后奏,于是中国再没一条自然的河流。这种能量,只能以悍然一词形容之。

总而言之,一句话,水电部门自诩为“最清洁的能源”是一句妄语!这清澈的水库中,有沙,有文物,有风景,还有泪,甚至还有血。

关于这一些,在众多的工程中,只有三峡还有些言说。不管是文学,还是艺术,甚至于中央台的电视剧,都还以此为题。《三峡好人》还拿了大奖,刘小东的画也卖了大钱。拿摄影来说,也有一批世界一流的相关作品,做纪录的有曾年,做行为的有肖萱安,而中国青年报摄影记者晋永权更出版了《出三峡记》,这个书名仿自《出埃及记》,确实,如同历史上的迁徙者们一样,移民,有受难的意义,有一种圣性,我们可以漠视,我们又怎可以加以压制!

近几年更有杨怡、严明、刘轲、骆丹、木格等一批年轻人因三峡影像脱颖而出。三门峡在这点上,不知为什么,宽容度还比不上三峡。但《大迁徙》事件发生之后,我相信,人们也会开始关注三门峡,关注渭南到底发生过什么问题,谢先生写作的目标,可能会因此意外实现;我也建议,我们摄影人不要放过三门峡,不要让谢先生孤军奋战,应为那里的移民造像!

其实,一个成熟文明的社会,应该认识到,一件事情,有争议是正常的,最合适的做法,是让各种争议公开,这将是中国行政之幸,也是中国文艺之幸。无此,谈不上社会进步,谈不上产生文艺大师。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句话用在此事上倒很合适。正如水坝是国际上已公认的反自然的过时工程一样,言论之坝也终究抵抗不了自由如水的人声。我想,可以给有关部门,包括水电鼓吹者们,上一下关于水的成语课: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是说百姓可以决定政权;“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是说不能不顾大势与规律,比如水坝这种东西就迟早会拆掉,一如现在美国法国在做的……

还有大禹治水,疏导而成,而成水神千古敬仰;其父鲧,只知道堵,于是治水不成而被处死。温总理说过的“人亡政息”,就是这样一回事。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