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十八梯》,我实在说不出什么  

2011-11-22 10:35: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十八梯》,我实在说不出什么 - 长江 - YANCHANGJIANG

我曾编他,羊城晚报要闻主任林海利说是他看到过的最好的视觉版,早知道给更大版面了
 
    《中国摄影报》约我写一写王远凌的《十八梯》,我实在有些悚于动笔。其实早一两个月前王兄弟来广州就要我写了,我也迟迟不动笔,有负生平快手风格。我说,有的好东西,可以说很多;有的好东西,好而已,说不出什么。《十八梯》就属后一种。

不过,与其为赋新词强说,不如就随意写之。《十八梯》拍的是重庆市区的旧街。一说重庆,我就心有一种惊悸。这十来年,我走三峡,随着水位一年年往175米上升,我也就越走越上,直抵重庆主城。这是一种深切的无奈,我不得不逼近城市——走过木洞镇,就是鱼嘴,然后就是望江。从望江开始,就可以坐上城市公共汽车了。重庆是山城,其江北城区也大多在山上,而俯瞰江边山脚,倒是还有一路的原生态,所以就时不时下去,看看小镇、古桥、流水。寸滩,成了我在长江边享受的最后一个古村镇。我在一座古庙里,赖得一顿晚斋,还如愿住在大雄宝殿的库房里。夜半,在佛像之间,看江对岸灯光迷离音乐阵阵,那是著名的洋人街,仿佛两个时代。我独自哈哈笑起来。

库房存放一屋子鞭炮。寺主老尼还特地交待:“施主抽烟要小心呐。”我想,倒还真想将一屋子炮仗炸将起来,与对岸交相辉映啊。

每一个时代,都有其独自的光辉。

每次,我就这样到达重庆,总是不愿过夜,也拍不了什么。我知道一座大城,必然可以用伟大形容,但我是外乡人,难以把握。但一座城市必然有它的孝子,知其意,了其心。这必然是本地人。王远凌可能就是。交给王远凌。

王远凌,本是重庆某报摄影记者。张晓、骆丹等一批近年走红的摄影家,大多出自报业,而又辞职去追随某一个理想题材。王远凌也走了这条路。他每次还解释:“因为我家境可以,也没有结婚。”他选中了重庆下城,绰号“十八梯”的一片老街区拍摄,用的是缓慢、沉重的大画幅相机,负片。这个个头很小的年轻人,有些志气。

他的作品,是出人意料的,我只能说,好。我曾试图从各种角度去接近这个和重庆城相应的影像堡垒。比如可以谈社会学的,比如城市拆迁与老街区保护(十八梯是要拆的)。可我已经讲大多遍了,再说,长沿岸边那么多老城镇都拆了,重庆第一古镇龚滩因为小水电拆了,重庆三镇中的江北古城也完全拆成了荒漠,重庆郊区鱼嘴古镇也因一条新公路连根拔除,再多拆一个十八梯又算得了什么呢?关于老街的意义,关于保护与发展的合理关系,我们说了也没用,还能再说什么呢?道理其实很明白。《十八梯》,只能是一种缅怀,如同我在长江走过的路子。

或者,我们也可以从影像语言上说——王远凌有手法上的突破,是罕见的用大画幅相机拍摄环境肖像,简言之,大画幅搞纪实,使对象因静默、细致而尊贵、庄严。然而这方法不少人用120也达到过,何况别人也易跟学,似乎也没太多好说。当然,我们还可以从“影像伦理”上说,说他与对象平等相待,发掘了普通人的高贵之处,体现了人道主义。这种,其实在我这个圈子里已不言而喻,多说也腻。

细想一下,可以说一说“气质”。不少摄影家都可以有同样的手法、对象、伦理,但影像最后的比较,可能在“气场”、“气质”、“气韵”这些玄一点的东西上,这种感觉的差异深浅,是很微妙的,然而是决定性的。我只能随大流地借助本雅明的“光韵”(aura)一词。认为,王远凌理性而暗含深情,拍出了生活的时光感与韵味,或者说,时光的韵脚。在长江的各个码头边,70年代以上的人,都深知这种混合了雾光、阳光、煤球味、江水的寒腥味、酱油味、号子声、石板路的反光、爬着石板路的女娃们扭出的好腰身的生活滋味。说多了!说多了!再说我就想念瞿唐峡古纤道上穿堂风的那爽,或大昌城城门洞外时光漫长的古意了!太多的美丽,让人无法承担,而这些美丽,我努力过多次,其实无法言说。说什么呢?王远凌明白,看作品的重庆市民也明白,这就是我们的破烂生活嘛,不过,王记者说它还有尊严还有价值而已。

今年的“TOP20”摄影高峰论坛上,一代新锐们是否还搞纪实摄影、是否承担社会责任,成为一个议题。其实,表面上看新生代们花样百出,影像不太“现实”,但其实不少人起手很高,试图直抵精神世界的核心。他们就必然地,直接承继奥古斯都·桑德式的伟大的人道传统,必然有严肃的责任感、使命感。其实,“纪实”的王远凌是一个最有说服力的例子,可惜他不在场。当时“新锐们”觉得,说到信仰与“基石”的程度,已不可轻言,不太想说了。我说得够多了。我也说不出什么了。

(此文章是发在王小兄弟获奖前的新快报与中国摄影报的,正好拿出来恭贺。心想真要写,他的真性情最值得写,这是活得真实的人。写他在北川与文字记者打架,上台感言变成呛领导,还有连州差点喝死。我从来不争什么,但也和他一样,把我搞急了也发飙。任何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没理由轻易指责任何人。)

  评论这张
 
阅读(50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