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三峡问题首先是个文化问题——周六的专栏  

2011-05-27 23:49: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峡问题首先是个文化问题——周六的专栏 - 长江 - YANCHANGJIANG
nadav kander拍的这一作品是最精彩的大坝影像,选自其扬子江系列
       三峡工程突然又热了起来。数日前,国家有关部门突然在一篇文告中,说了这么一句:要妥善处理三峡工程的不利影响。当时我就想到,这不太聪明,有点授大家以柄了。果然,各张报纸都提出这句作了不小的标题,好象多大事似的。我倒有些同情该部门了,我认为,事儿不大,但这样一来,没准就大了。这不,大而言之,南方的干旱气候,小而言之,鄱阳湖、洪湖的见底,都有意无意,想同三峡大坝算算帐。如同当年地震,也归咎于大坝一样。有点扯了。我这么说,可能出很多人的意外,因为我对淹没前的三峡是充满感情的。但是,我不愿意夸大三峡大坝的不利因素,正如我不想缩小一样。即便有问题,也不应由现在的当局挨一闷鞭吧。

事儿多大就是多大。在这个意义上,不能相信标题和标题党。这坝都建好近十年了,我就是那坝子上下出生、玩耍的,十多年来,我也每年都考察库区,我认为,它就是搞成了一个河道型水库,等于长江发福了一下,我不信大地震、大干旱是它造成的。此外,还有滑坡,其实2003年刚蓄水时,秭归县沙镇溪就发生了没被报道的一场滑坡,死了数人,很明显是大坝蓄水造成的。这以后,滑坡还有不少,可能比蓄水前增加,但是,比起蓄水前的1980年代的新滩大滑坡,都是小儿科……另外,又有人指责移民,我也确实见过不少悲剧,但也确实也不是一边倒,大约半数的人还是满意的。还有重庆港可能淤塞的指责,可现在也没看到那里有问题。又有航运业因船闸费时费钱而凋零的议论,但我看来,更大的原因是沿江各条高速公路和铁路的开通造成的。所以,我相信,三峡工程的不利之处很多,但每样都有限,正如它的正面作用往往也有限一样——比如实际库容不敢太大,以至防洪规模和抗旱能力都没想像与宣传的那么强,也许本来可以那么强,但又与发电是个矛盾,取那一边,都有人说事。

那么是否事儿就不大呢?我想,看你怎么看。这篇文章,就是想探讨一下方法论的问题。有关三峡问题的议论,从头到尾,都可以看出中国人的思维模式,是与西方人有不小区别的。思维是有层次之分的,就三峡而言,我们的层级总是在最低的功利层次。什么是功利?就是只会片断、瞬时、局部地看经济或政治或名誉的实利。上述议论也就在这一层次。从本质上讲,我不觉得这与水电利益集团有什么分别。在这一层次上,只会零零碎碎地吵来吵去,反对派也不能服众,是不能撼大坝泰安的。

再上一个层次,是理性层次,就是比较长远、综合地看问题,在事成之前,慎重考虑一项政策或工程;在事成之后,能够反思得失,甚至宽恕当时不得不为的具体形势,承认我们的局限性,不再拔高所谓的成就,这才是科学的态度。就三峡而言,应看到经济、国防、文化、民生诸方面,也应看到一两百年后的问题。这正是当初决策所处的层面,这个层面是个基本层面,并不差,当然,当时在这个层面上的运作细节,是值得商榷的。

再上一层,是个哲学层面。就是自然(这个自然也应包括正常发育的人类生活与文明)主义,小而言之是环保主义吧。这是一种绝对理性,就是人尽量不打扰自然。西方对待水坝的态度,正上升到这一层次。人家已不是建坝,而是拆坝。自然的,才是最好的。恕不详述。

说到这里,我可以图穷匕首现了:不是事儿不大,而是没找到事情的重点。我认为,最高的层面,是诗学或者说美学的层面。人对自然的理性态度升华为这一层次的情感培育,形成审美,产生文化艺术。上一层次的理性与这一层面的感性可以互为表里,让人与自然形成和谐共处之局的双保险,更重要的是,重视审美层面,能形成我们的终极思考,立正我们的精神世界。人类,生不如此,可以说全然无趣。

2002年,我为自己的三峡作品写了总序,题目叫作《离骚——关于我们的三峡,美学的以及科学的》,意思是说,是时候让美学重于科学了。三峡文化是中华文明中最为瑰丽最有英雄气质的一部分,这才是我们首先要考虑的。在文章中,我很绝对地说:

“这虚的文化血脉比那些实的文物建筑更重要。你也许会觉得我疯狂,但我仍然认为:我们在三峡做一件大事之前,应该问一下空气同不同意,屈原同不同意,神女同不同意,江水同不同意,杜甫同不同意,某一座山同不同意,某一根草同不同意。怎么问?问问咱们自己,问问自心。”

也许您觉得我太形而上了,太不实在了。但我想这样的疯话总得有人说,要不然是我们更大的耻辱。不这样的话,正如一位名主持人的太太说的,这个国家,是永远无法输出价值观的。

 

三峡问题首先是个文化问题——周六的专栏 - 长江 - YANCHANGJIANG本月的大孤山 新华社发

 

三峡问题首先是个文化问题——周六的专栏 - 长江 - YANCHANGJIANG我拍的正常的大孤山

 

  评论这张
 
阅读(62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