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我分明看到了两个中国  

2011-08-07 22:18: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天前,我经过广州市北边一个所谓的“城中村”,顺道探访了做小生意的表哥表嫂。村里的房子街道,自然是色素深深的,沟沟坎坎的,就像表哥的脸。村里的房子密不透风,像他们总在忙碌的生活一样紧密着。因为我是突然袭击,他们就急急地买菜,做饭。表嫂做菜的时候,很难转身,转身的时候,就是要涮一下锅的瞬间,不过得伸到更小的洗手间上的水龙头下。吃饭的时候,表哥也会务务虚,评论一下动车事件,骂一下现在的菜都是假的。我们唯一的争议,是药,他认为最坏的是假药,那等于杀人;我认为最坏的事是药贵,搞走了我很多钱。他也谈到自己就要苍老,而那年他来城里探访我们家的某个大雪天简直就是昨天!谈到儿子即将结婚,他们将送上一笔钱。好在生意还是不错。这顿晚饭我也吃得不错,吃得胃里心里都很扎实,就像城中村紧密的房子一样扎实。

然后我开车去Centro,就是从城中村(事实上它们和表哥一样都在边缘)去城中。

我去城中的东山宾馆,接一个吃饭的朋友。因为酒席总是因为酒而突然漫长,所以我在外面等了很久。我之所以不上去见老友,是为了保持我扎实的晚饭感觉,和整年的零应酬纪录。这是一家是有政府背景的宾馆,所以我总是看见白衬衫扎进长裤子然后捆上一条皮带的人,这好象已经是当官的人们的标准装了。出来的人总是多少有些沉醉,要进去的人总是提着购物袋,有时是统一的式样。也许他们也觉得很扎实,和购物袋一样扎实。最有趣的是,我看到有个有点醉了的中年官人拍打的士,要另几个人跟他上的士,大家却没上去,然后他要教训其中一个青年官人,两人对峙,分别又有一人阻拦,但大家终究没能拦住,而青年的脸孔愤怒而扭曲,明显地又不想就此逃跑,所以场景在十字巷口不停转换,最后中年官人一个箭步上去,左手打开一个红色证件,嘴上叫着“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右手就此很轻佻地扇了青年的脸。青年还手基本没打着,可惜又分别被人拉开就此散了。我本来想冲上去帮那青年——多年以前我也是如此年轻没有世故——只是我当天只穿了短裤拖鞋,装备实在比较不行,要皮鞋才好发力。最好玩的是,过了十几分钟,又见他们聚在一处,中年官人和青年勾着肩和谐了。多年以后,青年也许会变成那个中年。

我突然感到我看到的人类很有趣。这个从城中村走到城中的晚上,我分明看到两个中国,两个毫不相干的中国。

“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这句话说得多好啊!事后我分析,他可能知道天高,因为他亮出了红本本,但他并不知道地厚,我表哥这样的人才知道,他是农民或农民工。至于我,混在两种之间,当过处长,见过丞相级别的人物,当然也常常像流浪汉一样和下层人混在一起。我啥都知道,又好像啥也不知道。

不知道的是,为什么衬衣人士用何法子搞得这样和别人不一样,而他们之间很一样。喝酒我也喝过,就是不能和他们一样。一样了有什么好处?就是想法一样了就好做法一样,做法一样就是一通百通全对自己有利。换个说法是,有同样的价值观了就好交换需求,这就导致:你的职业最好有如下选项,或政府或税务或公安或军人或烟草或幼儿园或工商……任何一个选项都可以换得其他选项的等价利益,最后我只能认为他们找了万能的职业,然后他们板结成一块,或者说织成一张网,每天都在网上勤劳地织,相当于西西里亚的纺织工人。这张网是为众选项织的,因此网上人很多,却不见选项之外的人,好像我们这个国家没有其他人。然而我知道国家还有其他人比如我表哥这样的,因此我认定这网上的人是个独立的小社会,可叫做阶层,其实都是吃国家粮的,因为只为彼此织网,所以竟实现了“小政府”。

我因为生活中一些小困难,比如和邻居吵架之类的,也想有个靠山,因此想挤进这张网。我也常被掂量着记者或摄影家的价值置身于酒席上,但很难如愿。最奇特的是他们见我不长于这样就认为不可思议。公平地说酒席当然相对光明,而且公务交往也难免请客吃饭,官人合适的交往方式可也是国家法度。只是我见过几次大官人要打小官人的事,所以我就想起我大清。德龄格格的《清宫二年记》里写官员见面,都要相对伏地磕头N次,相比起来显然过于礼貌了。脸皮不厚的人,演技不高的人,没点无赖精神的人,是很难混进这张网的,做不了这张网上的蜘蛛,只能做自在飞的蚊子,小心不被网给俘获了——

两个层面的中国,交集时意味着搏斗,不交集时意味着提防。近来我更感觉到,它们严重的对立,确切地说,是网外的人对网的仇视,而网上的人对网外的冷漠。这让我感到有些害怕,毕竟我喜欢和谐社会。以前说起阶层对立,总说农村与城市的二元社会,后来又说穷人与富人的对立,其实,最大的对立,是官人与民人的对立。这是两个处境与思维甚至包括语言都已完全不同的群体。我很担心他们哪天撕破脸皮。中国要说有些什么危险,我看首先就在这里。

  评论这张
 
阅读(69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