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外行关于“汉服”的一点看法  

2012-11-20 12:49: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我在微博上,就一款庄重的和服(我心目中的唐装),发表了一句评价,“相比之下,我们的汉服就像丐帮”。这句是病句,可见发得匆忙。其实,我指的不是历朝汉装,而是当今汉服热中的汉服。没想到引起汉服爱好者们的围攻。说围攻不为过,因为过半的人,不仅是情绪化的,而且有脏话。这就有意思了。我想,对方的反应也印证了我没说清楚的看法。我的意思是,你要代表我大汉文化,是要有点素质的,要文明,这是儒雅中国的基本要求;汉装要搞好,不能随便,也是你敢称“汉服”的基本要求。

其实,我也是好古之人,近年痛心于华夏衣冠(包括语言建筑服饰民俗气质信仰等等)坠地,也向往穿一回古代的正装。那么,我疑惑什么呢?

下面,我就认真一下,将我的观点说清楚点,以供批判。我可以代表社会上不少无知外行,可以供汉服界公关宣传作个参考。

一。我对“汉服”一词不太感冒

我的工作,是干新闻编辑的,对于新现象新语词是比较敏感的,尤其是和我的爱好即中国古代文化相关的。大约不到十年之前,突然大量出现“汉服”一词。有一位爱好者也认可了,说大约是六七年的历史。当时就感觉到,这个词无疑,已是个正式的名词,并可能成为学术化名称。我知道汉语在发展,但我非常警惕伪民俗,对语言的伪民俗,正因为热爱汉语,也就不愿意它出现。我印象中,此前无此说法。

在这里,我说的是一个“正式的名词”。不是网友攻击时说的,汉服,汉人穿的衣服嘛(各位并质疑我的文化程度与智商)。我想你作为一个口语俗称,什么时候发明应用都可以。但作为正式称呼,容易让人以为这个称呼是自古传下的名号,那就不经意间,有欺世的感觉了。我汉堂堂,不需如是!

当然,你要找到古文章中这一词,也一定不难。但我想,那也不是正式的名词。印象中,诗词文章中,多称“汉衣服”“衣冠”,“汉装”,“唐装”。从文先生的《中国服饰史》,我看得粗糙,他主要是用各代加上服饰一词形成新的词组。刚刚有网友又说:“汉服一词始于辽代,是契丹人发明的名词。”存于此。我想,我小时也算爱好语文,课外书看得极多,长大又做文字工作,我不见此词,也是奇事,算我学艺不精吧。

事实上,我疑心,这个名词是因应和服、韩服而产生的。只要弄得久一点,就会成为与之抗衡的古老称呼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命名,包括汉服活动中透出的一些现象,正说明,隐约之中,恰好以日本韩国作了标准,这其中,表象上是强烈的民族主义意识,内里还是日韩中心意识,这两者都失却文化自信,让人很不舒服。

二,我更倾向自然传承的民俗而非新造的“传统”

作为中华传统的爱好者,我反对损害传统文化的所有行为。这不仅是反对那些“拆迁者”,也警惕内部的不纯。比如大行其道的假古董,比如修旧如新,比如非遗评选中的种种伪民俗(太多将新创作当古民艺的)。这尤其让人伤心,因为真纯被淹没,审美标准迷乱,而让国际人士误以为我们欺世。

所以,汉服热一开始,我就有自己的警觉。我担心,这阵势,这叫法,不久又可申办非遗了。非遗似乎还没申办,但确实,因为大量的传播,给一般人已经造成了一个印象:以为这,就是自古传下的传统文化。于是天下纷至,而弃那些乡野角落中独自发光的真正的传统于不见。这并不合适。

我想,自然,是中华美学哲学的最高境界,好的遗产,也是这样,不能突然生出的,需要历史之河慢慢打磨,才有珠圆玉润的可能。那么,汉唐衣冠,传到明季,众所周知,是断了的。尤其是朝服与士大夫的服装。我小时候,还能看见家乡老人,是传统汉人服饰,有明代风味,现在贵州屯堡还有。但主流上流服饰是断了。我多次拍摄过广东春节傩戏游神活动(我看是最正宗古老的非遗)。全村人除了着戏装之外,主要的是旗袍与长袍马褂。我看这个,还自然一些。毕竟是近几百年穿习惯了的。

礼失求诸野。我更欣赏那乡间的传统碎片,那比我们突然搞出的汉服仪式要自然得多,更经得起观看与质疑。中华之美,岂止服装!有多少埋没的东西值得大家去做嘛。你看现在搞汉服的这么多,你去山西佛光寺南禅寺看看,可以说,很多时候,没有游客。还有不少唐宋元的建筑,都快塌了……(如此不重文物的国度,能在几年搞好汉服,倒也是神话)。现在的汉服活动,不知怎么让我想起COSPLAY。

当然,自明季开始,恢复华夏衣冠,是汉人的梦想。一定要落实在服饰上,可以,但不要让人误会,以为这就是没断过的历史。当然,这也似乎不重要。我在意这一点,是因为下一点——

三,我对多数汉服活动的评价是粗制乱造,气质不堪

这是我想说的关键问题。我是职业图片编辑,每天都要看诸如CFP、新华社的所有图片,汉服的新闻图片实在太多了,有时真不想用。因为看上去,大多是一帮子大中学生,气质不够,场面乱来,布料太差,着装不整。有的透出里面的毛衣,有的头发不仅现代还蓬头垢面的。场面也不行,嘻嘻哈哈,不知所措。我这一行,有审美要求,一看这画面,就知道不太行,昨天特地问了一文字编辑,其观点,竟然也同我一样。这么多年,没看到几个让人不脸红的。我敢说,前去拍摄的记者,也没个高要求,反正穿个古装,容易出图像。

可以说,有关汉服活动及传播,正说明我们这三代以来,欠缺历史滋养,欠缺优雅气质,欠缺工艺态度。这正是文化传承断裂的体现

敢称汉服,就要知道汉的神圣,就要明白华夏衣冠的严谨,那是韩日的源泉,我们不能让人笑话,所以,这样的传播,让人忧虑,尤其是可能传到我们以前的学生们那里啊。你总不能搞几个宜家的杯子,用水泥糊个池子,就在那曲水流觞嘛

所以,你要知道其神圣,知道你在代表中华,知道其惊人的传播性,就得极端认真。我只看到过一次,一个古装的发布会,不管它是否现代化了一点,那种美,是传下来了,表现出来了。我对此敬佩得很。在我心目中,重穿汉唐衣冠的,其气质,至少也得到苏昆学员的水平。不是看低普通人,是对被断裂几代传统美育的国人没有信心。这点,比日本人比不过。我们的专家,时装的设计的以至于我们摄影的,比人家的二流都比不过。

恢复断裂传统,当然不错,但要小心。我在成都有个朋友李永开,重做唐刀的。他怎么也要整到跟正仓院那种差不多的水平。为了仿乾隆刀剑,会按照文献资料,不惜工本跑到东北老林中,找一种树皮作装饰。还真找到了。这就是态度。

有网友坦承,才六七年,汉服有过“迷失”。希望大家搞好一点,钱不够,气质不够,就不搞。毕竟旗子太大了。

再说一点,汉服网友说话,太不文明,透出太急切地与日韩一争高下的心态。这种不宽容,不静气,也不是汉家态度。我泱泱大国……

总结一下:我反对伪民俗,我反对民粹主义,我反对仓促上阵,我反对华夏衣冠的娱乐化与传播化。我这样的人,可能还有几个。希望各位汉服人士,真正搞好,让我们心服口服吧。如是,则我汉之福了。写此一文,要骂请再来。对中华文化的可怜而古怪的境遇,我早看透了。

一个外行关于“汉服”的一点看法 - 长江 - YANCHANGJIANG
我在乡里看到的书生。现在汉服热,最缺的就是这种肃穆庄严之感。求诸于野,更得心源
一个外行关于“汉服”的一点看法 - 长江 - YANCHANGJIANG
我也看到过一回到位的汉服,并配发在我专栏文章上。虽然不是完全复古,但懂得传统。
 

 

  评论这张
 
阅读(4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