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不能以美的名义抹杀真相——新快专栏  

2012-02-12 10:54: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能以美的名义抹杀真相——新快专栏 - 长江 - YANCHANGJIANG
李宇宁作品对女兵的写实很节制,但已如重磅炸弹
         余华写过他唯一一篇武侠小说,名为《鲜血梅花》。这名字很有意思,如同莫言的《檀香刑》,将美与惨痛奇异地并置,产生一种残酷美。这也是中国最高级小说的一个秘方吧。

“鲜血梅花”这四个字,让我突然想到,在很多人那里,可以对鲜血打坐,渐渐地竟看出它原来是梅花;如同,将解剖的血腥味闻多了,再闻到的就是檀香味了。

前几天,新华社副总编夏林披露,2003 年10 月16 日,神五着陆直播画面显示:舱门打开,杨利伟微笑着走出,但实际上,是接应人员发现杨利伟满脸是血,因为落地时他忘了摘耳麦,嘴唇被划伤,大家快速擦血,把他抬回舱里,关上舱门,然后“继续直播”,于是,杨利伟走出舱门,面带微笑……

查杨利伟的回忆录,是有这么回事:“着陆时巨大的冲击力,因为麦克风有不规则的棱角,让我嘴角受伤,要是在颈上,后果不敢想象。”

我们的宣传工作主官,就这样,决定将鲜血伪造成梅花,贡献给世界了。这种虚假的搞法,让我担心我国航天器的质量。欺上瞒下多了,保不准哪儿出问题。航天器的小问题,上了天就是大问题了。

这文章有点没法写下去了。道理小孩都懂:真实是新闻的基本前提。真实也是认知与决策的基本前提。既是直播,就应真实。

当然,你可以说我们的媒介是宣传——告诉你,连世界杯直播都是假的,我们的电视台要比香港台迟几十秒以防什么万一——而宣传在我们这里总有些主观创造性,是所谓宣传艺术。既然是艺术,可以主观地搞一下现实的升华版的是吧?

绕来绕去,我晕了……

那就说艺术吧。我上次在这儿写过,《诚实是最贵重的文学品质》,就是说,真实的感觉与诚恳的态度最动人。你即便是搞宣传,至少大部分情况下,真相是最感人的,何况可谣言也止于公布真相。比如,杨利伟的鲜血淋漓,可以感动多少人那,可以将爱国广义煽到太空一样的高度啊。

当然,也有朋友在网上议论:“难道你想看到满脸是血的航天英雄吗?”你看,确实有人中毒够深的。我不想看到,但事实如此的话,我认为,俗话说过:英雄流血不流泪,英雄流血,那不是很正常的事嘛!我看到了鲜血,产生了梅花般美好的感情;这总好过你总给我完美的梅花,我只得猜度背后是否隐藏着鲜血吧!真实在所有之上。比如你结婚,一个丑点的新娘总强过充气娃娃吧!

但很多人宁愿选择充气娃娃。相信宣传官员里也有这样异化成非人的人,他们不是主观想欺骗,他们是真诚地认为这样有利于党国。当初浩然写《金光大道》也是真诚的,可惜当时世道并非莺歌燕舞,而是暗无天日,连作家哲学家也助纣为虐;当初不少记者和调查员也是相信亩产万斤的,可惜借此决策,人就饿死得更多了。

再进一步说,说艺术,告诉你,当代艺术早就过了高大全或拙细巧的形式主义阶段,而着重于现实问题,绝对一点地说,真实即美。这因于问题与解决问题的需要,也因于审美的前提是可信,在审美对象已从形式转为事件的当代,尤其如是。若违背此道,那就正如网友所评的:“它,总是为了感动观众而恶心观众。”

杨将军这件事披露的同一天,摄影界也有一新闻:空姐摄影家王淋,以拍摄空姐生活的纪实摄影在网上闻名,但被部分人形容为“空姐私密照”,因此被航空公司解聘。现在,她与公司打起了官司。

军旅摄影家李宇宁也有类似经历,他拍摄的女兵也是纪实的路子,其效果,真是我见犹怜,升华了热爱人民子弟兵的巨大感情,不料,也因为这些正常的生活照,作者不得不选择了退役。

不多说了。我觉得,如果真是懂得宣传与公关艺术,那么,航空公司可以好好利用王淋,而某部该给李宇宁立功。他们拍摄的又不是天灾人祸,一点也不可怕,美得很。

不能以美的名义抹杀真相——新快专栏 - 长江 - YANCHANGJIANG
 
不能以美的名义抹杀真相——新快专栏 - 长江 - YANCHANGJIANG
王淋关于空姐的作品。道学家易于见淫,但这是否摄影师的责任?细想一下,这组照片的背后挺复杂的:一,世人或公司将空姐等同于天使是不现实的,二,这种形像怎么就不美了?三,其展览选片可能有值得斟酌之处(考虑公司利益和纪实摄影更“高”的使命)……
 
 

 

 

 

 

  评论这张
 
阅读(67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