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雷锋:一个青春的圣徒——专栏文字  

2012-03-10 11:44: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关于红色美学及其价值体系及我对它们的看法与情感,是个极复杂的问题,自己也没想好。既然写了,立此存照,简单粗暴也是一种方式。 

以前有一种土地,庄稼平展,河流平淌,房子不会高过树木,最高的,是道路两旁的白杨。阳光明亮。

人们也明亮。雷锋的故事,也就发生在这样的场景里。他只不过是一个青春的少年,充满热情,去做一些很琐碎的好事,他周围的人们,也一样单纯,人与人之间有礼貌,有着关心爱护。

那年月,简明得像是黑白影片的白云与白杨。

3月5号这天,我确实看到了一部黑白影片。从什么CBD下班,回到家里,打开电视,就突然看到《雷锋》。从他参加义务劳动看起,那场景那口号那人物表情,都有些雷人。但渐渐地,有些打动,像那些送大娘回家啦,去灾区时留下一点捐款啦,不是政治教化那么简单,演得很自然,我和内子竟然看得不时流泪。

我说,谁信哪,我在看《雷锋》。我想,我若写上一条微博,一定给人笑话的,因为事实上,这两天不少人在网上笑话雷锋。忍不住,还是写了一条,没想到响应的人不少,都是肯定。有这么一种感觉:他们也是看我站出来后,也来露了点本相。

其实大伙挺想念雷锋,或者如我,还想念那时的中国气质。

是的,我也早知道他的不少照片是摆拍的。这不算什么。那时的摆拍是生活的一部分,也许摆拍夸大了形象,但他是个好人是肯定的。他对宣传的完美配合,是一个青春少年的机灵甚至虚荣的体现。我倒很喜欢这一点。这是一个可爱的邻家男孩。

但我仅为这样一个好人流泪吗?仅仅是因为现在缺少好人,与人与人之间的关爱?关于这个,我想了好几天了,也不能说完全想通。我只能说,我对红色美学其实有记忆,有感情,因之以当前的虚无与颓败,而更显出其理想主义的色彩。猛一勾出,十分震撼。我前些年策划香港左派摄影师蒙敏生的展览时,就曾浸淫在他拍摄的革命场面里面,我认为,左派,从来是有其独特价值的;在中国大陆,共产党得了天下,也绝不是偶然的,那首先不是利益所致,而是一种价值观的征服。

按我的理解,这种价值观,最初是一种基于土地与劳作,而对于平等、自由、友爱的信仰,并富有新鲜、锐利、圣洁的先锋气质。它们是野生的,浪漫的,有活力的,给人希望的,其魅力则容易在流浪或迁徙中充分体现。

在我国,这就是长征。

在历史上,就是耶稣的四处游走,摩西的出埃及,玻利瓦尔的翻越印第斯山,格瓦拉骑着摩托车的穿越南美的旅行,甚至于,凯鲁亚克的在路上,都有类似的感觉。为大家受难而行,是所谓圣徒。圣徒的人生,和他们的信仰,是激动人心的。

大多数画家与作家,都将新中国美学落实到长征,尤其是国画家。我小时候就深深为新中国的国画激动,《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江山如此多娇》,这些题目,不止一个画家画,各人也不止画一遍。这传达了革命,也刷新了中国山水画境。确实是一片新天!在这里,水墨比油画更精彩:中国的山水意境,本身有灵性四溢与叛逆朝堂的特点,与革命意志里“自由”与反抗的气质一拍即合,令人耳目一新,魅力惊人,完全可以惊呆黄公望,吓死董其昌。李公明先生曾有专文论述,此处不再多说。

这就是中国式的革命浪漫主义。在山水里行军,献祭于人民与土地,从事拯救与逍遥。长征如是。但不能光有长征,而雷锋作为典型,我看就是长征在和平时期的一个小小的“转喻”——他正当青春,“恰同学少年”,便于长久保持革命事业的青春朝气,因此一直大行其道。

我知道,雷锋之前有大跃进,之后有文革。这也不能说明,一种价值体系的失败。历史是复杂的,任何思想体系也是多个侧面的、随地赋形的、随时而变的,但我们应该珍惜,里面曾出现过的一道耀眼的光芒。我的经验,不管什么体系——甚或敌对的体系,其最亮处可能一样。对于历史、体系与时代的复杂性的辨认,是这一篇小文不敢触及的。

比如文革就是个相当复杂的事。一方面,我父亲那样的知识分子确实在受迫害,但同时,我在乡村,确实也常看到“雷锋”。我祖母常牵着我走人家,只要看到有大车过,就叫一声“带一个”,司机同志就可能停车捎带上;遇到了大水库,向水库上的人问一声,他也可能用船送你一程。我那时徜徉在山水间,觉得人间与田野真是美好。这样的感觉,以后再也没有过。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