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归山——长江商报的报道  

2012-05-12 10:40: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肖萱安兄传来长江商报关于我们作品的报道。记者只访问到他。虽只是实习身份,但水平不错,对摄影有一定的理解。转刊于此。并附今年新拍的一张。

归山——长江商报的报道 - 长江 - YANCHANGJIANG
 

闭翅垂首的老鹰停在一棵细弱树木的残枝上休息。一头花豹安详地蹲坐在一大块秃岩顶端,似乎在远眺着群山那头,不知何故扬起尾巴。而在荒芜泥泞的伐木边,黑熊与远处的鹰及鹿相安无事。

可是仔细看一看,老鹰的爪子僵硬无比,花豹的尾巴极不自然,黑熊目光呆滞,而一头真正的活蹦乱跳的鹿,又怎会在熊的领地里喝水?

这些动物早已没有生命,它们是标本。

这场景里空无一人,荒芜如世外。

这组作品叫《归山》,作者为肖萱安和颜长江。在去年的连州国际摄影年展上这组合作作品众望所归,获得了评委会特别奖。

近日,《归山》结集出版,收录在颜长江担任主编的艺文志《忽南忽北》当中。

“风光片”中观念艺术

将动物标本放置在三峡的断木与礁石上拍摄,是肖萱安提出的想法,大概在10年之前,他先拍了一部分彩色照片,拿给颜长江看,颜长江很感兴趣,就提出合作一把。2010年,他们带着这些标本,随向导来到已空无荒僻的三峡,开始了这组装置摄影的拍摄。

这组作品的原作是8X10英寸的黑白照片,似乎是作者有意回归古典照片的审美范式,它们看起来层次感强,却灰淡暗沉,为什么抛弃起先的彩色胶片,转为黑白表达呢?

肖萱安笑着说“我们的灰里面有层次,灰比白好。如果用彩色来拍,就会显得太唯美,太风光化。所以我们减去颜色,只突出想要表达的内容。”

在有关这组作品的评论中,不同的人给出了不同的阐释。有人说将标本放置在自然中,是拟人化的设置,表征的可以是动物之于被人类破坏的自然界而走投无路,也可以隐喻被世俗观念束缚的社会人,渴望像走兽飞鸟般的自在生活。也有人说动物标本与自然本应融合却又无法相融的状态,给人以格格不入之感,而这种反差在视觉上的强大张力,只叫人从内心深处发出疑问:人类的心灵渴望回归,却已归途难寻,生命只是不尽的漂泊吗?

这种阐释的开放性,也正合着作者的意图。问肖萱安到底想在作品中表达什么,他只说“归山,就是一种状态:人走到了最终点是什么?”

“把一个死去的动物放在真实的自然中拍摄与我们在自然中捕捉动物的姿态是不同的。活物我们只能抓拍它的一瞬,而这些不能动弹却又逼真的标本才是我们要变现的艺术思想,哪怕拍得很唯美,但在这种唯美中体现了一种凄凉。”

在摄影中释放自我

在颜长江的一篇长文《黑暗中的摄影者》中写到,肖萱安有次在拍摄中突然说“老天爷真是对我太好了。怎么就让我搞摄影了呢!这辈子能搞摄影!真是太幸福了。”

肖萱安不认为自己是摄影家,他对自己的定位是艺术家。早在20年前,他因拍摄三峡纤夫成名之后,就从纪实摄影转为了行为和装置摄影。那些如梦境与水墨画一般的作品,没有高远的立意,精湛的技巧,除了一个艺术家的内心世界,任何诠释都会显得牵强。

在他的博客中,几乎每幅摄影作品下面都配有一首自己写的诗,其中大部分都并不好懂,但其中诗意的弥漫,突破了文字与摄影作为表达手段本身的束缚。

“摄影只是一种释放感觉、表达心态的方式。如果我觉得摄影释放不了,就会用别的方式,写诗是其中一种,别人看不懂也无所谓,如果不能表达那就会很痛苦。”

去年在连州得奖时,《归山》的整体创作只完成了60%,今年元月又进行了一次拍摄,肖萱安说没有和颜长江的合作,包括当地向导的指引,这些作品不可能做出来。“那些标本、器材很重,必须要两人合作,有时他摆我拍,有时反过来,而如果没有向导,我们只能乱走,找不到最佳的拍摄地点。”

那些即将消失却生生不息的

2009年,汶川地震一年后,肖萱安去那里拍摄了废墟中的罗汉,断壁残垣,倾倒的罗汉上布满青苔,他说“我保留了所有的绿色。”

“我喜欢拍即将消失却仍生生不息的东西,或者残缺的东西,这很有趣。我不追求人眼所见的唯美,而是思想上的美。”

景观摄影是肖萱安近期感兴趣的东西,他说这是一种用平淡的心态去看不定性的、多层次的物质的拍摄。作品能带给人幽默、荒诞、矛盾的感觉。“不定性的,多思维的,拍摄的物品是生活中最常见的,非常平淡。”

他反复提到一个美国景观摄影大师的名字,罗伯特·亚当斯,并一定让记者去网上查查。

我查到的是罗伯特·亚当斯的《新西部》,还有一份不知是谁创建的PPT,上面写着:“如果说之前的所谓‘观念摄影’中没有‘摄影’,纪实摄影中缺乏‘观念’的话,那么在这种‘景观摄影’的摄影类型里——既有‘摄影’又有‘观念’。”

“这种拍摄方式,可以释放这个时期的情绪,对中国的艺术家来说,能更好地理解社会。”

其实肖萱安的摄影,后来一直都是“摄影”与“观念”的叠合,虽然他从不是技术流,也并非时时想着关照等庞大字眼,但一个艺术家天生的敏感与追求,总是超越了同时代人的理解,即使孤独,也是幸福的。

实习记者 刘雯

  评论这张
 
阅读(6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