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真实的中国在老外的手上——写给马克吕布回顾展——新快报专栏  

2012-05-27 10:02: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实的中国在老外的手上——写给马克吕布回顾展——新快报专栏 - 长江 - YANCHANGJIANG
 
真实的中国在老外的手上——写给马克吕布回顾展——新快报专栏 - 长江 - YANCHANGJIANG
 
        小时候,祖国来自于画上,画上的祖国是这样的:无论城乡,有如仙境;社员们都是肌肉男女,总是迎着朝阳出工,神情都极度陶醉;儿童们肥头大耳笑容可掬,当然,公社的猪也一样;偶尔也有乌云密布的时候,这是自然规律,于是就有猥琐的驼背人,躲在鹰爪般的古老飞檐下,喃喃自语“变天了”;当然,这些亡我之心不死的阶级敌人会被及时揪出并加以歼灭,于是照样是金光大道艳阳天……
       整一个集体性迷狂的感觉。不仅是集体性的迷狂,而且是集体的性迷狂。
       因此我自然也很迷恋。直到现在,这种红色美学都让我爱恨交加。那确实很美,有如世外桃源,但是,理智与良心告诉我:那不是真实的!不能指望世外桃源现实化,当年就是诗人治国搞出病来的。
       当时的真实,其实,不用多说,现在恐怕只有朝鲜还在画这样的画,你看看朝鲜就明白了,面黄肌疲到要去运用军队打劫兄弟国的渔民,稍微饱一点就积上一点能量在伟大广场上集体意淫一光。美好的画面与现实总是相反的。这已成为这种国度的一个规律。你过着极其普通的日子,同时所有的文本都无耻地非凡着。直到现在,你才发现,原来60年饿死了几千万人,刘文彩黄世仁周扒皮们原来是好人,而草原英雄小姐妹被迫指认来自另一阶级的救命恩人意图强奸,而雷锋同志的照片,全是摆拍的。
       于是,我们的历史没有真实的当时文本。尤其是作为历史最直接的史料,照片,更是一派谎言。
       那时的新闻摄影,堪称是自纳粹之后,摄影史上最大的奇观了。现在不少老摄影家将这些假新闻作为艺术作品拿出来,我是很不以为然的。若真要拿出来,应是当作反面教材,表示自己知耻,或,忏悔。
       不过,任何强权时代都是有缝隙可钻的,于是就有良心与责任幸存。在中国,有几位摄影家纪录了严酷时代的真实肖像。历史是公平的,他们受到了极大的尊重,构成了中国摄影的一点点良心基石:这是张祖道先生1950年代的湘鄂川边与江村,是李振盛和蒋少武的文革乱象,是安哥1980年代初广州市井的平民生活,以及,解海龙的希望工程,赵铁林的妓女生涯,还有吕楠、吴家林、肖全、彭祥杰等镜头中的真实中国。
      他们连缀起来,是一部另外的的中国史记。这,也是令人遗憾的。因为时代的局限,觉醒的较晚,他们只能提供片断。
      能以一个人之力连续描绘真实的中国的,如果真要找一个人,那可能是马克·吕布。他1957年元旦第一次到达中国。这是一个极其关键的时刻。“旧社会”与新社会的完全交棒,我看是在这里,从此中国完全脱离古典时代,进入一个高度意识形态化的社会。

他这个时期的照片,有两张特别震动我。一张是北京街头,一位抽烟的贵妇人。那姿态那气度——都说中国没有贵族,这岂不就是!尤其是她外加一份特别的倔强,更显得与时代格格不入,虽不见容于当时,但足以震慑我这样的后人!事实上,她这样的日子,恐怕没有几个月了。正如章诒和写到的,那些旧时代的贵妇,到时只能关上大门,换上旗袍,偷偷重温那有尊严的旧梦!

这是张令人颤抖的照片。她的身份,现在已经成谜——说起来,马克现在常常忘了,他镜头前是什么人,当时也不方便多问。并且,他专注于影像而非信息量。一个新的例子是:他的策展人尚陆今年发掘出他拍的一位老人临终前的生活照,老马克问:这是否中国的一位名画家?尚陆回答:这人叫齐白石啊!

那照片是相当珍贵。老人已龙钟不堪。中国记者镜头中的齐白石,可都是一片光明的。

另一种关于西南地区一个水利工地的照片也让我吃惊:那衣衫褴褛表情麻木的人们啊!这就是我们的新社会?满身补丁的那个特写,尚陆说是一位下放的大学生。可以作为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象征。这张可与那位贵妇的照片放在一起,有力地说明着时代的悲剧性。

文革期间,马克也能来到中国。他至今对周恩来念念不忘。大约因为周的欣赏,他的底片可以不受审查地出境(他说莫斯科是不会这样做的)。开放以后,马克更是常来中国,直到去年,共来了22次了。

他不是中国人,不可能天天呆在中国,但在几个关键的节点上,他在;他也不是自由拍摄,毫无疑问他背后总会跟着个人并限制着他的地点,但他高超的影像技艺,照样能发现遮蔽之下的真相。这足以令当时的中国摄影师羞愧,足以构成一部更可信的中国影像文本。只有成为文本,才多少申张了中国人的尊严,才使得记忆永久留传。苦的不能白苦,死的不能白死,活的也不能白活。

如是再往前延伸,他在马格南图片社的两位老师,卡帕拍摄了抗日战争时的中国,布列松拍摄了1949年剧变,也都留下不少与中国摄影师迥然不同的旷世名作。他们三位,或者说,伟大的马格南,构成了一部中国现代影像史记。

真实的中国,就这样在他们的手上。

马克·吕布回顾展,于本月25日下午在广东美术馆正式展出。老马克今年已老得不能前来了。我们应向他表示感谢。他从来不曾缺席过。

 

  评论这张
 
阅读(16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