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夏夜宴棠东村记(来,用“苦逼”造个句)  

2012-07-07 11:06: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新快报发此文章时,编辑孙安东改成了括弧中的题目,很好。

     6月中旬,广州市雷雨与骄阳交加,那天气,真一个“九江双蒸”。这个时候,却从优雅的法国来了个娇小的女子,叫EMMA的,说是要给法国电视台拍中国的摄影家。先是和本城的名家培武、小丘两位兄弟谈了,又找到我,说见面的场子,最好与摄影工作结合。我想,得找一个有趣的地方。

于是自忖,我是逐臭之人,记者嘛,国外有个说法,叫扒粪者。我们搞纪实,确实觉得面对问题才更有意义。于是,我说不如去我住过的地方,有名的城中村,棠下。那儿就挺臭的,还被视为广州的问题,但从本质上讲,那里也挺本真的,那些高尚地方,只有石狮子是干净的,更重要的是,无趣。广州只有城中村还有点意思的了!

傍晚,就开着车,和小丘、EMMA和译员过去。路上,她总在问我对现实的看法。我也就主要一个观点:我们以当下本质为拍摄对象,但现今的中国,并不容易。我们个人,也是内心艰难。我详细解释了多年以前,王国维先生的话:“经此世变,义无再辱;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爱玛在北京留学过,我就用白话文译了一遍,年轻的翻译小伙也努力译成法文。看上去,她一下子也明白了。

不出所料,城中村,像一曲穷人的交响乐,打动了客人。我们去找饭吃。我说村里池塘边尽是露天排档,如果觉得太脏,咱们再进有空调的好馆子。爱玛忙说露天好,在北京她就经常去。我想,这儿可跟三里屯不一样。不过。法国人,很难讲,有种神经质,往往比我们同胞更通人性的。

到了池塘边。借着四周混乱的光源,池塘里,墨汁一样的水与白花花的垃圾,正在暗流涌动——仔细看吧,成千上万条同样黑色的塘虱正狂浪地拱来拱去,吮吸着那无穷的营养。这场景震撼人,我说当年摄影家王宁德站在此地,只说了一句:“地狱!”

小丘赞叹,宁德先生说得太准确了。

我对这个场景,一直是有点害怕的,怕这是一种神示。它就像一个隐喻。我们不就是这样,在不大行的环境里,还居然给逼出了最大的活力,亢奋挣扎。它仿佛我看到的那些景象:拼了命,考试。当官。相互算计。然后,上一个外国不认学历的大学,搞到一个没几个国家免签的护照,买个只有七十年的没有人情味的楼盘,买个要公证上牌还开不动的车……表面旺盛,内心无力。

池塘边,一溜儿都是棚子与桌椅板凳。爱玛竟然说不错。真是法国人,随和自在。我说不要选择池塘边的,水臭。不如靠祠堂的那一桌。我们中国拆迁之余,还有这一条漏网之鱼,总还算一点点文化。于是坐下。说起外国专家看中国艺术,大家就想起乌利希克的收藏。前几年,他将收藏做了个有名的展览,叫作《麻将》。我说,爱玛你也要给你的电视节目取个中文名,会显得有异域风情。我看,就叫做《苦逼》为宜。

我说,此二字,是网络流行词,新晋,时尚。当然,相当准确。苦苦相逼啊!当然,这只是表面意思。同时那逼字,也一半人骂人一半是自嘲,苦中有笑笑中有苦哭笑不得。苦逼,这就是我对当下的准确感受。不是前几年或前几十年了,那时叫牛逼。

于是爱玛请我们用此词造句(!)。这简单,我立马说:“你看我这苦逼样!”

确实,我一向皱眉,后天形成的。那翻译也用法语向国际友人介绍苦逼的独特含义。我还问了爱玛,他法语说的是真法语吧?爱玛说他说的不错。我们就介绍了电视上那新闻:两个法国海归高学历人才,相互听不懂对方的法语。

这个广州小伙,肤色很深,脸庞很正,说话同长的一样朴实,我比较欣赏。当时,他的汗不停从脑门上流下来。我突然觉得对不起他:能把法语说对的,那是人才啊,学到这地步,也回广州苦逼……

最后我们合一张影。我笑得很好。几年了,没有这样让脸部肌肉放松下来。

……一场晚宴,本来不值得说这么多的。

此后,又有一新闻。五女在万米高空斗殴,被机组赶下飞机。首先,一阿姨往后猛放座椅(这就错了),后面刚高考(!)结束的女孩就蹬了一脚(更错了,这素质这教育啊),然后阿姨反手扇一巴掌(这素质由来有自),立马孩子的妈妈姨妈等等群殴阿姨(不是个别啊)……

真是步步惊心嘛。错错错,步步错,个个错,错得代代相传。这状态,就是苦逼。穿过你们苦逼的头发确实没有那个蛋定的蛋。

当然,中国之大,也有小清新处。所以,本文章还是配一张好看的图。总有人能从泥淖中找到美好的建设性的资源,虽然少,但也是个信号。你看,中国人本来可以很美的。

夏夜宴棠东村记(来,用“苦逼”造个句) - 长江 - YANCHANGJIANG

 

  评论这张
 
阅读(59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