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去年和王庆松在黟县游荡  

2012-08-11 00:03: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在黟县,有个黄山摄影节。我飞到黄山的路上,有些惴惴不安。因为策划人说,北京来的王庆松会早一个钟头到达,会在机场等。再坐同一部车,夜奔。

我紧张,是因为我怕和先锋艺术家呆起来累。何况是亚洲最贵的摄影艺术家,卖到百万元一张作品的王庆松。想象中,可能观念横飞,架子十足,个性乖张。我们都是同一个讲座系列的,同一个策划人,想避,怕没那么容易。

机场见了,还好。他除去发型奇异,看上去,跟民工一样朴实。说发型,其实是稀疏的准光头上,留一缕头发。其实他是石油工人出身,这样搞实在也不时髦。不过我知道,这是搞一个标志。总之,待人客气,说话也实在。

半夜到了,先在小馆子吃了饭。他对那菜赞不绝口。第二天,也没啥事。大家就说走走。我有种山水病,或者说是靠山水治疗的现代病,便想去看黄山的背面——这县只在黄山的背面。但王庆松还是想在县城里逛。只好随大流吧。或者随名流吧。县城也朴实,不像其他中国县城那样打肿脸拉长身子搞高楼大厦撑门面。尤其是到了县委大院,有点感动。不仅老旧,而且还晒着被子,人人可进,没人管你,像个八十年代的居民小区。里面还有一幢古建筑,旧县衙正堂。堂之侧后,有破旧老院子,小得很,却挂着几块政府部门的牌子,里面还住着一位看门老汉,收集杂物,密密麻麻,有如王庆松的画面。估计老人同时也做拾荒的事。

旁边是县公安局大楼。很旧的水泥大楼,简单平直,窗户众多且整齐,只是,一半玻璃没了或破了!这年头,还有这穷政府,不容易啊。我们在这儿停了一会儿,策划人跑到公安局去大便,其他人在路边等着,认真啃甘蔗。

这地方也没个咖啡厅。王庆松啃得很朴实。有点对路了。好的艺术家,往往有草民意识的。然后我去看老宅子,王庆松则念念不忘昨天的好菜,去找菜市场了。过会,订好了火腿,也装了几大袋木耳香菇啥的。他诚恳地说:“没办法,一大家子人开饭哩!”

这我相信。王庆松以大制作著称。晚近的《国宴》,一张照片动用了上千人。他的团队人也应该不少。也许有个大厨房煮几十人的饭。这天,他给我感觉,特别生活,饭菜这词儿,从他嘴里吐出来,像正咀嚼着似的,让人出现食欲。这种生活感,和慢腾腾的节奏,让我有点惭愧。我甚至因此略微调整一下对他作品的看法。

简单说说他的作品。王庆松,曾是江汉油田工人,努力考上美术学院。九十年代成为北漂,在圆明园艺术家村,有时吃不饱饭。先是画油画,然后转向摆布式摄影。一个转机是著名的《老栗夜宴图》,借用《韩熙载夜宴图》,绘出当代知识界本质,可能以后的地位不让千年前的名作。从此找粮食不成问题。此后一发不可收拾,规模、声名都远超同侪。我认为,是将现实高度抽象化典型化,反映现实达到了稳、准、狠的效果,他因此自称是一位真正的新闻记者;同时,暗含草民对宏大叙事的想象,有戏谑感荒诞感,加强了批判的深度与力度。他的作品与评价,网上众多,我后来也写过两三篇,不须多说。

开幕式,经策划人力推,我们上主席台站了一下。我想,这个影友性强的摄影节,没几个真明白他是谁。都是凑个人头。晚上我讲座,他是坚持下来的一半听众之一。第二天,他的讲座地点很好,是在主会场“影视城”,在一个复建的豪华古厅堂中。此中支个幕布讲当代艺术,确实很穿越。观众更少,只有三十人的样子。他将他历来的作品,认真讲了一遍。那些内幕,都一一说出来,实在惊心动魄,听了让我大大加深了对他的理。,对当代中国的反映,实在没有比他更到位的了。我以为,这是中国摄影界甚至是先锋艺术界最有重量感的讲座。可惜人越来越少。他也不以为意,最后干脆说,就这么几个人,大伙坐到一张桌上说得了。于是就到大桌边,回答普通影友们一些问题。

这样也就没啥事了。大家终于可以去游宏村。游完就往山上走,过了塔川村,终于可以看到黄山的背面了。可是完全不像黄山,见不到花岗岩与松树。倒是有广阔的竹林,说是《卧虎藏龙》拍摄地。上了一个山头,算是个观景台,我们心情大快。对面山坡上,竹海中,有个团形的小村。风光名家陈复礼以此拍下过什么名作的。王庆松当然不会拍这个,他只是带点讪笑,面对此村,将手撮起到嘴边,“喔喔喔”几声长长的号叫。我担心惊扰了人民。我还是放不开。得,这就是他比我们狠的原因吧。他剥取现实的外衣时,是没任何犹豫与忌讳的。

晚上又同往飞机场。等飞机无聊,他说起作品,滔滔不绝。当然比讲座多了些花絮,都可以说是艺术传奇。看作品以为他爱骂现实,其实说话间常常是批老外。待人很谦虚,但内里极自信。可以参见关于他的一些访谈。

此后,我们又在广东见过两面。但是,还是在黟县有意思。我很想告诉主办者,其实你们请了个重要的人,并得到一个最重要最传奇的讲座,实在很抵。连州平遥这些最出名的摄影节也没得到过。好玩的是,好像没几个人意识到这点。他这块石头,在摄影群众的汪洋大海中,竟然还给淹没了。

去年和王庆松在黟县游荡 - 长江 - YANCHANGJIANG
去年和王庆松在黟县游荡 - 长江 - YANCHANGJIANG
 

 

 

 

  评论这张
 
阅读(76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