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叶永青,让轻如鸿毛者重于泰山  

2012-08-11 00:0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当代艺术绕不开一只鸟。叶永青的鸟,笔触有点儿晕开的线条鸟,很简单的图样,有时,他甚至仅仅是画根线条,画个笔触。这种笔触,是重碳的铅笔,在速写本上随手一涂的效果。

当然,他是画出来的,画得很大。是先写,再用投影仪或幻灯机放大,再“绘画”出来。

对于这样的画,我当年也不太懂。差点又认为是一个蒙事儿的。大众也不懂。2010年,他的一只鸟,拍卖了25万元。这个当代艺术新闻变成了一个大事件,点击率达到二千多万次。大家不明白:这一只简单的丑鸟,怎么就那么贵?

当代艺术,确实有不少投机分子是值得质疑的。但质疑得相当小心。在看不太明白的时候,最好是了解一下这个人。比如,你说不少人的作品简单,其实他们以前能画很复杂的画,画大家喜欢的画,叶永青就是这样。一位严肃的艺术家,他搞成这样,必然有他自己的道理。就艺术而言,最好首先只顾自己,不顾他人。我们对他们要审慎一点,当我们嘲笑的时候,也许他其实是超前了。艺术史已多次证明这一点。

现在,叶永青的笔触,是我最喜欢的先锋绘画作品。

我自己也觉得奇异。因为我是一个摄影师,并且是面对现实的摄影师,图像是充满纠结、躁动的中国人与中国场景,属于恶狠狠的那种。而叶的画,是简单的,表面上与现实无关的,洁白的,极简的,抽象的。所以我们不属同类。必须承认,我是个愤青,活得极焦躁——但是,一看叶的笔触画,我安静了。

他是以极慢的速度画了个极简单的东西。

我则在这极大画面中的对“小”的一点点肯定中,看出安定。

于是,我不管艺术评论家多少玄妙的解读,也不管他自己怎么说——比如鸟在中国画中的传统地位,比如慢画快鸟产生的荒诞意味——对我来说,这就有强力安定片的作用。安定我被现实缠绕的心。如是,我们可以说,他是现实的反面,是用另一种东西在针对现实。

他并非出世的。但入世之时,他有极大的定力。不像我等深陷于现实,而是有高处冷看的菩萨心。

我见过他一次。去年,大理影会期间,不少人提到,叶永青在大理有个家,要去看看。我想他名声甚大,就不好去了。但不想有一天,他和几个我们共同的朋友,出现在我们住的小院里。他就陪着大家聊天,直到凌晨。人极沉稳,也平易得很。

我想,同看重时间并总在寻找意义的我不一样,这是一个舍得花时间,陪朋友的人,过得很慢的一个人,过得无意义也无所谓的人。

叶永青,可能也因为这点,在社会上是个管用的,能做些实事的人。确实,他于1998年在昆明做过当代艺术的场子“上河空间”,2000年又做了“创库”。这都比北京的798要早。当时他就像个生意人,普通顾客也可以叫他递个餐巾纸,他也向老板们推销,将那时行情没起来的当代绘画卖出去。现在他说:那些人该给磕着头感谢他,因为画价都涨了几百上千倍了。

他1958年生,云南人,毕业于四川美院,现在也还是那里的教师。罗中立、周春芽、张晓刚这些名家,都是他的同学。熟悉的人都叫他“叶帅”。他说,当年同学们取外号,周,叫做周恩来,张,叫做张春桥。那些人抵死不受。就他逆来顺受地受了。

我很理解这种性格。因为我当年在大学,同学们看了场电影,就将一坏人的外号彼此叫来叫去。我是老实巴交的,所以最后只有我被外号了,直到而今。这种性格,业务之外,生活之中,只能做好好先生。叶帅这样随和,可能也有云南人的性格特征,他们总有点散漫,与世无争,甚至,在这个世相之外,在边陲旁观。这可能让叶永青多少获得了一种超越性。看得清,但不致陷得深;陷得深,也还能拔得出。

在同学中,叶永青成名晚些。可能正因为他的画不够重口味。但是,这种超越的智慧让他终究成名。十几年前,他让鸟慢下来,结果鸟让他腾飞。他的展览有意思:《画个鸟》,《非关鸟事》,《轻如鸿毛》……

对定居大理的人我都很佩服的。每次我去大理,我都有点恐慌。这里时光漫长,像没有时光一样。这里安静美好,像没有社会一样。这里是中国主流现实的反面。我呆着,会突然害怕被主流抛弃。这说明我道行不够,或者,没有站在更高的层面去看问题。泰山崩于前,我会变色。叶永青应该不会。

叶永青的画,也如同大理,是一种反面。将急促的飞鸟拉慢,拉到没有速度;将简单的笔触,像打造殿堂一样认真做。这正是中国之所缺。童大焕在评论动车事故时说过:

“中国啊,请你慢些走,停下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

中国这只鸟,我们每个鸟人,是该飞慢些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