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广东梅县人,1968年生于湖北省秭归县 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 现居广州,从事摄影工作 2003年获平遥摄影大展中国当代摄影师大奖铜奖,2011获连州国际摄影大展评委会特别奖(与肖萱安合作) 曾于平遥、汉城、连州、东京、巴黎、重庆、上海、伯尔尼、广州、休斯敦等地作过展出 展出作品为:〈三峡〉、〈夜间动物园〉、〈纸人〉 主要著作:〈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

网易考拉推荐

归去来兮,遗世独立——曾翰评《归山》  

2013-02-08 23:26: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过年了,想到前两年的春节后,都会上山拍标本。天地之间,静默冷峻的感觉。不能忘记理想。借曾翰先生写在《中国摄影》第二期的文章,鼓励一下自己。附一些图片,都是完全没发表过的。它们有它们的生命,我们不能埋没。为保杂志的权利,文章仅选片断,曾兄弟谅解。祝各位过年快乐。

归去来兮,遗世独立——曾翰评《归山》 - 长江 - YANCHANGJIANG

 某天,我蹭搭长江的便车,他神秘兮兮地从一个大信封里掏出一张黑白照片,说是他刚从暗房里放出来的新作品让我看看。那张15寸大小的纸基纸银盐照片并非完美的成品,局部压黑的天空有些沉闷,整体的调子也偏灰,但它却象一团火苗一样瞬间点燃了我。它初看起来只是一张虽略带古意却平凡无奇的风光片,画面的三分之二是近景的一块巨大浑圆的崖岩和一株枯败凋零的松树,剩下的就是远山和天空了。就在我觉得毫无惊喜地想将它放回信封时,却突然被岩石上一个小小的身影吸引住了,那是一只豹猫,以猫科动物标准的坐姿侧身蹲坐在岩石顶上,肩背略略前倾,前爪垂放在后腿之间,尾巴直直翘立,它似乎若有所思的眺望着对面的远山,安静、肃穆、沉稳,就像一位入定的禅师,仿佛从有了那磐石和枯松以来就一直蹲坐在那里。我记得那是个阴沉的下午,在灰暗的车厢里,就是这样一张简单的照片,让薄薄的纸片变成了时间的发光体,将我吸入其中,而我就是那只入定的豹猫。我一下子无法向长江描述我的感受,只是说这个作品很“对”,你就是应该拍出这样的照片。

归去来兮,遗世独立——曾翰评《归山》 - 长江 - YANCHANGJIANG两代猴子。当时大风。吹倒相机。意境还在。

   之后的一年多,长江断断续续地给我看每次新拍出来的照片,给我讲他和肖萱安如何去拍摄的动机和过程。2011年的大理摄影节和连州摄影节,他们正式展出这组作品,并命名为《归山》,这个标题虽简单直接——就是让已成标本的动物回归到本属于它们的家园山林,但同时也暗藏作者自身的归隐之心——“归去来兮!……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已矣乎!寓形宇内复几时?曷不委心任去留?胡为乎遑遑欲何之?”颜长江和肖萱安各自十数年的摄影创作,就像源自两座山谷的两条溪流,因为同样的方向,至此终于合为一条大河奔流至海。

归去来兮,遗世独立——曾翰评《归山》 - 长江 - YANCHANGJIANG
       颜长江和肖萱安相识于80年代的武汉大学,彼时就读新闻系的颜长江颇为艳羡摄影班的“名人”肖萱安,断没想过日后竟可以成为合作伙伴。肖萱安的创作于1984年的成名作《纤夫》是1949年建国后公开发表的第一张人体照片,在武大学习期间创作的《束缚与运动》更是80年代观念摄影的力作,也确立他日后坚持观念摄影的方向。90年代末开始,肖便以家乡三峡为母题,创作了大量的装置摄影和行为摄影作品,他的创作方式很象意大利的“贫穷艺术……凡此种种艺术行为和摄影作品,构成了他的个人史,同时也折射着以三峡为背景的时代变迁。而《归山》的创作动机也是源于十年前肖萱安偶然得到一只小梅花鹿标本携带进三峡的即兴创作。颜长江大学毕业后南下广州进入新闻界拼搏几年后,便以透析宏观趋势的长篇报道而成名,后因在《羊城晚报》主持编辑偏重报道摄影的版块而进军摄影届,开始自己的摄影之路。也许是文学青年的出身让他在一开始进行个人创作时,就尝试迥异于新闻摄影的纪实而倾向虚构和超现实的方向,第一组作品《纸人》就采用了拟人手法和文学叙事创造出了梦幻而诡异的个人摄影风格;第二组作品《夜间动物园》的超现实意味愈发狂肆,也可以看作是《归山》的前传;之后也和同为宜昌人的肖萱安一样回到三峡,以新纪实和类型学景观摄影的方式为自己的故土摄取最后的“遗像”。在2003年的三峡几次偶遇之后,他们俩决定结伴而行,互相为对方的行为艺术拍摄,在相近的境遇、心境和对艺术的理解之上,自然而然地组合成创作伙伴。
归去来兮,遗世独立——曾翰评《归山》 - 长江 - YANCHANGJIANG

西方摄影师创作动物主题的作品,多是考量人与自然的关系,现代文明与野生环境的冲突等等议题。例如美国摄影师Amy Stein的作品《DOMESTICATED》,尽管和颜与肖的创作手法非常相似,但她选择了宾夕法尼亚州东北部一个毗邻森林的小镇MATAMORAS为拍摄地,根据当地报纸和口述历史的一些真实故事为原型,拍摄出野生动物和居民之间的互动关系,其叙事结构的严谨,表达逻辑的理性,更偏向于艺术化的社会学、生态学的研究。而颜与肖的《归山》,与之后发展出来的《谁的房间》,则是与中国传统文人画一脉相传,那只静坐于崖岩之上的豹猫让我想起了龚开的《骏骨图》。元初隐居于苏州的画家龚开个性桀骜、气节高洁,虽才华横溢博学多闻,却自甘赤贫,因为没有桌子就让儿子伏在榻上在其背上铺纸作画,他的传世之作《骏骨图》画的是一匹瘦马,骨瘦如柴、马首低垂,但仍神情倔强、骨架坚硬,落魄而不失自尊。以普遍经验的审美观看龚开的瘦马毫无美感,但正是这一挑战审美的意象强烈地传达出作者自身的意象,作者将自己代入其笔下的对象,开创了中国文人画的独特价值——心象,画如其人是文人画的重要信念。《归山》中,雪景寒林中的云豹,枯藤老树上的昏鸦,迷雾平湖边的双鹤,尤其是一片洪荒末世般枯枝残林中的鹰与熊,都让我看到颜与肖自己的身影,曾经的迷惘、纠结、挣扎,直至释放、淡定、静默。这也让我想到了八大山人的翻白眼的鱼和鸟,还让我想起了日本摄影家深濑昌久的《鸦》和森山大道的“彷徨之犬”。也许这就是东方文化中更为彻底的个人主义,不仅仅是“天人合一”,更是“万物合一,物我两忘”。

归去来兮,遗世独立——曾翰评《归山》 - 长江 - YANCHANGJIANG以上图片选自〈归山〉

 在《归山》集结展出后,颜与肖又于2012年底的连州摄影节推出其续篇《谁的房间》,采用彩色摄影和室内空间的手法颇为惊艳。动物标本继续作为自我代入的角色扮演,但废墟和室内空间,则延展了时间的概念和自我处境的隐喻。孤独的鹤与鹭,斑驳的墙面,葱郁的野草青苔,突如其来的野火,所有的意象都指向了遗世独立,仿佛明日之后,人去楼空,只剩下它们孑然一身顾盼自怜。那扇有风景的窗口,是所谓的希望和未来吗?还是当下面对的海市蜃楼?而崖岩上豹猫也静悄悄地爬进了房间,等待着谁来开启那扇春光乍泄的门?

归去来兮,遗世独立——曾翰评《归山》 - 长江 - YANCHANGJIANG〈谁的房间〉其中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6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